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公園上的獅堡~~~相片取自HNA/Archiv/Tornau

倒是卡塞爾(Kassel)有一則令人振奮的消息,不是文件展13(Documenta 13)即將快開始的準備工作,而是Bergpark-Wilhelmshöhe(威廉高地公園)即將有可能被選為世界文化遺產。

~~~ © HNA/Archiv/Tornau  31.03.2010~~~

Bergpark Wilhelmshöhe Die schönsten Sehenswürdigkeiten – Bewerbung zum UNESCO-Weltkulturerbe

http://www.hna.de/leben/stadt-kassel/weltkulturerbe/bergpark-wilhelmshoehe-heute-fs-697864.html

Bergpark-Wilhelmshöhe(威廉高地公園)是卡塞爾(Kassel)市的地標,也是卡塞爾市(Kassel)非常傑出有名的景點,這個地方正位在過去我所住的學生宿舍山頭,我這個住在城堡下的學生,非常樂於當個守在她丘陵高原腹地上的牧羊女。我曾在這裡度過非常世外桃源的時光,為她的飄逸、美麗而頌讚不已。

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公園的夜景-此為希臘神話英雄Herkules雕像

~~~相片取自HNA/Archiv/Tornau

這則新聞我看了都不自覺地感動到起雞皮疙瘩!我所住過的城市啊,我家就距Bergpark-Wilhelmshöhe(威廉高地公園)只有10來分鐘,那裡就像我家大大的後花園一樣,如今這後花園有可能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怎不讓人悸動呢!

真的要褒獎一下自己的眼光,從我剛認識卡塞爾(Kassel)開始,我便愛上這裡,那是一次旅歐自助旅行的機會首次有幸拜訪這裡,之後我寫下對她那似曾相識的感覺,些年後真沒想到能到這裡唸書,一直到現在我都還深愛著這裡。想我和這座城鎮間的緣份,還不只是單單一個自己取的「牧羊女」三個字可以形容呢!

終於聯合國文教會有人發現她的偉大了!我心中絕美的Bergpark-Wilhelmshöhe(威廉高地)啊!

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公園上的獅堡~~~相片取自HNA/Archiv/Tornau

Bergpark-Wilhelmshöhe(威廉高地)的思念與紀念,茲附上一篇我在卡塞爾(Kassel)-Druseltal學生宿舍所寫的關於威廉高地的文章:

 

燦爛金黃的秋,讓人聯想到豐碩的收成。這一季不是沒落的,而是懷著一份感謝,讚嘆造物主所賜予的一切。

心情可以開始累積,記憶過往的一段詩與故事,像秋天的印象、、、

呈現半凋零的枝幹,早已披上赭黃的彩衣,點綴似的幾片綠夾雜在光影渲洩的葉縫中,搖搖晃晃的,像懸在風中的華爾滋。但更吸引我的,是樹迎風搖曳所擺動的影像,他們如精靈般的光與影閃爍地彷彿風鈴在響,讓我回憶起第一次在荷蘭旅遊時的印象。那時我拜訪了荷蘭繪畫大師維梅爾的故鄉台夫特,也是這樣在如詩六月的景緻,從此印象斑駁的世紀老教堂成為我對歐洲中世紀的懷舊。

 

湛藍的一天、如繪的風景,這樣鑲嵌在有著朦朧筆觸的光影裡。按捺不住那份跳躍的心,想出外捕捉那光。

依舊綠草如茵的土地上缺少了一些什麼?啊!懷念過去那群綿羊所曾經帶給我的如牧園般恬靜生活的夢幻與詩。最後一年我在德國的秋天,突然像鏡頭底下伸縮的螢幕,日影西斜,逐漸要消逝在山陵的另一邊。

 

這些年的旅程,我漸漸瞭解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步調,但若沒有旅程、沒有離開,視野很難寬廣;也因為這些年來與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的接觸,讓我的會話主題有了不同。生活在海上孤島的我,其實更渴望能看看不同的土地,踏入不同的國家,尤其那種國與國之間的交界及過渡,總是莫名地吸引著我,就這樣,我愛上了漂泊,懷著一份毫無覊絆的心。

多年前的一次旅遊,我因著故鄉的雲,拜訪了德國赫曼赫塞的故鄉卡爾夫,當年的熱情至今都令我感動。旅遊其實很難讓人得到實質的什麼,可是那種瞬間短暫的邂逅卻讓人難以忘懷。當年的卡爾夫在深山的偏遠裡,像德國其它小鎮那樣, 沒有赫曼赫塞它依舊散發著寧靜祥和的山居氣氛;但因著赫曼赫塞的雲,讓這個小鎮籠罩著一份特有的思維,以及充滿更多的人文氣質。

 

我走上位在卡塞爾(Kassel)西方的Herkules (這裡矗立著一尊巨大的希臘神話裡大力士、海庫勒斯的雕塑)。這個城市我住了好些年,對它總是有一些感情,尤其位在丘陵高地上的這個城堡花園,它佔地面積廣大,優美的大自然景色總是令人流連忘返。正值秋天的十月,我有幸遇上燦爛金黃。

Herkules的壯濶宏偉兼具靈性的美感,因著四季不同的彩妝顯得特別活潑與鮮美,我尤其鐘愛秋冬二季。

時常隱沒在丘陵花園內散步的我,總是能體驗到一種在繁忙生活中難得的寧靜步調與氣息。秋天的浪漫無庸置疑,而那葉色狂舞的輕,彷彿是垂死前的掙扎。

盛夏的時候,城堡花園是避暑的最佳去處,高聳繁密原始的樹林散發著一股芬多精的清香。我踩著長年被落葉覆蓋的碎石小徑,它還保留著那份濕氣,卻宛若是炎炎酷熱中大地的呼吸。微風吹拂和著潺潺流水聲,像天籟之音 。我漸行漸遠,地勢也跟著越來越高,沿途沒有喧鬧的吵雜聲,而人與人之間的耳語早已變成微弱的配音。

輕聲細語地,我聽見野鼠和大地談話的聲音、、、

面對大自然的偌大真覺人的無知與渺小。沒有手掌大的小野鼠牠們能夠在原始的大地生存,牠們擁有有趣的地洞工程建設,忙著尋覓食物的同時,也不忘俏皮地在野地裡鑽著地洞跑。我遠遠地站在爬滿枝幹的另一方碎石路上,看著牠們小心翼翼地從地洞裡探出頭來……,突然覺得牠們懂得一切大自然的語言,也許對人類而言牠們的存在微不足道,但在渺小中牠們卻為曾經在此駐足過的我帶來另一個心靈層次饗宴。我樂於親近這純真的世界。……

 

又一季的過渡,候鳥即將往南遷徙、、、,這些年來等待候鳥的去與回莫名地成為我對大自然最崇高的敬意,而牠們的旅程彷彿也代表我心靈上的離開與歸宿。

 

只有7的今天,冷冷清清的,樹顯得特別特別淒涼,怎麼看都覺得缺少了一些什麼。北國的天憂鬱的如此呢!

 

~~~ yingju-Lu 記於Kassel-Deutschland

 

註:Vermeer , Jan ( 1632-1675維梅爾、揚 —- 荷蘭畫

Delft —– 荷蘭台夫特

Hermann Hesse (1877-1962年德國文學家~~~1946年諾貝爾文學獎)–赫曼赫塞

Calw——德國卡爾夫

秋日Lu在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公園

Lu的部分相關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Bergpark Wilhelmshoehe)部落格網頁如下:

德國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Bergpark Wilhelmshoehe)上的詩(3)——yingju-Lu

德國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Bergpark Wilhelmshoehe)上的詩(2)——yingju-Lu

德國卡塞爾(Kassel)威廉高地(Bergpark Wilhelmshoehe)上的詩(1)——yingju-Lu

故事這樣回到十八世紀末的日耳曼致獅堡(die Loewenburg im Wilhelmshoehe Kassel)—yingju-Lu

 

我心中的兩座城~~~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與卡塞爾(Kassel)()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