煩躁的七月八月  酷熱的台灣
總被一種來自遠方  異國的風牽動著
呼吸著旅行途中  空氣所飄送的不一樣的濕度與溫度
離開熟悉的故鄉
多年前  第一次暑期歐洲自助旅行  我們乘坐渡輪遊經萊茵河
萊茵河豐沛的水源以及河岸上盤據的峭壁山頭
留給我們深刻的印象
當渡輪傳來優美的羅雷萊旋律時
遊客突然都安靜了下來
傳說與樂音的故事  蕩漾在此刻的萊茵河上空
河川與天空之間   正詮釋著和著我   那份沉默卻又感動的心情
最扣人心弦的   是所有眼前的一切  山 河流 天空與音樂
竟如此絕妙地結合在一起  統合著此刻的天際   一種更深邃的帶著些許感傷的美麗
記憶還有一件  那是
萊茵河肥沃  綠了兩岸的葡萄園
因著那次緩緩從我們眼前消逝  卻又遙不可及的那片土地
多年後又一次的自助旅行
夜晚我們在法蘭克福的火車總站席地而眠
夜過  趕著早班車看清晨的葡萄園
朦朧的山意  黎明初曉  心情很感動
多年過後往事重提  為自己曾經如此年輕的心情與生命感到敬佩與感謝
熱忱  是生命能夠下去的動力
往後的日子  我陸陸續續又拜訪了不少不同的葡萄園
僅管這份對葡萄園的熱忱  有些莫名地讓人難以理解
見証旅遊日記的那份自我陶醉的心情
我完成了葡萄園一景的圖畫創作
而葡萄園又因著酒神狂爛迷醉的歡愉
讓我看見隱藏在葡萄園內如人世繽紛多彩  又充滿感情的希臘神話
也許這正是葡萄園能夠那麼吸引我的原因
啊   我笑自己   原本是神話把我帶進幻想中的世界
~~~記葡萄園之憶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