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調時差~

時序邁入了秋,向晚的天也跟著暗得快,但除了白晝變短外,溫度並沒有遞減,這是亞熱帶地區的氣候狀況。在德國的小妹說那裡的氣溫已經明顯下降,隔了幾天,又收到在德國的室友傳來的留言,寫著天已涼。

我看著牆上的月曆,突然一醒,原來再一個月在德國即將又要調整時差,時序也正式開始走入歲末的秋冬。在濕熱的台灣待久了,真的很羨慕秋天來臨時能有一種「天起微涼的一絲秋意」,可惜在台灣除了特定高山外,整個大環境並沒有這般的詩意。

生活在德國的那些年「調時差」是必學的功課,每年的3月底及10月底的最後一個週末假日的星期六夜晚,也就是夏季時間(Beginn der Sommerzeit)與冬季時間(Ende der Sommerzeit)的開始;與台灣的時差在夏季是6小時,冬天是7小時,而台灣的時間永遠走在德國的前面。

記得第一年在哥廷根(Goettingen)學語文時,一次復活節(Ostern)假期後收假的第一天,正巧遇到調整時差後的第一個星期一,那天早上八點的課,天還很冷。也許是放假放太久了,同學們姍姍來遲、意興闌珊,心似乎都還沒有收回來。九點過後一位亞裔同學匆匆忙忙地走進教室,還很禮貌地向老師及同學們問好,第一堂課後的休息時間,我們幾位同學靠近他,問著:「你怎麼遲到了?」結果他一臉困惑地望著我們回了一句「有嗎?!」還猛看掛在他手上的錶。「天啊!果然你忘記調時差!」有人這樣說著。他的錶針指著比我們的快一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他的十點是我們的九點,當下我們大夥接著糗他:「你可真是幸福,比我們多睡一個小時,連課都翹了!」其實是調夏季時差讓我們少睡一個小時,而他忘了調。後來,我左想右想覺得很好笑又很奇怪,心想在星期日一整天居然沒有人能糾正他的錯誤時間,甚至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後來聽說德國人自己對「調整時差」這事,也感到很頭大。有趣的是,電視台為了了解國人的常識水平,他們常會在「調時差」的這段期間,在街頭隨機採訪,不管在3月底或10月底他們共同的問題都是「時針應該是往前調?還是往後調?」更有趣的是,似乎很多人的答案都是不對的。我想,德國人大概普遍認為這類的事會有專家處理,反正不管「調整時差」的時間為何,只要時間一到,戶外大型時鐘所指示的時間永遠都是對的,他們也就不願意讓自己的腦袋記些雜亂的東西了吧!

 

德國小鎮Speele-Staurenberg的秋天

講到秋天總讓我莫名地陷入一種浪漫的情緒裡,欲罷不能,真是,好羨慕那些能住在有四季分明氣候類型的美麗國度裡的人。有時真覺得上帝很不公平,想走進楓紅的世界與美麗的雪景還得旅行到大老遠的地方去。

秋天一到,也是我開始撿落葉的時刻。記得一年入秋的十月,和小妹到南德近阿爾卑斯山(Alpen)旅行,一路我們撿拾了不少秋天的落葉。後從阿爾卑斯山回到卡塞爾(Kassel),又從卡塞爾(Kassel)回到我的住處Druseltal,回到卡塞爾(Kassel)的藝術學院、、、,我還沿路一直撿。啊!拾遺秋天的記憶,是這個季節最浪漫的事。

德國小鎮Speele-Staurenberg的秋天

一次正在陶瓷工作室(Keramikwerkstatt)努力地拉坏中,班上的希臘同事突然認真卻又帶著一點搞笑的口吻對我說:「Lu,妳看前棟建築物上攀附的橘紅黃葉片!妳是不是該前去看看順便拍照一下?!」看著窗外燦爛湛藍的陽光天,我突然覺得自己好笨啊!幹嘛還待在教室可憐地望著窗外。秋景這樣迷人,召喚著我這一顆渴望漫步的心,結果,可以想像留在工作室的我們倆人,也各自早早收工到戶外逍遙快活了。那一陣子持續豔陽高照的秋,工作室空空蕩蕩的,連整個藝術學院也是一樣。

 秋天除了楓紅與落葉,還有秋收的果實與核桃,採拾這些果實都是秋天生活中的樂趣,這,待我日後故事的回憶吧!

~~~ 時序  yingju-Lu

(原為2008/9/19的舊文)

以上兩張相片:

德國小鎮Speele-Staurenberg的秋天

這是我當時一次小旅行所拍的照片

那時整個小鎮掉滿了蘋果

附:

整理歸類時突然發現這篇文章不見了,重新閱讀時又發現我把與台灣的時差在夏季是6小時,冬天是7小時,寫反了!沒想到那時我小妹居然也沒糾正我!@@”

心想這舊文遺失還是對的,現在重新補上歸類在記憶的原點與旅歐-歐遊兩類中。我突然想起來了,難怪有一次朋友說妳怎麼把德國時間搞混了,應該就是這個時候吧!可能自從我回台灣以後一直沒回神,什麼也都跟著搞混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