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坏中的手 : yingju-Lu

 

復活節時寫email問候我的教授,原本只是簡單的祝福,在收到教授的回覆信時,她居然還問候我的藝術創作。收到教授這樣的關心,讓我心裡覺得有些愧疚。

那些年在德國,創作陶藝藝術的時間比較多,現在則是Papiercollag,雖然去年幾次通信,我也已經告訴教授目前創作的方向,但我直覺上的想法,教授關心的應該還是我的陶藝。

這讓我又自動拿起以前的陶藝作品,仔細推磨一番。

Keramik(陶藝) : yingju-Lu

 

不久前也和陶藝工作室的兩位同事連絡上,Rita完成課業了,Katrin辦了一個展覽,據說還有一位同學Nasia回到她的國家吉爾吉斯當客座教授,吉爾吉斯日前還發生政治動亂呢!也許現在她已經又回到德國了,總是希望她一切平安,她的國家能逐漸走入正軌。還有一位中國同學課業完成後就比我早回到自己的家鄉,因為他很富有,聽教授說他過得很不錯。

陸續都還是能得到來自同事們目前生活的情況,但我想再一、二年,可能大家就會漸漸淡忘了彼此。

Keramik(陶藝) : yingju-Lu

想到我的陶瓷就想到過去和這些朋友們一起在德國相處時的生活情景,離開那裡後大家的發展便不見得和藝術有關,不過當時大家的創作方向都很獨樹一格,我想就算多年後,或是我們不再碰陶藝了,當年每個人創作的獨特標記,都還是會留在彼此的心裡。

Keramik(陶藝) : yingju-Lu

 

我有一次還跟教授說,下一回有機會回德國要去找她,我想教授大概嚇壞了,雖然她說沒問題,呵!

我的教授也漸漸要離開卡塞爾大學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已屆退休。不過她很喜歡中國,時常往中國跑,也在中國某些藝術學院、大學裡的相關藝術課程當客座教授。去年跟她連絡那時,她正在冰天雪地裡的北京呢!

Keramik(陶藝) : yingju-Lu  /  貼紅點表示有人收購我的作品!

 

以前在卡塞爾Druseltal學生宿舍的一位西班牙室友,這幾天在臉書(Fb)上說,她也時常會想起在卡塞爾藝術學院當交換生的日子,我們唸同科系但不同系組,不過都住在Druseltal學生宿舍,也因此時有互動。她問我有沒有想要回去德國?要不要來西班牙馬德里玩?她真是熱情,我回說當然很想回去呀,還不只想回去一次,其實如果我現在就在那邊,一切都會非常美好!!

我想看到我的留言她一定會哈哈大笑,我可以想像她開懷大笑的樣子。

展覽會場上的我的Keramik(陶藝)作品: yingju-Lu  /  中間頸狀造型的花瓶作品很難拉! ^^"

 

這些朋友們及教授,我們一起構築過去那段有趣的日子,著實讓人懷念。就我個人而言,在我生命的日子裡,我也是對大學的生活充滿比較多的懷念。

人和人的相處其實真的是很有趣,比較生命中遇到的人、事或環境,有些人,或是某些生活的情境,就是讓人永遠難忘!

 

展覽會場上的我的Keramik(陶藝)作品 – 抽象茶壺 : yingju-Lu  

 

我的教授的問候讓我很感激,她也是一位很好的教授讓我萬般感恩。

沒有陶瓷新的作品,我拿了一張當年在德國時,自己在亂實驗性質下所畫的一幅人物像,嗯,這張就像我現在的臉,要裝得有點無辜,告訴教授,我知道妳的關心了,但我不是故意不用功!!!

亂塗鴉的人物像^^" — yingju-Lu

我拉坏中的手  yingju-Lu (在卡塞爾kaseel的藝術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