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疊

在陶瓷創作過程中工作室的夥伴L.給了我不少資訊和建議,比如建議我不要在瓶瓶罐罐上過份使用圓圈線條以免造成視覺上的混淆,以致消弱了造型本身的強度,以及在視覺比例上的諧調、平衡等等問題上的考量。

L.的作品在當時以相當理性與簡潔著稱,他喜歡看似冷酷的幾何圖形,造型相當簡約,不太喜歡太過裝飾化的東西,其作品也深受包浩斯(Bauhaus)理念的影響,這剛好和當時的我正沉迷於裝飾性造型上的情況有很大不同。L.適時提出他的看法,也讓我冷靜下來重新審視自己的作品。(2005年8月暑假)

2005年暑假開始我專心著手在以茶壺為出發點的創作,這個時候第一件茶壺作品完成但非常厚重,雖然如此,創作的過程還是相當有趣!

我時常沒命似地工作著,幾乎每天早上就出現在工作室,通常都待到晚上7點過後才回家,有時更待到8、9點。如果太早離校同學們都會異口同聲地問「Lu,發生什麼事?」我通常都是最後一個回家,其實非常享受一個人在寂靜的工作室工作的感覺。好友L.也和我有同樣的癖好,常常我晚上要關門回家了,換他又回到學校來工作,他說有時候白天工作室太吵,人來來往往他不喜歡,於是他就去忙其他的事或到別的工作室做像印刷、攝影等等的工作,甚或離校忙私事去了。他家離學校近很方便,我住的地方遠了,通常在學校一待直到晚上才離去。那時班上同學都會笑我們說,我們兩人好像在輪流看管教室呢!他有一陣子更常常工作到晚上10點11點。

其實我一個人在工作室一點都不會感到害怕,甚至有一陣子學校出現變態人士,我還是照常工作,結果L.還會叮嚀我別留太晚。

德國的冬天4、5點天就暗,夏天則延到9點10點,但不管冬天和夏天,我都把工作室當成我的家,很喜歡那裡。

我時常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在陶瓷工作室遇到很好的同學,我們原班的感情都非常好,一起燒窯、互相幫忙,有時弄個聚餐一起吃飯,大家帶來拿手的食物或點心。人和是非常重要的,就像一個團隊,那時也常聽聞哪些工作室發生不愉快的狀況,所以我們工作室還算幸運,雖然偶爾也會發生一些衝突,但基本上一切狀況都還好。同學N.要準備畢業考的那一段時間,我和K.也常陪她工作到晚上10點11點,為她加油打氣。

創作陶瓷帶給我很多衝勁,也讓我覺得很有挑戰性,讓我能從造型中不斷重新出發與探索。從創作的過程與經驗中我慢慢可以了解,終於深刻感覺到:所有的練習過程都是為了等待最美好的出現,儘管這個最美好永遠都等待在下一個美好的前面!

一回在工作室,那天實在沒什麼進展,倒是被我自己不小心打破了二個已經修完坏正準備進入第一次燒窯的素坏作品,一位很好的希臘同學J.眼睛瞪得很大看著我:「Lu,妳在為妳的作品開刀嗎?」我的表情是難過又哭笑不得,只好說「我可不是一位好醫生,這二個茶壺已經宣告死亡!」沒想到J.聽我說完還笑個不停、、、。

最後期的抽象茶壺,我著重在拼疊與切割的效果上,有些作品經過兩次燒窯重新連結在一起的,過程比較繁複,又因為茶壺造型非常誇張,瘋狂茶壺的名就在工作室傳開了,而其實這個名字是我藝術史教授在無意中脫口說出的。

聖誕節前寫email問候教授安,教授還提到我那些瘋狂的茶壺,教授對現代、當代藝術頗有研究,特別喜歡一些詼諧、幽默性的作品,我那些切割過的陶瓷讓她覺得挺有意思,上回還說,真後悔沒能在那時收藏我一件作品呢!

我知道教授人很好,總是鼓勵學生,雖然知道自己的作品還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教授的話語還是讓我覺得非常窩心!

後記:

這是最後一篇關於回憶在德國卡塞爾陶瓷工作室創作生活的文章,以此系列紀念我在藝術學院的求學生活。其間所附上的相片作品多為創作練習,但有些也已經消毀,不過我本身目前還是有保留一些自己的陶藝作品。

陶瓷創作是相當有趣的,但要有耐心,我在那幾年因為學陶的關係,終於能夠真正體驗到讓自己沉溺在創作時那種接近忘我的心情!但遺憾關於自己在陶藝創作上,目前的作品也僅能止於此。

為了課程有結業考,這種目的性在作品創作的表現上多少有所限制,但創作應該沒有窮盡,想法也非到此為止而已,有幸能夠繼續下去就能達到成熟的境界,如果您也在從事藝術創作或文字書寫,藉此相勉!

p.s.畢業考結束後我展開新的創作,在以下連結的此篇文章中略有所述。

若您有興趣,煩請自行翻閱喔!

殘缺的古董-編號42 ~~~ yingju-Lu

~~~後期陶瓷茶壺創作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