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意識以及全球暖化逐漸成為我們生活的兩大課題,報章雜誌或新聞都不時有相關議題的報導,最近有則關於低碳社區的新聞,讓我對該地心生嚮往,這報導的全文如下:德低碳社區 7成居民甩車【2009/05/13 聯合報】

全球節能減碳風盛行下,許多社區嘗試低排碳生活,德國沃班(Vauban)致力成為「零汽車社區」,減少汽車數量,降低對環境的破壞。

紐約時報報導,沃班社區位於德國西南方、近法國及瑞士邊境的弗萊堡(Freiburg)市,人口約5,500人。這裡七成居民沒有車,57%的人把車賣掉搬來這裡。沃班社區內禁止汽車通行,但未禁止居民買車,不過整個社區只有兩處可以讓人購買附有車庫的房子,還是在社區最偏遠的角落,光車位就要價4萬美元(約台幣131萬元)。

2006年完工的沃班,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永續發展社區。沃班原為二次世界大戰時納粹的陸軍基地,戰爭結束時由法國接管,20年前交還德國。因此沃班的街道都很狹窄,原本就不利於汽車通行。

沒有汽車,社區居民的日常生活怎麼過?餐廳、銀行和商店等平均分布在社區內步行可至的範圍,不像歐美大城市,得開車到商店集中的大型購物中心。社區有通往弗萊堡的輕軌電車,居民若要到IKEA買大件家具,或想去滑雪時,也能向社區公有車中心租輛汽車。若是日常採購,只要在腳踏車後加掛推車就行。

根據歐盟環境署的資料,車輛排放廢氣占溫室氣體的12%。選擇住在沃班的居民,都具有高度的環保意識,認同無車社區可造就較高生活品質的理念。

任職媒體公關的社區居民海珍.華特走在蒼鬱的街道上,腳踏車輪咻咻旋轉聲和兒童的嘻鬧聲,蓋住了偶一為之的汽車引擎聲。她說:「以前有車時,日子過得很緊張,我比較喜歡現在的生活。如果你有車,就會常常開車。很多人搬來這兒沒多久,很快便搬走了,他們不習慣沒車可開。」

 

德國是一個很特別的國家,他們致力於綠化,在設法解決全球暖化的問題中,也一直有實際的方案或付出的決心。旅德那些年我注意到一件事,德國人對於水資源非常珍惜,他們認為這種來自大自然的能源,人類是無法大量製造的,也因此他們對水的運用是非常謹慎的,當然水的費用和電費相比,在德國是水費比較貴的。除了水資源的節省,他們也致力於太陽能的開發,以及風力電能的運用等等,像風力電能「風能是因空氣流做功而提供給人類的一種可利用的能量。空氣流具有的動能稱風能。空氣流速越高,動能越大。人們可以用風車把風的動能轉化為旋轉的動作去推動發電機,以產生電力,方法是透過傳動軸,將轉子(由以空氣動力推動的扇葉組成)的旋轉動力傳送至發電機。人類利用風能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但數千年來,風能技術發展緩慢,沒有引起人們足夠的重視。但自1973年世界石油危機以來,在常規能源告急和全球生態環境惡化的雙重壓力下,風能作為新能源的一部分才重新有了長足的發展。風能作為一種無汙染和可再生的新能源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特別是對沿海島嶼,交通不便的邊遠山區,地廣人稀的草原牧場,以及遠離電網和近期內電網還難以達到的農村、邊疆,作為解決生產和生活能源的一種可靠途徑,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即使在發達國家,風能作為一種高效清潔的新能源也日益受到重視。」(摘錄自維基百科)

這些出自德國的具體方案,一點都不讓人吃驚,德國人普遍而言對環保意識都有一定的認知,加上人民的素質及生活水平也比較高,也因此不難想像他們在全球面臨暖化的問題時,總能引領全球扮起一個重要的角色。

 

除了上述的新聞,還有幾則類似的環保事件,比如德國首都柏林環保區明年升級

【大紀元200957】:

200811開始,德國首都柏林率先劃出了環保標誌區:只有配有綠色、黃色和紅色環保標誌的車允許在柏林輕軌電車環線之內的環保區行駛。此法規實行一年後,柏林市政府進行了調查對比。近日公佈的結果顯示,柏林主要街道的粉塵量下降了3%,碳粒含量下降了14%22%,氧化氮的含量下降了10%2008年,柏林共有24天的粉塵含量超標,比歐盟規定的最高超標天數35天少11天。

因此柏林市政府決定,從2010年開始,只有配有綠色標誌的車和少數得到特許的車輛可以駛進環保區。這意味著14萬沒有綠色標誌的車主,需要盡早採取應對行動。

2010年開始,沒裝碳粒過濾器的配有黃色標誌的柴油車可得到一年駛進環保區的許可。因裝了過濾器而從紅色升級到黃色標誌的車輛可得到兩年的寬限時間,作為車主為環保做出貢獻的獎勵。紅色標誌和無環保標誌的車輛也不是完全沒希望,如果車主的經濟狀況不佳,也可申請特許准證,、、、(對於私人來說,月收入在1100歐元以下就可定義為「經濟狀況不佳」。)

 

像這類大刀闊斧動用到整個大社區的改造活動,似乎對我們而言是不太可能實施的事,我們會有很多自由言論發表的空間,為了時間效率、為了經濟生機等等一大堆攸關全民經濟利益的問題,卻很少人會想到我們生存的環境與健康,更不用說很遙遠的、抽象化的全球暖化問題。我一直都很懷念走在德國徒步市區內那份悠閒的一份感覺,沒有汽車、摩托車、公車和我搶道路,我也聞不到汽油的味道。在我們這裡大家拼命買四輪車,沒有車在鄉下地方真的也很不方便,但德國的大眾運輸系統做得很完善,大家能儘量搭大眾交通工具,就能減少私用轎車的排氣量,這樣不是達到減碳的效果嗎!看看我們白河這個地方就好,其實這裡一點也不偏遠,但最主要的與外縣鄉鎮連結的兩家私人客運營運公司,行駛的班車次數一直在銳減,他們說虧損連連,不願再開那麼多車班。回想我以前唸高中時每天搭新營客運來回新營,要到嘉義的客運每小時也有四班,而且每班幾乎都爆滿,現在卻不可同日而語了。但我覺得這是一種惡性循環,私用轎車滿街跑造成我們的車道擁擠阻塞,生活環境很不健康。

有時候我覺得像德國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不見得不好,至少他們的國家真的做到為民服務,現在資料這麼發達,向外國取經是一定有的事,所以社會主義?他們還是能在某些方面轉變而更符合當今社會的需求,不是嗎?!沒有什麼是必須絕對的條例。

 

僅管有些國家對德國的「無車社區」心存懷疑,但也有國家想要跟進,聯合報2009-05-13報導<美英也效法>無車社區 要看法令跟上沒:

歐盟環境署指出,在歐洲地區,車輛排放廢氣約占溫室氣體的12%,在美國人口集中地區更高達50%。美國數百個團體有鑑於此,聯合組成「美國交通」組織,推廣汽車依賴程度較低的新社區。任職該組織的古德堡說:「自二次世界大戰後,人類的發展都以車為中心,改變的時候到了。」

古德堡指出,以往的政府交通預算,八成用於高速公路,僅兩成用於其他交通設施。今年美國政府可望通過一項聯邦法案,以六年時間將大眾運輸系統延伸至郊區。英國推廣無車社區由政府做起,2000年新法規定,新建案必須能與大眾運輸系統銜接,許多新餐廳、購物中心和房地產都因無法符合新法,遲未拿到核准函。

加州正在奧克蘭市郊區規畫一個類似沃班的無車社區,名為奎利村,社區直通灣區捷運系統。奎利村的概念已獲100多人連署,表示願意購屋,參與計畫的退休教授路易斯說,還差兩百萬美金就能動工,他希望有朝一日搬進去後,家裡的車能由兩輛減至一輛,最終減為零。

 

「除了政府,民眾的觀念要改變更非易事。」但願意嚐試,我們的生存環境與地球就會有新的契機與改變,想想地球上的人口那麼多,人類應該思考我們所做的是否超過了地球所能負荷的能力。一起關懷全球暖化與綠化的問題,讓我們一起愛護地球!

———–及時愛地球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