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陶的日子在工作室一待四五年的時間   有的人待的時間更長  像Katrin當完學生又當助教
可以想像我們位在樓上的私人工作區  屯積了不少作品
Lutz和我是班上最會拿著鐵鎚敲敲打打的兩個人  一旦作品不再合我們的意或感覺不再那麼完美  這些作品的命運都難逃一死
有時朋友會看中自己的作品  割愛之前我總會耳提面命地說著  好好保存我的作品
對自己學習拉坏的過程  我有一個習慣  我總會留下一些樣本  是釉料也好抑或造型成品  做為日後比較的依據  這樣我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就這樣這些年下來我的作品置放在我的私人工作區  堆疊之多有時真到了空間密不通風  寸步難行的地步
這時候我就得花上一天的時間重新面對自己的作品  後來我發現這樣的過程對我的幫助非常大
就像學問必須吸收咀嚼那樣  靜下心來審視不同時期的作品呈現  讓我似乎知道自己所須要的是什麼  自己的特色又是什麼
直到在卡塞爾(Kassel)工作室工作的最後一年  我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造型   雖然這時間來得有點晚
準備離開這裡了  可是作品留下一大堆
之前已經送走了不少作品又打破了好幾箱  同學還拜託我不要再打了
問題總該解決  於是和班上同學Rita   Jorgos  我們準備在餐廳前的大廳舉辦一次為期三天的跳蚤市場拍賣活動
其實這個活動班上有不少人認同  但到最後關頭卻只有我們三人上場
原因是  有人反覆思索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有人因為在跳蚤市場拍賣的東西價格都是不高的
而我們拍賣的對象又是藝術學院的學生  學生眾所周知的共同語言即是[我沒有錢]  這樣也許同學也不願意委屈自己吧!
但那三天的[成果]還算豐碩  真是跌破眾人眼鏡  重要的是我們也因為這個活動和不少人對話與溝通
尤其當有人在會場上似乎對我們的作品愛不釋手時  那種感覺讓人好安慰
因為這是隨性的拍賣會場  我們三天所帶來的東西都不一樣  讓同學們與客人都感到非常好奇  有人因為這樣三天都到場捧場
一次Lutz跑來看我們  我還有些逗趣地問著他要不要一起加入啊?!
沒想到Lutz很害羞得搖搖頭  似乎暗示我不要再問下去  他不好回答
我嘛!是故意的  以我們同窗那麼多年  對他的認識   他是那種極端專業型的工作者   換句話說也就是超極觀念潔癖型
對他只有在正式的場合  比如畫廊  博物館等等  才能展示他的作品啦!我想這應該就是大家所說的保持身價吧!!!
雖然大家的想法不盡相同  好心的Lutz還是來捧場了  讓我們也感到很高興
可是有一件事讓我們的心情很不愉快  有一位搞現代藝術的教授對我們拋出很不肖的眼神
他走到我們的攤位前拿出一張紙鈔問我們這錢可挑到哪件東西?
起先Jorgos還客客氣氣地在介紹他的作品  也拿了一件最符合他所提出的價格範圍內的東西
Jorgos準備找零錢  沒想到他又反問有沒有這錢可買的東西  若沒有就送你吧!
這態度可惹火了班上同學  Jorgos二話不說把零錢塞進自己口袋裡
我對有些教授的行為沒有辦法理解  也許只能說他們都太自以為是  缺乏愛心吧!
班上同學之間的感情還算不錯  離開工作室之前  大夥流行交換作品以茲記念
就這樣我寄了約20箱的陶瓷  海運回到台灣   還好回到台灣後我的陶瓷損壞2個  若再多我的海運費就白繳了
這些相片裡的作品都是同學送的  比較有趣的是Lutz  其中一件是我從垂死邊緣中把它搶救回來的
只見Lutz要求我不可再轉送  又問了一句[妳真的要嗎???]  不然我拿去打碎了!
Simona的作品一直讓我很欣賞   而Nasira的Raku作品罐子  是她的作品中最讓我滿意的  只可惜她把它歸為失敗作品  打算拿去丟了
Katrin非常照顧我  和我的交情也很好  我收到來自她的作品茶壺  這層次似乎也比較高級喔!!!
~~~記卡塞爾(Kassel)陶瓷工作室(Keramikwerkstatt)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