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8月的相片:地點Druseltal-Kassel-Deutschland學生宿舍陽台

最左邊的竹子及咖啡色陶瓷即是我留給老室友的

 

差一點忘了我還有一個這樣的陶瓷,現在還放在過去我在德國的學生宿舍,我的老室友幾天前心血來潮上傳一張他收養的植物相片,這些植物都是住在這棟的學生們要般離這裡之前或去渡假前留給室友或拜託他照顧的,這好像已經變成一種這棟宿舍裡學生們的習慣了。

在窗台上或在房間角落養植物花卉似乎是那裡人的習慣,幾乎每一位室友都會養上至少一盆栽的花草。我記得以前還住在那裡時,一年搬進來一位原前東德的小伙子,他就特別喜歡養蝴蝶蘭,說蝴蝶蘭就像蝴蝶在那飛啊飛啊好漂亮。那時他很喜歡和我聊天,當然我們的友情也算不錯,寒暑假一到他要回故鄉渡假,就會拜託我幫他的植物們澆水,甚至鎖匙都交給我保管。可是大概一年後多吧,他就轉到鄰近的哥廷根(Goettingen)大學繼續求學,我們便鮮少連絡了。我記得那時他為要不要選擇轉學而困擾,和我討論過這事。我回台以後,一次我小妹走在哥廷根(Goettingen)城裡,突然有人過來問她「妳是不是Lu?」我小妹想起我曾經跟她聊起一位室友的事,心裡大概知道他就是M.了,小妹對他說Lu已經回台灣了,她是Lu的妹妹。M.一定覺得我和小妹長得很像吧?其實真的是外國人分辨不出我們亞洲人的長相。那時我們三姐妹在哥廷根(Goettingen)的華人圈子還算小有名氣,原因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豐功偉業,而是我們在華人團契參與教會活動,出現頻率比較高,加上我家姐妹在教會負責司琴,自然認識我們的人也跟著多。有人說我和我小妹長得比較像,有人說我跟大姐比較像,還曾經有德國人說我跟大姐像雙胞胎,當然也有華人說三個都不像,說來說去,最後的結論是看得出來你們是一家人,氣質很像。這樣連亞洲人有時都搞不太清楚了,何況是德國人?

我想M.真以為遇到的是我吧!要是在很確定的情況下,他一定會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在學生宿舍可以遇見各式不同性情的人,加上這棟學生宿舍因為地處偏遠流動率非常高,雖然有時因為這樣沒有辦法讓友情深交,但我也算是見識過不少特別的人了,對人的諸多性格還真有些研究呢!

 學生宿舍陽台上的植物及陶瓷

 

其實我留在那裡的陶瓷作品還算不少,除了幾件是我覺得不錯想送給老室友作紀念外,其餘的就是丟也捨不得,運回台灣又有點太超過的那種,最後只好留給他處理,如果他想小賣出去也是可以的,不過看來他都把它們擺在櫃子上,或是拿來當花瓶、裝小東西雜物等等,保存得還算不錯!

 

在德國時我也喜歡種花花草草的,那時和室友一起種了不少花卉植物、蕃茄等等,不過德國的花期很短,秋天一到天氣轉涼了,如果植物還放在露天陽台上很快就會被凍傷或凍死。

 

我的老室友在相片上註明這是LuBambus(竹子)Bambus(竹子),如果沒記錯的話我養了一陣子後在即將回國前夕才轉交給他養的,沒想到Bambus(竹子)看起來長得這麼好,太感動了!

啊!真好!那段留學生涯美好的時光啊!

我馬上在室友的網誌上寫下「ich besuche Bambus bald ~~~ fliege fliege nach kassel ~~~ 」呵!我很快就回去看我的竹子了,飛呀!飛呀!飛回卡塞爾去!

 

 

這是我還在學生宿舍時拍的相片~陽台上的我的陶瓷與植物

 

這些流浪異地的陶瓷已不在我的記錄資料之內,沒有編號,而我也逐漸淡忘很多像這類自己的創作作品,不過今日再見那份熟悉感又回來了,真的非常感謝老室友的愛心保管。

再不久就再也看不到來自這棟老舊學生宿舍的相關相片了,室友們一個一個也即將準備要離開了。

 

~~~從一張學生宿舍陽台上的照片、、、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