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哈次山(Harz)區───
哈次山(Harz)是德國山域保育區,正好位在東西德交界上;哈次山(Harz)也是德國古老傳說的流傳地。這裡有騎著掃把的女巫,聚集在哈次山(Harz)主峰布羅肯山(Brocken)舉辦惡魔宴會的傳說,這裡迄今也保留著中世紀城貌色彩,其中又以小鎮葛斯拉(Goslar)名聲最響。
 
位在德國中央偏東北哈次山地(Harz)上的小鎮葛斯拉(Goslar)、維尼格羅德(Wernigerode)、庫維特林堡(Quedlinburg)是哈次山(Harz)上讓我無法忘懷的三個特別的小山城。而圍繞哈次山(Harz)的,其實就是童話、神話與傳說。德國人其實很喜歡到哈次山(Harz)一帶旅遊,但對外國人來說,這裡卻有些陌生。        
葛斯拉(Goslar):進入哈次山地(Harz)的入口
41號接續著即將來臨的復活節假期,三度重遊葛斯拉(Goslar),在宣告春天降臨的今天,信奉新教的德國(德國巴伐利亞邦則信奉天主教)已經能夠看見應景的、五花八門的彩蛋、兔子、雞、綿羊與裝飾品…..,甜美活潑的色彩如沐春風,讓人心情為之一振。
4月的丘陵已吐露新嫩的氣息,難得這樣晴空萬里、湛藍如碧的天,走一趟清新寧靜的山城,品嚐山城的悠然與美麗,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而葛斯拉(Goslar)也可以算是上上之選了。葛斯拉(Goslar)正好也是進入哈次山地(Harz)的大門入口,從這裡再進去便可以抵達Ilsenburg、維尼格羅德(Wernigerode)及庫維特林堡(Quedlinburg)。一路充滿童話色彩般的建築造型,卻又隱藏在宛若窮鄉僻壤裡的原始質樸,令人留下極深的印象。
火車在葛斯拉(Goslar)一站停下,我們準備進城,在入城前會經過一間大教堂。陽光燦爛的天,葛斯拉(Goslar)小鎮裡的冰淇淋店及咖啡廳早就已經坐滿了人,一路我們被老城裡的木造建築深深吸引,而市政廳(Rathaus)典雅的色彩外貌,以及整點的壁鐘表演,還有市政廳(Rathaus)頂樓內室有彩繪玻璃鑲嵌畫和畫展,都成功的為葛斯拉(Goslar)營造一種藝術文化的氣息。從市政廳(Rathaus)旁側的樓梯上,還可以捕捉葛斯拉(Goslar)小鎮美麗的視野。也許是天晴,我這樣望著天,看見幾何造型結構的屋脊懸在天邊,溫馨的色調中,突然覺得自己也飄浮在半空中…..。答答的馬蹄聲從市政廳(Rathaus)廣場前傳來,看著牠們又開始這一季的忙碌,而春天的訊息翻鬧,似乎也在為他們喝采。葛斯拉(Goslar)很小,但嬌小中隱藏著世外桃源,尤其小溪流畔的柳絮絲語如此浪漫,而光灑落著金黃在我的鏡頭底下褶褶生輝…..,看那磨坊車不停地運轉著,和著帶著斑駁色調的河畔住家。
悠閒寧靜的星期六下午,我們正走進一座小小的藝術村,這裡展示著許多用不同材質完成打造的手工藝品,當我們走進各別工作室參觀時,還有不少藝術工作者還在專注地做著作品,當然也有人願意停下手邊的工作,介紹他們所做的成品。他們選用的材質各不相同,有陶土、玻璃、木材、染布、紙張…..,各有各的特色當然價格也不會太便宜,德國人注重勞工,更特別珍視手工藝品。這樣一座坐落在斜坡上的屋宇,內部是個別獨立帶著灰暗光線的小房間,像極了修道院的迴廊。然而這裡頭有他們對藝術的想法,以及他們認真的成果,對學藝術的我而言是有很大的感動!
葛斯拉(Goslar)還有一座城堡,大多數人會選擇在城堡前的草坪上休憩、曬太陽,因為地勢較高視野遼闊寬廣,可以望見遠處的鄉鎮,而這裡正是普發爾茲選帝侯宮殿的所在地。
德國大文豪哥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s,西元1749-1832)和德國詩人海涅(Heinrich Heine,西元1797-1856),據說都曾經在作品中描繪旅遊哈次山(Harz)的山林風光。我閱讀到海涅(Heinrich Heine)的「哈次山(Harz)之旅中的幾篇抒情詩選,選了一篇做為頌讚與紀念美麗與童話的哈次山(Harz)
 
在布羅肯山(Brocken)山頂───
東方剛現朦朧曙色,
轉眼大放光明,
遠方的山頂,
宛如假山的春霞。
 
如果我有七里靴(1)
我將伴著吹拂的晨風,
飛越群山,
飛到她的住家。
 
然後走進她的臥房,
輕輕地掀開紗帳,
悄悄地吻她紅寶石般的朱唇,
吻她的額際。
 
然後在她白百合般可愛的耳畔,
輕輕說道:
「願我倆相愛,不分離,
共尋快樂的夢鄉。」
 
(1):語出格林童話,穿上它,可飛行七里。
以上摘錄自新潮文庫178 海涅抒情詩選(海涅著 陳曉南譯) 志文出版社
——————–旅遊創作集   哈次山(Harz)上的葛斯拉(Goslar)   yingju-Lu
創作葛斯拉(Goslar)一景——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