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了一段拉坏的日子後   腦袋裡總會有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
或幻想自己能夠拉多大的作品   或幻想會有優美的 超級技巧性的作品出現
和所有從事藝術創作工作者一樣   我總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摸索
就這樣時間飛逝而過   若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干擾   通常我也是最後一個離開工作室的學生
藝術這門科系沒有考試的壓力羨煞了不少人   同樣是唸書但大部分的文組課程卻都非常的艱難
我時常看著姐妹朋友因為考試的壓力而緊張地喘不過來   心裡有感特別慶幸自己入學考試的第一年就順利考上創作組
還未考試之前便耳聞藝術科系的入學考試競爭非常非常激烈   當時我大概是傻人有傻福吧
全德國的藝術學院我就只有報考卡塞爾(Kassel)   沒想到我真的考上了
除了運氣   我想另一個原因即是當時的主考教授委員們都是比較傳統派的   我的作品正巧搭上了這班列車
上了兩年的藝術課程後   學校教授大換血   退休的退休   現在學校的藝術潮流已走到非常時髦與當代
自由學風的大學生活沒有教授拿著鞭子在旁督促你   卻也讓很多學生不知所措或感到無聊
我看過不少人他們雖然順利考進錄取率非常低的這個科系   但在成為藝術系的學生後   卻對這門科目沒有任何熱情與感動
有時看了真的讓人覺得很悲哀
但另一方面也許是因為擠破頭考進來以後   幾乎就等於保證能夠畢業的[傳統]   讓很多學生不再那麼用心   而把大部份時間用在打工上了
德國的大學生活及種種考試   以及學校派系教授間的衝突   和全世界的任何一所大學一樣   有不公平的地方   有令人無奈的地方也有人情包袱的枷鎖
有時耳聞一些謠言   越聽越複雜   對不少人也造成困擾
這時很慶幸自己是個外國人  當負面新聞越多聽不懂   生活也就越單純   反正遵守規則好好當個良民就沒錯
我們的陶瓷工作室有一處小廚房   三五好友總會在這裡閒聊   有時慵懶的午後我們會在這裡泡茶喝咖啡   賴在這直到夕暮
話多了   還得其他同學喊著我們趕快工作去
有時我們也會在這   一起煮飯吃飯小聚一番
所以這間廚房成了我們最佳的溝通室   所有的八卦傳言都是從這裡接收與開始的
但還好有一間設備齊全的廚房   讓我每天能泡一壺好茶   尤其在寒冷的冬天不斷提供熱水溫暖我的身體
我們這種藝術科系的學生來去自由   尤其每到冬季學期大學生都會因為天寒地凍而自動放假
這時候的工作室學生更少了   大鬧空城計的班級真的很多
可這個時候我最開心了   因為我可以很自在且專心地開始一天的工作   在工作室大聲敲敲打打沒有人會管我
但另一方面我也很清楚地意識到   對於一門全新的課程我沒有慵懶的權利   就這樣我用功的程度還傳到別的工作室去了   還真讓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對我而言   真的是大多數人都太懶了   我只是盡本分做自己該做的事而已
拉坏的日子一路走下來   雖然對自己的技術永遠沒有滿足的時候   但一些新的嚐試總該去做
這樣一陣子我開始搞切割   在半實用與抽象間游走
然後又嚐試堆疊及重複燒窯的釉料測試   果然好幾次我的作品在瓦斯窯內爆破   損壞了別人的作品   自己的也慘不忍賭
還好同學們對我只生氣一天   還故作咬牙切齒狀想要掐住我   隔天大夥還是很好心地幫忙我修補瓦斯窯
一次班展我放了不少這類殘缺不全的切割   重疊作品
遠遠的便聽見一位爸爸對著小孩說   看這些都是破了不能用的陶瓷
比較有趣又緊張的經驗還是訂單   有藝術系的學生特地畫了草圖要我幫忙完成作品
她說這是要送給她的朋友的生日禮物   她不說還好如果只是純粹她的造型喜好   說了可是讓我壓力變的很大
尤其一件作品的完成不是那麼容易   所須努力與等待的時間又長
還好那次我算是順利交差了   但前前後後做了三個茶壺組   把我弄得可緊張了
這事之後   她有時會到工作室拜訪我   我們也聊了很多很多  這算是交了一個新的朋友
~~~在卡塞爾(Kassel)陶瓷工作室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