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藝術學院工作室工作的學生   每個人都可以申請一份鑰匙
除了課程與班級開會時間   大家都可以自由運用工作室的機器及場地   想什麼時候來學校做作品沒有人會干涉你
大學生很多都是夜貓子   越到夜晚很多工作室就會越熱鬧
尤其大一課程的大學生與影像設計系及繪畫組的工作室   越到夜晚越是燈火通明
在學校似乎很安全   因為總是能感覺得到有人與你同在的安全感
剛上大學的前二年   我和一般大學生沒什麼兩樣   偶爾也會去別的系所的工作室串門子
久而久之了解到夜晚會待在學校工作室的學生   其實有一大部份都是為了和同學聊天喝酒或開舞會(Party)而來   真正認真學習的似乎也不是很多
後來我真的見識到德國學生   或者說外國人他們酷愛舞會(Party)的程度
認識更多的德國朋友之後   我真的能感受得到德國人個性的嚴肅及認真
加上住在異地德國   對一般人而言時常會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無聊感   那裡  他們的生活形態可不像亞洲是個不夜城
我想開舞會(Party)是他們尋求解放的另一種途徑
這大概也就是為什麼大學生常常藉機開舞會(Party)   狂歡一下吧!
不知為什麼舞會對我而言沒有什麼特別的吸引力   我也已經很習慣了一個人獨處工作的時間
拿到工作室鑰匙後   心情真是興奮   我終於可以隨自己的興緻自由自在地待在工作室
剛學拉坏的那段時間   我養成了早到的習慣   其實原因之一即是為了搶機器
拉坏對剛接觸二年或三年的初學者來說都還是一件新的技術  我知道大部份的人都是拉上好些年後才能隨心所欲   對我而言當然更是如此
但我知道勤奮可以幫助我進步   就這樣我幾乎以陶瓷工作室為家   每天早出晚歸   說真的還樂此不疲呢!
記得有一回我的德國室友在廚房撞見我  他說:Lu怎麼都沒看見妳?我覺得這個學生宿舍對妳就像是旅館  妳總是到夜晚才回家才出現在這裡  妳活動的範圍就只有妳的房間和廚房!
這一番話讓我覺得很有趣
完成一件陶瓷作品真的很不容易   除了拉坏  還要上釉與燒窯   但完美的作品呈現之前   一定必須先經過很多次的釉料測試與失敗
尤其釉色的成功與否得靠燒窯來決定   這工作沒有人敢百分之百誇下海口打包票
我們總是會說:如果上帝願意…..!
在我們的工作室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很多學生的作品長年以來都是同一個形狀  他們拉著一樣造型的坏甚至連大小高度寬度都一樣
我曾經很好奇問了同學這個問題   有人說這代表個人的特色   有人說這可以訓練拉坏技術
嗯!我想這是真的!  因為一直拉一樣的東西對我來說真有些困難
但後來我也看出了一些問題   因為這些作品被拉得很機械化   但後來想了又想   講對作品的感動與感覺好像是東方民族性比較會提的事!
我還是繼續我的拉坏練習   圓形的瓶肚形老是被同學說成很東方
後來為了練習做蓋子   我開始嘗試做瓶瓶罐罐   一度還真是風格醒目
但距離我滿意與成熟的階段似乎永遠還有一大步!
我還在練習….
~~~德國的大學生活-陶瓷練習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