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釉料的追求過程中, 我一直對Asche(灰的意思-比如木料灰)釉料情有獨鍾 ,
這種釉料大多用在瓦斯窯(Gasofen)以及柴窯 (Holzofen) , 燒窯的溫度絕大部分也都在1100-1260度高溫上下 .
瓦斯窯真正燃燒燒製的時間其實只有一個工作天 , 但從加溫開始燃燒直到燒製完畢 , 窯內的溫度冷卻降溫可以打開為止 , 整整須要三天的時間 .
燒窯的過程中 , 我們總是戰戰兢兢地深怕有個閃失 . 一次燒窯的過程我們必須至少二人待在現場 ,
教授曾經說過 , 絕對不能單獨燒窯 , 這是忌諱 , 也藉此讓我們學習合作的精神 !
大學生通常都是夜貓子家族 , 每當遇見上午的選課 , 很多學生都意興闌珊 , 但一過中午學校的餐廳又會擠滿用餐的學生人潮 .
但必須燒瓦斯窯時 , 再怎麼不願意都得早早起床 , 趕在八點前到校 ,
如此可以想像若值冬季燒窯 , 那嚴寒的天氣以及極為困頓的睡意是很折磨人的 !
那些年我在Asche(灰的意思-比如木料灰)釉料上下過不少功夫 , 後來終於有抓到那麼一點自己想要的韻味 .
我自己覺得Asche釉料有著浪漫性流動性的美感 , 但這種流動性的線條是必須有效控制的 , 否則線條太多會造成視覺上極大的美感障礙 .
同學都說Asche釉料很詩意 , 配合我所偏愛的藍綠色系又帶著土質的氣氛 , 很亞洲 .
但也有人就如同我所說的 , 認為我的釉色線條用得有些超過很礙眼 .
但僅管褒貶不一 , 說真的還是不減我對Asche(灰的意思-比如木料灰)的熱愛 .
這種釉料吸引我的另外一個原因 , 我想就是釉料裡的成份名稱 ,
我喜歡選擇一些有樹木或浮石名字成份的釉料 , 這些讓我感覺很大自然 ! 比如Tannenasche(冷杉-聖誕樹)或Weidenasche(楊柳樹)等等 .
班上的同學Lutz為了研發他新的Asche釉料 , 一陣子還很認真的搜集玫瑰花瓣 . 竹子等想嘗試一些特別的釉色 ,
看來還是有人和我一樣是Asche釉料迷 !
釉料的顏色其實琳瑯滿目 , 但早些時候我比較偏用透明清淡的色澤 , 像上圖的白色系罐子以及茶壺組等 , 尤其右圖這組茶壺最能代表我的釉料特色 , 繪畫性的詩意 !
而後我開始在陶瓷造型創作上有所改變 , 因為帶著破碎性的結構 , 釉料的線條也不能再那麼繁複 !
~~~記德國卡塞爾(Kassel)陶瓷工作室/我的陶瓷釉料—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