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與色彩是可以像聲音一樣逐漸消逝的,那是一個時空裡的進行式,但卻也可能常駐心頭永遠都不會褪色。然而有時我們以為熟悉的聲音,忽然哪日回想,卻記不得它原來的樣子。光與色彩卻反而得以取代聲音所呈現的過往的印象,最後竟變成一種讓人難以忘懷的意象。

 

也許,我們應該都曾經摯愛過某種東西、某隻動物、某個人。

有一天我試著去回憶某個人的聲音,我卻發現我的記憶盒裡只有流動的影像,他的聲音沉默著,幾乎讓我懷疑起自己,對他的記憶究竟保留的還剩什麼?沒有過去相互衝擊所引發的細節陳述,但我反而更喜歡回歸他最後所變成的樣子。像紙,一張紙,無意秤出重量,像光,附著在紙的身上,像顏色,在光之上。

我時常這樣想著,生命裡的輕與重,也許最後就只剩下光與色彩,那就像光與影一樣,最後輕輕陪我走過的一段無重量的記憶。

當我拍照時,我開始碰觸意外。

有時我甚至覺得,那就是我生命中無重量的記憶!

雖然在鏡頭底下的影像原本是有重量的,甚至是有音樂的。

 

空間與單純的世界,讓我處在愉快思想的當下。

我領悟無知的樂趣,有時是對客體的無知,有時是對光與色彩、光與影相互碰撞出來的無知,在我的眼睛裡發酵,甚至有時還能忘記事物的本身。

然而什麼都在改變,我的眼睛也在改變,我所處的世界當然也在改變,但我從來沒有改變自己,我指的是讓自己那一雙充滿童趣的眼睛免於失去新奇的看法,我寧願學習無知。

這樣總是有那麼一天,我總是會想起該做做某些事。

 

如果存在一種永恆的空間與時間,我想在那個世界裡有我仍然渴望的一種音樂,旋律能賦予記憶充滿光與色彩的光輝!

 

——-影像冥想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