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內(Claude Momet)

1920-1926年蓮池系列作品,現放於法國橘園博物館,此幅有219㎝寬 × 602㎝長。

——相片取自網路維基

 

每個人的思考邏輯與對事情的反應能力大不相同,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都可以是很好的反思對象,像在我們家,二姐是唯一學理工科的,有時我也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學理科的關係,讓她的思考模式有很大一部份是異於一般女生的。然而她也時常反駁我們的話,認為自己還是擁有藝術細胞與鑑賞能力。的確,我覺得二姐的音質真的很好,可惜小時候沒能受到栽培,現在正努力學聲樂也算是圓自己一個年少未完成的夢。我時常帶著嚴肅的語氣又好笑的表情問她,什麼時候出專輯唱片?!她就會說先等老師幫她辦一場小型室內演唱會再說吧!呵!這要等多久呢?!但是在其他鑑賞能力上,有時還真是為她捏一把冷汗,尤其在穿著或比較女性化的裝扮上。

 

二姐的頭腦組織我看是明顯的理性思考優於感性思維,像比如有一些習慣,打電腦時簡單的幾個字她也想找之前寫過的,「複製」再拷貝;買東西時絕對是多功能和便利實用為優先考量;想實施減肥計劃時,就會很認真地詳細閱讀包裝上的卡路里含量,依照熱量表控制飲食;如果我們建議什麼,她通常把它當聊天性質,不太在意,知道她的個性以後,我會很大聲且強調一句「上述是專家說的!」這時她的耳朵就豎起來了,腦筋吸收得很快,還要我再重複一遍「專家說的!」內容。我猜可能是理工科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加上講求證據,造成她對柔性化陰性化的東西比較沒有感覺。但我也時常會提醒她,「專家就是訓練有素的狗」,但專家的理論也不見得百分之百正確,這時她反應也真快,說「那妳就是訓練有素的藝術家」,嘿!我在一旁傻笑,還好能力沒那麼強,稱不上訓練有素,也還稱不上藝術家!

 

我幾次和她玩一個遊戲,趁她不在家的時候偷偷換掉一些擺飾物,然後考考她屋內現在有哪些不一樣?剛開始時她真的被考得東倒西歪的,一敗塗地讓她很錯愕,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她可小心了,哈!總算注意力越來越集中,知道家裡有哪些不一樣。我時常消遣她,以她這種對外在物改變的敏感能力度如此之低,家裡的東西被拿光了都不會注意到。呵!當然是誇張了些,不過她還真是這類型的人!

 

在旅行時我算比較吃虧的一位,原因是要拍有自己的照片時無法自己拍,總得假他人之手,剛開始旅遊時我完全不知道姐妹們的取景能力,結果每次旅行結束後要驗收相片成果,總是讓我看得咬牙切齒,氣得跳腳。不是景取不好就是表情沒捉對,不然就是我在鏡頭的最邊邊等等。現在我可有經驗了,想要的景先自己取好,再讓他們站在那按下鏡頭就好。我姐妹們在拍照技術上都有一些問題,但有時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們有問題?還是因為我學藝術懂得比他們多一點?我二姐就說,不是每個人都懂得什麼構圖、光線、捉表情、、、,想一想可能也真是,但在我眼裡「對美感鬆散」還是讓我覺得挺不可思議。

 

才不久前在法國,我和二姐在羅浮宮美術館和橘園博物館整整待了一整天,看了不少美好的畫作,因為我懂一些美術的東西,那天我開玩笑地對她說,今天為妳開了不少堂課,她也很興奮因為欣賞到不少她最喜歡的印象派畫作。那次她站在莫內大幅蓮池畫作前面,久久不忍離開,似乎總算親眼看見她最喜歡的作品那樣。其實那時候我對她的反應表面上說很不可思議,內心還真的覺得蠻感動的!因為長久以來,她總不是對藝術那麼感性。

 

12月,台北又將有梵谷的畫作展,這位偉大藝術家的作品一直是我非常喜歡的。有一年和小妹在荷蘭看梵谷的畫,展廳的人潮來來往往,我看到一度感覺自己無聲地站在梵谷肖像畫的面前,梵谷望著我,那麼深刻、憂鬱的眼神讓我心中湧起一種淒涼悲傷,甚至差點流下淚來。那是很特別的一次欣賞畫作的經驗,現在不管大家是如何吹捧梵谷的,親眼看他的畫,一切就可以找到解答,這是最真實的。你可以感覺到梵谷的情緒透過他的筆觸正在和你做交流,多年來永遠沒有變過,這也是梵谷永遠獨一無二的地方!

我開玩笑對二姐說,應該去看看他的畫,才會知道自己內在的感性究竟有多少?

———隨記生活中的感性與理性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