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埃森納赫(Eisenach)

德國-萊比錫((Leipzig)

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局部

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

在我的創作中很少出現「人」,稍早時偶爾還會嚐試在畫面中有「人」的配置,少數可數的作品中不到10張是有「人」的蹤跡的,就算有他們永遠在我的畫面中是居於「配角」的地位。

最近完成一張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街坊小巷的畫,我想起好多年前的舊畫,第一幅是有一年從德國自助旅行回來後完成的,更詳細的資料便是我在「巴哈之家」前的影像;另一幅是旅居德國時速寫對萊比錫(Leipzig)的印象,一條寬敞長長的街,街角的側影,一戶人家;最後二幅又回到單純的城鎮風景,地點是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

我很喜歡遼闊的風景中完全沒有人的出現,但有些畫在蒼茫中出現渺小的「人點」,也別有一番風味,就像水墨畫強調的天地哲學般的意境。

這幾天突然想著自己的畫,跟著分析自己的心理。尚未出國前我的Papiercollage是很隨性、抽象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以台灣的城市或鄉間風景做為我的創作方向;到了德國後,我莫名且突然地轉變了創作手法,甚至越走越寫實,到了自己都無法自拔的地步,我想我知道原因了,是歐洲的城鎮風格太吸引我!一陣子我也很懊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因為抽象的創作手法其實是更內在、更自由、更吸引人的,但現在的我不用再那麼擔心了,我嘗試自由自在的再創作,找回原始的自己,已經有好些時候,發現這陣子那種感覺回來了。

當我不願面對我所處的外在世界時,回到自我是很容易的。

現在大家都流行本土、說本土,但我對這些沒興趣,好的藝文,好的音樂,好的政策,好的人情,全世界對我而言都一樣。我本來就不跟流行,我想將來也是一樣。

——————–我的平面創作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