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藝術是一門結合技術與理論的課程   我的陶藝教授早期也和大多數學陶的人一樣   拉了很多具有個人風格卻又呈現德國風造型的作品
後來他研究了結晶釉料  拋棄了具像改以畫的形式展現他所研究出來的陶藝成果  在歐洲享有名譽
當時我對教授的印象是  他老是關在地下樓的私人工作室   進行他的化學研究
真的  教授研究出來的釉料名稱密密麻麻讓人看得頭昏腦脹  真覺得像是在上理論化學課
不過還好在德國的藝術課程並不是教條式的教學  強迫學生必須全盤接受   而是個人可以依據自己的喜好及美感經驗來決定所想要的課程
就這樣我們班有電窯  瓦斯窯   木燒窯   還有日本的Raku等等  教授所提供的適合各種不同窯的釉料資料也非常多  讓學生有更多的選擇性
班上同學對能夠在這樣設備齊全以及資源如此豐沛的陶瓷工作室工作與學習深感萬分幸運
陶藝教授退休後   德國最有名的陶藝城(類似台灣的鶯歌)博物館   還特地保存了他的大量作品成果
能獲得這樣的殊榮對教授而言真是實至名歸   教授非常地執著在他的領域   而他研究學問的精神是典型的德國人的嚴謹
才30歲他就拿到了博士學位教授位置   在困難的德國大學課程中   這真是一件艱難的任務
開始接觸陶瓷時我對陶藝的概念完全是零   我只知道在上大一通識課時  對泥土擁有一股熱情  這又讓我想起在台灣念東海大學時   我原本有興趣走雕塑組的
哈哈  這是我心裡的秘密   但後來考慮到雕塑作品後續成品完成  過程複雜  而且似乎要力大如牛  想東想西的還是選了油畫組
開始陶瓷課程時我選擇先從拉坏技術的訓練著手   在德國幾乎所有技術性技巧的東西教授是不會親自示範的
遇到困難只好求助於各工作室工廠的老師或負責人
而我很幸運   遇見Katrin她以助教的身份主動幫助我   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作陶生涯
剛開始拉坏時手因為不當貼著機械轉盤造成手腕 手指多處受傷甚至流血
那段辛苦的日子真是身心靈都承受很大的壓力   雖然沒有人強迫你要如何完成或表現一件作品
但學陶的人不會拉坏  對我自己而言是一件說不過去的事
我真的很高興這些年下來   我終於真正走入陶藝創作   僅管我的作品也許並不完美
但也因為不完美   這工作才能繼續下去
後來我的圓形造形似乎成為一個非常清楚地代表著我的風格特色的標誌  大家都說我的作品好東方   連顏色都是
我還在心裏想著真的假的?這難道真的可以用天生的一詞來形容自己的狀況嗎?
那段在卡塞爾(kassel)陶瓷工作室的日子真是有趣  我也在這裡認識了不少好朋友
同學們在各人的專門領域都表現的很突出   他們學有專精   不會貪心到什麼資料技術都想擁有
這種想法也改變了我與過往不同的觀點   這堂課真的讓我學習到   一條專精的路能越走越遠所付出的也越無以斗量
比較遺憾的是教授在我畢業前就已經退休了
但有一句話我記得很清楚   在一次大夥的下午喝茶時間   我們又聊著陶瓷   教授看著我說著[中國的陶藝是歐洲的夢]!
~~~記卡塞爾(kassel)陶瓷教室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