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帶著一種寬廣卻又深邃的秘密,
也許就是因為那特有的藍,灑落粉嫩的白,
寂靜中有著亙古不變的真理。
很多友人在難得的休假中回鄉去了,彷彿只有我還留在這裡,
獨自奮鬥著難以再突破的功課。
思緒正爬滿靜默的世界,
「人如果能退讓到一種更卑微的地位,整個世界,可以,也許更有希望。」
莫名認真,卻也表露我對人類世界由衷的感慨。
時間分分秒秒的消逝,
一到年底人們便開始歡樂地準備迎接下一年的到來,
然而這些年,突然對這樣的慶典感到困惑?
很多的印象不斷地出現在腦海,
但和浩瀚的蒼穹相比,總是帶著那麼一點荒謬,談不上來的什麼。
法國文學家卡謬(A.Camus1913-1960)曾經說過一段話
「對於富者而言,天空只是大自然的一個多餘的禮物,
然而窮人卻能看到真正的天空,並把它當作一項無限的恩賜。」
在這樣一個繁雜的世界裡,似乎隨時都有讓人感到矛盾的事,
再多的智慧我也不曾擁有, 
我能夠了解的,只是認真地認識「浮雲若夢」這句話,
更希望能懷著敬畏的心,從大自然了解到生命的哲思。

——摘自yingju-Lu的閱讀小品

 

油畫曾經也是我對藝術這條路夢想起飛的開始,畫了67年後才真正算是抓到了那一份對油畫的情感,大學時班上同學有人說我的色彩很大膽,但後來越畫越憂鬱,現在回想其實是缺乏信心。一段時間我回到了故鄉,面對大自然我終於有了一份很深的感應,也因此留下了這些尚未被我銷毀的油畫作品,僅管當時的心情還是很苦悶與憂鬱。很久不碰油畫了,雖然這個素材一直以來仍是我的最愛,我也因為梵谷與巴比松畫派的畫而深深感動,然而留下來的這些畫可以讓我在多年後重新閱讀自己的心情,像過去的詩,讓我回顧自己,看的,再也不是技巧,我不想比賽,不想一些吹毛求疵的話語,當做一個走進藝術的人所經歷的不一樣的沉思與開始!——畫昔日故鄉   yingju-Lu

油畫創作[故鄉的風景]系列之一:yingju-Lu

油畫可以不斷地堆疊,有時在畫布上因堆疊而殘留的肌理,反而更能表露歲月的痕跡,

其實我更喜歡在已經畫過或用過的油畫布上畫油畫.

過去的那些年我的油畫幾乎都是經年累月才完成的,

有些畫長則5年或6年我會把它們拿出來再重新修飾,這樣一畫心境也跟著不同了.

我相信學畫的人都是要求完美的,我想也不太可能有永遠的滿足,

這些畫在我看來一直有待改進的地方,但因為太久沒碰油彩了,

沒有感覺時畫下去的畫是很可怕的,所以我選擇繼續放著,

也讓自己看見不完美的所在,如果哪天我真的想修飾了,我會一次認真地將它們完成!

——————話昔日的畫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