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葉

 

一日我在菜園撿到一片落葉,落葉上妝點著黃、綠與咖啡,雖然是極為正常的顏色,那天這葉子的色調卻莫名地非常吸引我,於是我不假思索便把它帶回家。

它靜靜地躺在我的桌上,且整整待了一天。入睡前我仔細端詳這片葉子的色調,發現和白天時還沒有太大的差別,但隔天一覺醒來,卻遠見它已呈現焦咖啡炭色的垂死狀,就這麼幾十個小時,它真的就要回歸塵土了!我當下想著沒有人會特別喜歡這種死寂的色調吧,還帶著鐵鏽般的質皮呢!

接著我隨手將它拿起,看也不看,想這該丟了吧!就在這一念之間,卻意外地注意到在這焦墨的葉片中還隱藏著閃爍的珍珠!突然,覺得自己實在太不注意這些小細微的變化了,若不是陶瓷結晶般的畫面閃過我的腦袋,我可能還是不會注意到這片葉子在臨死前所綻放出來的,僅存的那些微小的綠色光芒。

我的陶瓷釉色

 

學陶時的畫面又在我眼前翻轉,我自然而然聯想到我調過的釉料,因為這二者間實在是太神似。後來仔細一想,才終於從實物中反證了一些道理。其實,自然的規則原本就存在,我的「頓悟」也只是一種合乎邏輯的印證而且,並不足為奇,但就是因為一切都太正常了,反而讓人忘了思考!

在我過去所用的釉料中,諸多成份多取材自大自然像植物、浮石等等,但因為大自然裡的這些葉片、花朵、、都會腐爛不能永存,於是從事釉料研究的人便把這些從大自然中取得的材質,加以研磨處理、提煉、篩選,然後再加混、配合其他化學元素使其能夠永保色澤的鮮豔與固定,於是在各種元素比例的調配之下,便出現了各式各樣不同釉料的測試,也因而產生各種不同顏色、感覺的釉色。

看這片葉子在生命餘燼之際所彰顯的最後的結晶,是多麼的美麗!雖然僅存的並不多。

我的陶瓷釉色

我的陶瓷釉色

 

我很認真地看著這片葉子,想著過去在陶瓷工作室努力測試釉料的傻勁,還真是懷念!我的確很喜歡這些來自大自然植物的灰燼(Asche),所有曾經測試過的釉料中幾乎90%都來自這些。那陣子我拉了不少小坯,那些可以用手掌包拿起來的小陶瓷,其實幾乎都是拉壞的土再重新利用的,或是拉大件作品後剩下的陶土所再拉成的,我沒有浪費陶土,也用這些土作為釉料測試品。漸漸的,我可以拉得越來越小,同學們都說這些小陶瓷很可愛。這些素坯再經過上釉測試後,有些失敗,有些效果很好,那時居然還有人喜歡我這些東西,想買來收藏呢!

很喜歡這些厚厚狀的結晶,或是如薄薄的一面結晶水,在結晶體裡頭可以看見一沙一世界,說真的,這個世界給我的感覺就像處在天堂!

我的小陶瓷底部

我的小陶瓷們

我的小陶瓷

 

今日我了解到一件事,我似乎可以從陶瓷的成品中推斷或認識釉料的來源,卻忘了從釉料的緣頭去探索提供原創的材質,是因為生活在後現代的我,習慣活在既成的物體視覺印象中而對自然的東西慢慢變得遲鈍嗎?那,真是一種悲哀。但我還是得到一堂寶貴的課,雖然我長久以來忽略了它!

~~~ 枯葉的啟示陶瓷釉料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