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存在~

原仍是雛鳥的小燕子,轉眼間已長滿豐腴的羽翼,牠們探出烏黑雪亮的頭,睜著發光的眼珠,好奇地朝燕巢外的世界觀望。雙燕爸媽似乎期待牠們能夠趕外飛翔,有時在燕巢外低空盤旋誘導牠們,有時停在不遠處的纜線上與之啾鳴對話。但小燕子,似乎有些猶豫,應該說是已經躊躇了好幾天,仍不敢嘗試飛翔,苦苦地躲在巢洞裡發出哀求般的啾唧聲、、、。這樣的夏日,鳥的存在大大的佔滿了我整個思緒,有時連在入夜之後,都能聽見燕子的鳴叫!

*******

某晚嚴重失眠,勉勉強強約在午夜3點才能安然入睡。這種失眠我們什麼也不能做,只好乖乖等待身體與精神上至極的疲憊感襲來、、、。

是夏日太熱了吧!我不知道。或也許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偶爾無端發作的苦悶。

那深夜我聽見雷鳴轟隆微響,像來自山的那頭,是柔柔的音律一反強悍的雷鳴。這樣的夜,彷彿整個宇宙都濃烈在雷鳴的音籟之中,我以為,我在作夢、、、。

*******

原子筆塗鴉~Lu

Papiercollage~yingju-Lu

我喜歡曲線,曾在一張張白紙上幻想著什麼是曲線的世界。紙上塗鴉反映著一點內心低喃的自語,當然也包含了對理想的追求,那也許就像是在不完美的世界中渴望能接近一點點的完美!

最後,我投降了,康丁斯基(Kandinsky)對曲線的定義下得如此貼切美好,我還能說些什麼?只能默默無言,閉嘴!

曲線,「自由線」:顫動的、畏縮的、鬆弛的,「彈性的」,似乎「不確定的,像等著我們的命運,它可以成為別的樣子,卻又不願。」

~康丁斯基(Kandinsky)~

~~~有一種存在  yingju-Lu

註:

康丁斯基(Kandinsky  Vassily)-(Kandinsky  Wassily)(1866-1944年-祖籍俄國):是抽象畫的拓始者之一。1896年底抵達德國慕尼黑,開始接受學院藝術的訓練。1921年他接受包浩斯的約聘,於1922年出任教授直到1933年該校被迫關閉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