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丘陵>~版畫素材再繪製

我記得小妹說每次我畫人畫到最後都像自己,畫天使、小孩永遠都是胖嘟嘟的臉,而且表情都那個樣。

一看,嗯!還真的。而且很不會畫卡通人物、漫畫人物,還有那些簡單的表情符號,我畫的那些小孩的臉看起來都有點彆扭,這可能也是因為我從開始畫素描、油畫開始就不喜歡畫人,也不想去研究它,自然就沒興趣訓練技巧,看別人畫人物像畫那麼好也只能單單羨慕,但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不喜歡在畫面加入人影,有人物的畫面在我的畫裡雖有非常罕見!

不過這二張有人物像的圖畫倒是挺有趣,一張是背影,一張是側臉。有一位朋友看見那張「春天的丘陵」馬上脫口而出說一看就知道是妳!不過,我是真的沒參考資料,就這樣憑想像畫下來那張人家說像我的我。而另一張側臉圖還是一貫的嬰兒肥,這二張畫只能以插畫來分類,談不上什麼創作,雖然最初我是以塑膠版畫素材完成的。這二幅畫還是我準備出國唸書前完成的,後來剪了、貼了、彩繪了,成為經歷各式不同素材的一張圖畫,從畫名「春天的丘陵」可以看出當時我對出國心中充滿期待,幻想,燃起了我消逝已久的青春活力!呵!^^”

我有一陣子也畫了不少手繪精細的圖案,雖然圖案多是參考再運用幻想再組合,倒也訓練了好一陣子精細繪畫,這感覺就像在畫水墨工筆寫實。如今再看這些圖畫真覺得自己是太久沒動筆了,就像彈鋼琴道理一樣,技巧早就退步很多了,唉!真不敢想像啊!

不過雖感遺憾,我對目前的Papiercollage創作依然熱情未減,很沉溺在創作中,但對陶瓷真的就感抱歉與失望了!我的教授還一直鼓勵我能繼續陶藝創作呢!

其實我覺得每一段生命的歷程都可以做不同的事,學生時代、單身時代、結婚生子、老年、、,我們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創作也可以分很多不同的相異時期吧!

若哪天繼續我的陶瓷,我想也許我的技巧又回到初學者的原點,但想法一定截然不同了,這同樣也適用於對每一種不同性質素材的創作!

更早時我嘗試一陣子的塗鴉,讓自己亂畫一通。我開始畫這些小幅畫時是這麼想的,要我在一張白紙上隨便畫,我能畫出什麼呢?我自認自己沒那麼多想像力,更不用說想法天馬行空,好似每次想到畫畫、創作就是要看得見具體的東西,而這是不是思想或眼見的束縛呢?於是我想,我能不能讓自己的思想解放一下?!

但經過這麼多年來,我始終還是覺得自己缺乏想像力,我有那種感覺,我們那一代及更早一代受教育的學生是很少能從精神層次或心靈去了解、體會自己內心渴求的,老師也不會告訴我們這方面的事,也許這也是造成學生缺乏想像力的原因。但隨著整個大環境的改變、時代的推進,我相信現在的溝通學做得一定比以前好,對教育雖人人有怨言,但我們也不應該把所有問題都歸在教育的頭上!以上也僅純屬個人自己的拙見。

那一段時間開始亂畫,亂畫到最後也有點硬擠,雖然如此我還是畫了一段時間。每次看別人畫抽象圖案總覺得應該不難,自己拿起筆時才努力又想著應在哪個地方畫個什麼「抽象」圖案,以「組成」一幅畫,想來想去「抽象」、「具象」到底有什麼差別呢?原來自己還是以極為理性的思維在佈局一幅畫的,雖說也有理性的抽象像荷蘭畫家蒙德里安,但我總感覺真正抽象的意義應是源自內心無意識想法下畫出來的畫才對吧?!當然這都是當時困擾我的想法,也許算是偏見吧!

然而所謂真正源自內心無意識的畫,一直到現在我始終未曾在平面創作上感覺自己在精神領域上曾達到這樣的狀況,但接近渾然忘我的創作精神我確實在陶瓷創作拉坏時的過程中體會過!而所謂的「抽象」與「具象」,現在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明顯界線,感覺這區分不再是重點了!

而那幾張我的小塗鴉,在見頭不見尾的情況下,不好意思!始終沒有成熟過!@@”

~~~插畫塗鴉  yingju-Lu

~繪圖圖集~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