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陶瓷工作室時  看見同學及歷屆助教的作品及文件資料後  有一種如坐針氈如臨大敵的恐怖感
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選錯了課還是跑錯教室
他們似乎都已經抓住自己創作的方向  作品也呈現出極高的成熟度
漸漸和同學熟識了以後  才知道原來大部份的他們接觸陶藝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
對陶瓷完全沒概念的我當時真可說是初生之犢不怕虎  在完全沒有基礎的狀況下進了陶瓷班
正式接觸後  很長的一段時間一直處在咬緊牙關  苦撐的狀況下
在我們的陶瓷工作室主要有四種不同的窯  每位同學也都有自己的專長
就我個人的觀察  他們很少用[玩]的心態來創做作品  應該說是非常戒慎恐懼
有不少人好幾個月甚至一年都拉一樣形狀的坏  造型也不花俏
這些年我從他們的作品中讀出一個人的個性及與藝術價值觀的吻合之處  覺得非常有趣
像Guido與Lutz極端潔癖與完美主意  一絲裂痕與一點氣泡洞都不可以
Martin就很隨性慵懶  作品最終還是要賣  荷包滿滿似乎比較重要
有人高價格的藝術性與市場傾向性都要  到最後發展了一條比較甜美愉悅風的色調路線又不失藝術品味
也有人不願自貶身價把作品價格殺低   但也有人  像Katrin Bohnacker和Caroline就認為藝術的東西不是遙不可及
不管觀念如何不同  他們在專長領域中發展得令人刮目相看
Guido與Lutz都是瓦斯窯專家  他們也都已經成立了個人工作室
Katrin Bohnacker和Caroline以柴窯見長  而Nasira和Martin則是日本窯Raku
陶瓷工作室隨著教授的退休  同學一個一個的畢業  氣氛再不像從前有教授領導一個班那樣正常
很可惜因為傳統與現代之爭  學校教職員間派系之別
在我們教授退休後  學院再不願意續聘教授到校任職
現在的卡塞爾藝術學院的陶藝工作室早已成為一般工作室的性質  大部份是提供給通識課程的學生用
而因為這件事我們也曾經採取抗議活動呢!
藝術的路原本就比較艱難  而陶藝又必須大量在機械  設備  材質上投資
不知道我們那一班還有多少人能持續[奮戰]下去?
附上班上一些同學的早期部份作品  衷心地希望他們能夠繼續走這條他們所愛的藝術之路!!!
~~~回顧卡塞爾陶瓷工作室的同學作品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