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與人間的遺憾(下)~

莫札特肖像

莫札特逝世於1791年年底,在這年間他病了幾次但並沒有感染不治之症。據資料顯示他生前最後幾封信也興緻高昂,看不出有任何死亡的先兆。坊間流傳的種種關於他死亡的傳說都是憑空捏造,並沒有事實根據!他有可能是自然死亡,因為他的健康狀況確實一直不佳,生命最後幾年還數次病倒,拼命工作加重了他的病情,而他的病情一直無法康復的主要原因即是當時的醫藥太差!

為了得到豐厚的酬勞,莫札特日以繼夜地趕工,把所有時間給了他最後一件作品「安魂曲」,也因此後來的傳聞便繪聲繪影地把莫札特的死和「安魂曲」連結在一起!

莫札特死後2天就被草草埋葬了,他葬在窮人公墓裡,沒有十字架。

莫札特與康絲坦瑟(Constanze)

他最後的這首曲子後經康絲坦瑟(Constanze)找過幾位作曲家商談,最後請來莫札特的學生許斯梅爾(Franz Xaver Suessmayer)為其續作完成,但可惜續作的部份評價相當平庸並不特別。於是未完成的原稿安魂曲和<C小調彌撒曲>一樣成為莫札特最偉大的殘篇巨作,莫札特未完成的部分早已伴他長眠於地下,永不可知了、、、。

1791年9月,莫札特曾這樣寫下:

「我還沒有享用我的才華,就要告別人世。生活那麼美好事業正蒸蒸日上,前景燦爛,但人無法改變命運。誰也不能測定自己的日子有多長,就聽天由命吧。上帝安排命運。我的生命要結束了,這是我的輓歌,我要寫完它。」

莫札特的音樂常有讓人彷彿置身在天堂裡的感覺,他的音符旋律就是他在世為人的使命!這首未完成的安魂曲,亦是我個人相當喜歡的曲子。

*******

「親愛的爸爸,我無法用詩句來寫,我不是詩人。

我無法用藝術的方法來安排句子,讓句子有暗有明,我不是畫家。

我不會用動作和手勢來表達思想和情感,我不是舞蹈家。

但我可以用聲音來表明:我是音樂家。」

~莫札特-1977年11月8日~

「以為我的藝術得來全不費功夫的人是錯誤的。我確切地告訴你,親愛的朋友,沒有人像我一樣花那麼多時間和思考來從事作曲;沒有一位名家的作品我不是辛勤地研究了許多次。」

~莫札特-1782年~

*******

註:

18th中葉,薩爾茲堡是個獨立的教會封地。1756年爆發的七年戰爭,沒能擾亂這個小城的日常生活。

今天,提到「薩爾茲堡」就會想到「奧地利」,但其實奧地利帝國雖始於1805年,薩爾茲堡卻直到1816年才歸入奧地利的版圖。

莫札特忠於自己巴伐利亞的血統,總說自己是德國人。

~~~天才與人間的遺憾(下)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