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號晚上和遠在德國的小妹聊天,她說「樹葉好像在一夕之間冒出來了,今早樹葉都綠綠的,昨天還沒!」

這就是歐洲四季分明的大自然生命形態,春天的綠在一夕間全部回來;又在入秋涼風吹掠下,一夕間橘紅灑落一地,大地轉為枯萎蕭瑟。看著大自然如此迅速地增益與遞減,呼應著心中一種莫名的開始與結束,才會驚覺時間竟是如此快速地流逝。

4月又恢復了平原上的草長,我那些遠在異國的朋友們最近總是在個人網頁上留言寫著「今天天氣真好,陽光普照!」「出陽光了,等會兒要去喝咖啡。」還有人說「我非走不可,戶外太美了!」、、、瞬間從這些文字我感染了一份春到的歡愉。也許長年待在台灣的人無法理解那份擁抱陽光的快感,但除了燦爛的陽光那裡還有湛藍,那種每到天晴的必備條件,那裡似乎都有。然而最重要的還是春天一掃冬日的嚴寒蕭條,綠與黃的欣欣向榮,是春天帶給大地的第一份禮物。

 

4月似乎是一個充滿希望與美麗的季節,但今年的4月在另一塊大洲上的美國似乎也經歷了比以往更多的屠殺事件。45號一份報章的國際版一列不算太大的標題寫著『殘酷4月天  屠殺事件多』,再仔細閱讀,原來在美國他們的四月曾經有過如此震撼全球的悲劇。林肯總統和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在4月被槍殺;德州大衛教派(Branch Davidians)在威科莊園的對峙在西元1993419結束時已導致76人死亡,更慘的是因這事引發的報復事件於1995419發生在奧克拉荷馬市的(Murrah)聯邦大學,此大樓被炸毀造成168人死亡;2007416的維吉尼亞州理工大學韓裔學生開槍濫射,奪走32條人命後自殺。尤其韓裔學生開槍濫射這件事發生時我人還在德國,當時新聞一報還引起不少震撼,德國各大報大幅報導,當時有不少報一時間還誤以為是華裔兇手引起不少話題。在德國的亞裔留學生還真的不少,以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居多,尤其韓國人、日本人又有簽證上的優惠,我所就讀的卡塞爾(Kassel)藝術學院就有不少韓國人和中國人,那時同學們都在討論這件事。末後這份報紙又引述了一段詩人艾略特「荒原」第一句的句子『4月是殘酷的月份』,醫學方面研究:「心理壓抑的人情緒低落行為不正常。但春天像藥物使他們擺脫嚴冬壓抑而有駭人之舉。」

是的,艾略特的「荒原」一起頭就是這樣說的:

一.    葬儀

四月這個殘酷的季節,滋育

紫丁香於乾旱土地上,混合

記憶和希望,一陣春雨

擾亂半死亡根莖的平靜。、、、、

 

和小妹討論起4月牡羊座個性的特質,「積極活力有行動力」,我反酸了一句也有「衝動」吧!?哈!她大概有些不平衡,原本講得意氣風發的她頓時被我潑了一盆冷水。星座分析不都是這樣,有好的也有負面的,說到底就是模稜兩可似有若無,那就像算命常說的,功成名就時不是在少年得志就是晚年有成,二中選一看你信哪一樣,若不還有什麼特別的說法嗎?但這些都是閒聊時說的話,其實沒那麼重要!

又讓我想起幾年前一齣戲劇「人間四月天」,雖然播出之後有人認為林徽音這個角色演得太過軟弱,似乎生命中沒有自我只有感情,但撇開劇情受到爭議的部份,這齣戲的拍攝手法與風格還是讓我很欣賞,如今再想這名字與畫面的節奏看來是有那麼深深的春天色調。還有「泰達尼」號一艘4.6萬噸排水量的「不沉底」遠洋定期客輪,在西元1912年處女航航行中碰撞在冰山上,41415日清晨間沉淪,也成為世界最著名的船難事件。我們的習俗掃墓祭祖的清明,以及耶穌受難日都發生在這樣的季節,看來如此詭譎的四月的確同時有著希望美麗與悲愁的兩面。

今年的410日星期五是耶穌受難日,在德國聽他們說每年到了耶穌受難日幾乎都會下雨,這種說法後來似乎成為一種「信仰」,就像我們相信農曆七夕情人節時牛郎織女相見日天空會降雨的道理一樣,人們已經把某種感性的抒發昇華成天地同悲。

 

耶穌受難日後接著就是復活節的到來,今年的復活節是13號星期一,其實這段復活節期間的假期在旅德期間讓我很陶醉,萬象更新的氛圍在此時一覽無遺,冬天時大夥傭懶的情狀都不見了,朝氣蓬勃是真的。加上大街上都充斥著復活節的商品,心情也跟著這些色彩愉悅起來。

小妹說她買了一隻小羊要送我,那也是復活節的應景商品,但重點是她知道我喜歡羊,這還是讓人感到很窩心。

 

一個四月能讓人有那麼多聯想,但真正希望的是春來一掃陰霾蕭條的冬,讓世界能像復活節所帶來的歡愉,讓我們的世界充滿更多的和平、愛心與希望!
—————–四月春天的美麗與悲悼   yingju-Lu
相片:德國的春末夏初(yingju-Lu)

 

註:相關鐵達尼號網

悼念和鐵達尼號葬身大洋的靈

記錄了自1912414上午9時至415凌晨220分期間鐵達尼號上的情形

http://www.ngensis.com/titani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