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了畢業展作品發表後 , 心情放鬆了許多 , 我開始在陶藝創作上有了新的嚐試 , 也開始在造型表達上更自由與隨性 .

這時期的作品創作我開始大量在燒窯的選擇上使用電窯(Elektroofen) . 過去因為長期使用灰燼(Asche)釉料 , 而灰燼(Asche)釉料並不適用於電窯(Elektroofen)的情況下 , 我沒有太多的電窯(Elektroofen)燒製作品出現 , 但畢業考後開始的那段時間 , 我重新使用了新的適合於電窯(Elektroofen)的釉料 , 也開始了這一系列的作品 .
這時的作品最明顯的造型特徵是逐漸拉長的形體 , 與堆疊連接技巧的運用 , 加上稍為扭曲的刻意造型與結合少數的表面小裝飾物 , 我試著打破對自己作品[圓形肚圈]既定標籤的印象 , 努力堆高造型 . 那時我玩得很有興趣與心得 , 感覺這種創作手法和拼貼有些類似 , 我總是在尋找最適合造型間的形體 . 而在釉色上我以簡樸 , 接近大地 , 暗棕色系列帶著土黃為主 , 配合我選用的粗質的黑土陶土 , 結果作品呈現的感覺真的很古早味與塵樸 , 讓我感到極為滿意 !
那時我完成了約十來件這類的新作 , 可惜後來因為準備回國 , 就再也沒再拉坏創作與燒窯一直到現在 .
藝術的創作過程有苦澀時 , 卻也有讓創作者心緒得到抒解時 , 不管遇到怎樣的情狀 , 我都相信這對一位熱愛藝術的人在創作過程中是一種幫助 . 我們的社會仍有不少人致力於藝術創作 , 撇開讓人爭議的藝術潮派與評論議題 , 這些能夠堅持自己藝術創作的人 , 著實真的讓我心裡感到感動與佩服 ! 這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 , 須要熱情毅力 , 與對抗殘酷的現實生活的壓力與批評 .
閱讀里爾克關於[藝術與人生]的書信(里爾克語錄) , 記下他所寫下的一段話 , 我想 , 藝術可以帶動思考的人以不同的思維看待我們的世界 !
[人生的過程中 , 本來就沒有遺漏時間 , 浪費時間的餘地 . 對於有志於從事藝術工作者 , 更是如此 .
藝術對一個人的生涯來說是太大 , 太重 , 也太長了, 即使年紀再大的人 , 在藝術的領域中 , 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個初學者而已 .
“到了七十三歲 , 才好不容易逐漸了解鳥 , 魚 , 草木本來的形狀和性質 ."—-北齋這種記載 , 羅丹也頗有同感 . ](書信/1903-08-11致莎樂美)
[越往藝術的深處走 , 就必須擔負起越來越艱鉅 , 而且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 這正是藝術的恐怖之處 .
現在浮上心頭的是波特萊爾詩中(“惡之華"中"告白")的女人 , 她在非常安靜的月圓之夜 , 不經意說出口的話 : 身為一個美女是件非常辛苦的工作 .](書信/1911-12-28致莎樂美)
~~~陶藝創作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