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4.

~【修道院遺址-哈次山(Harz)上的Walkenried/Niedersachsen(瓦爾肯里德/下薩克森邦) (上)】~

哈次山上的瓦爾肯里德

哈次山上的瓦爾肯里德

10月的最後一天,我在哥廷根(Goettingen)自動售票機前買了一張下薩克森邦票,和旅德期間的往常一樣在德國做了小旅行。這二年來德其實能像今天這樣做個小旅行的機會是微乎其微的,我來德並不是純粹度假,而是另有要務在身的。所以,這種小旅行是忙裡偷閒的小幸福,而且德國的交通費並不十分便宜,所以旅行,也只能是偶爾為之。

哈次山上的瓦爾肯里德

哈次山上的瓦爾肯里德

這一天晴,陽光明媚,很漂亮的秋日長空,像這種日子只待在家大概也會悶死我,況且在德國陽光可是黃金啊!一早醒來驚覺是大好的天氣,就決定出發了,開始一個人的小旅行!

火車往東而行,駛入前往哈次山(Harz)方向的路,沿途可見奇形怪石,地勢偶爾也繁複了些,可見森林、山谷交錯,就在這一路上我看見毛茸茸的白色綿羊散佈在青草地上悠哉覓食,一派德國田園風光的景像!

10月秋天德國,風景真的很美,我一直盯著窗外的風景看真不想錯過任何一處好地方。一個小時的車程,火車緩緩行駛,沿途也沒什麼旅客上下車,很靜很靜,就這樣火車在寧靜的氛圍中來到了Walkenried(瓦爾肯里德)。Walkenried(瓦爾肯里德)是一座很小很小的小村,還真意外這裡有火車駛過,也有火車站。車靠站後,看看好像也才2、3個人在這下車吧,我一時還停在月台上,不知該往哪裡走,便假裝在火車時刻表前仔細瀏覽一番,也順便看看回程的時刻表,心中也有些概念和打算,其他在月台上等著從不同方向來車的旅客,都盯著我瞧!

火車站及售票處、資訊中心都小小的,好似沒有遊客進來,我只看見一位售票員坐在那裡,這讓我也不好意思獨自一人進去拿資料了,唉!只好憑著直覺走走看了,看能不能順利找到我想拜訪的目的地。還好,之前在哥廷根(Goettingen)時瞄了一下關於該村的資料,找遺址往東略北的方向就對了,就這樣開始踏上我的徒步漫遊之旅,小漫遊者的感覺一下子就回來了,心情跟著大好!

首先,走在一條筆直的大道上,看來這條路確實是該村的主幹,大道旁立有一座迎遊客蒞臨該城的標誌圖,上頭的主角可是一位大鼻子老公公喔,好親切和藹的,看見他令人忍不住發出會心一笑。這種純樸、真切最美了!

秋天的樹葉幾已掉落,呈現宛如冬日蕭瑟之景,深褐色的枝椏綿延往遠處天際迤邐,顯得深邃而遙遠,秋日長空很清澈,更襯托出哈次山(Harz)上乾淨的空氣氛圍!

一路鄉間的建築也有多樣的造型與色澤,有些老舊殘敗看來無人居住的屋宇其牆面更是斑駁不已。木衍屋仍隨處可見,這樣往東走上這條大道之後未久,我便看見修道院博物館(Kloster Museum)指示標誌牌了,這裡便是我今日來此幽僻小村的目的地!

哈次山上的瓦爾肯里德

哈次山上的瓦爾肯里德

穿越馬路,我開始往下坡的方向走,很快便看見一處大農莊,一位約莫10歲的小男孩頭戴毛帽,鼻樑上一付深度近視眼鏡正很認真地在打掃農莊圍籬外的落葉。氛圍極度寧靜安謐的這裡,或許因我的到來已打破了些許沉默的氣氛,小男孩以好奇的眼光看著我,偶爾停下他的工作。

接著我聽見從農莊內傳來雞啼聲,還真是驚訝,努力探頭往農莊一看,還真有不少隻活蹦亂跳的雞在那踱步及覓食呢!哈次山(Harz)山裡的小村,果然很純樸,甚至給我一種與世無爭的感覺,很喜歡也享受此刻的這裡!

~【修道院遺址-哈次山(Harz)上的Walkenried/Niedersachsen(瓦爾肯里德/下薩克森邦) (上)】~

~yingju-Lu~

Walkenried/Niedersachsen(瓦爾肯里德/下薩克森邦) (上)~圖集

~【樹之語-(下)】~

楓

秋天楓葉(Maple)(其花語為自制、客氣、拘謹)變橘紅,榛(果)子(Haselnuss-德語;Hazel-英語。其花語是和好)也掉落一地。

然而我有時在西風強勁吹拂下,在涼寒天中仍見高大青翠的柳樹隨風擺盪。柳樹似乎和濕地和水有關,我在河床旁、墓地、溪河邊以及濕地都曾見過它。柳枝靜悄,起風時卻又沙沙作響,被比喻成引誘人們步向死亡的耳語,而被認為是惡魔所植的樹,其英語名為Weeping Willow,直譯則為「哭泣中的柳樹」,所以其花語之一即是悲傷的愛;另一則是純樸和坦率。但畢竟在德國柳樹不若其它蒼勁剛毅的樹多,可遇的機會相對減少。

柳樹

柳樹

入秋後最醒目的樹之一應是菩提(Linden,Lime Tree),在德國以菩提為話題的民間傳說可謂不勝枚舉,像相思相愛樹等;德國詩人歌德也曾在此樹上刻下愛人的名字;音樂家舒伯特的曲中有菩提樹;在古老的傳說中此樹更是妖精的住處。還有一說是菩提樹中寄宿著人類的靈魂,也因此靈媒法師常將菩提樹葉捲在手指上。

沒錯,它的花語的確和愛有關,叫夫妻之愛。

菩提樹

菩提樹

菩提樹滿佈德國大街小巷,有些街名更直接取菩提樹街這樣的名字。一入秋也不管溫度降低了沒,最早變黃的樹葉之一即是此心形的菩提樹。渾熟的秋日時,菩提葉明黃的色調相當相當漂亮,尤其在秋陽照耀下它們顯得很輕很空靈,像一縷清新的芳香在空中飄晃著,似乎不染塵俗的它們,真的在詮釋一種神聖的心境,看著看著總令人著迷!

在北德奧伊廷(Eutin)大湖邊宮殿花園,有一條二列長縱菩提樹的大道,這裡的菩提樹長得相當高大,應是長壽之齡,我特別喜歡這裡,來此地漫遊數次。(相關連結:【大湖旁的宮殿及其庭園◎奧伊廷(Eutin)】~yingju-Lu)

這條大道也成為很多攝影師的最愛,我記得一天我來這也為這風景在樹下流連頗久,後頭另有攝影師跟來了,沒想到他沉迷的時間比我久,那一刻我明白了,我已成為他鏡頭底下附屬於菩提樹的風景。

~【樹之語-(下)】~

~yingju-Lu~

~圖集~

~榛子~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6%9B%E5%AD%90

~情境音樂~

Fauré Élégie in C minor Op. 24 – Jacqueline du Pré

~【樹之語-(中)】~

高大的橡樹

高大的橡樹

 依附橡樹的常綠藤蔓

依附橡樹的常綠藤蔓

 墓園一景

墓園一景

粗壯高大的樹身在德國另又以橡樹為多,是德國的國樹,頗符合德國人剛毅堅忍的性格形象。而橡樹的花語意境卻截然不同,它代表永恆的愛及和藹可親呢!

對這種樹總是有不少傳說,比如像巫婆喜歡在這種樹下施咒語,或者天使下凡時也選在此樹附近,更有說橡樹的樹根長長的可一直延伸到地獄。烏鴉如果在橡樹上呱叫,便表示有死人,是不祥之兆。對此傳說就不得不提墓園了,在德國的墓園裡多種有橡樹,而且呢,黑色的烏鴉真的也很喜歡在其枝椏上停留,大聲呱叫!

David畫作~Abtei im Eichenhain

David畫作~Abtei im Eichenhain

The Abbey in the Oakwood
1809-10
Oil on canvas, 110 x 171 cm
Schloss Charlottenburg, Berlin

佛列德利赫-卡斯巴 大衛(Friedrich,Caspar David 1774-1840年)網路藝廊:

http://www.wga.hu/index1.html

德國浪漫派大師佛列德利赫-卡斯巴 大衛(Friedrich,Caspar David 1774-1840年)繪有不少畫中風景,其中古木參天的大樹也不少。據說他很享受孤獨地漫步在薩克森山林間以及波羅的海海濱的感覺,他終其一生也都在探索風景的主題意念,比如多岩的海岸、不毛的山脊、參天的樹木等等。在他的畫中人只扮演著一個附屬於大自然的角色而已。

其著名的畫作Abtei im Eichenhain(um 1809;109×170㎝),中文譯為雪中的修道院廢墟,另一更貼近原意的譯法應為稀疏橡樹林中的修道院。沒錯,畫中那些蒼勁的老樹即是橡樹!

橡樹子果實

橡樹子果實

橡樹子果實

橡樹子果實

入秋後橡樹子(果)便會落滿一地,幾乎隨處可見。

~【樹之語-(中)】~

~yingju-Lu~

相關連結:

心中的樹與森林~YINGJU-LU

網路維基:橡樹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0%8E%E5%B1%9E

~【樹之語-(上)】~

秋天的樹景哥廷根(Goettingen)

秋天的樹景哥廷根(Goettingen)

有松柏的大地風景哥廷根(Goettingen)

有松柏的大地風景哥廷根(Goettingen)

德國的森林腹地廣大,嚴謹的德國人對造林、復育森林所做的努力讓世人有目共睹,其實遍地森林裡有不少是人工森林,或許是因為森林太過整齊乾淨,有時感覺少了那麼一點原始森林的野味,但不管個人偏愛的森林為何,綠地樹叢多對人類生活環境是好的!

城鄉郊野,遊走一遍德國,「綠意」似乎永遠都是最令人感到舒服的,且讓人心曠神怡、神清氣爽!

秋天後很多樹葉開始凋零了,最後只剩裸露著蒼白軀幹的枝椏,然而有些樹卻依然翠綠蒼茂,持續點燃它們的生命,不畏低溫與嚴寒。

秋風吹起後,眼前的景只剩樅樹(冷松-Fir,花語為高尚,此樹為森林之王,是森林妖精的故鄉,亦是聖誕樹)、松(Pine,花語為長生不老以及勇敢)、紫杉(Tew Tree,花語為高尚)、絲柏(Arbor-Vitoe,花語為堅貞的友情)、杉(Cedar,花語為雄偉)等樹依然長綠,為似乎邁入荒蕪之境的大地持守著永生的希望!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樹

落葉松毬果

落葉松毬果

 

我喜歡看樹,雖然對絕大多數的樹名不甚精懂,但這一點也不影響我愛樹。

我欣賞枝椏劃過天際,或盤繞交纏著彼此,抑或軀幹誘人具魅力般的姿態,當然也極度欣賞它們昂首傲然的身姿!

一次深秋在北德森林漫步,被掉落至小徑落葉雜草堆上的殘段枝椏所吸引,最後受不了它的美麗還撿了幾枝帶回家,那是美麗的落葉松。

落葉松有別於一般冷松,它在春天時會重新披上一層新綠的松林,秋天一到則暈染成一片金黃色,枝節上結有小小的毬果。

落葉松高挺,這美麗的落葉松其花語是大膽,沒錯,它的美可搶盡了秋日森林裡的風華,宛如女神降臨!

~【樹之語-(上)】~

~yingju-Lu~

~【風吹何方】~

 茼萵花

茼萵花

春日時寒時暖,溫度驟變之劇,尤甚於甫逝去的那一季冬。

這季春天,讓人心情慵懶。

春花開了,我最愛的樹花也已在大街旁搖曳,可是我始終未聞花香,只在報章裡想像上千旅人雜沓紛亂的步履流動著,響徹這寂靜小鎮原本悠閒的假日時光,看那一波波人潮如何迎接春花的到來,在一個屬於角落的大世界裡儘情歡笑、、、。

*******

可是我開始注意到在住家前不遠處一只彩繪著宛如彩虹般色澤的小風車,它比這一季春天更像春天。

微風一來它便輕輕拂動,無力抗拒風的迷惑,賣命運轉著宛若和諧韻律般完美的抒情。滿溢的活力,流轉著輪迴,無關命運,卻像訴說著圓滿,又似,無止無盡的低喃自語、、、。

大風來時小風車大膽狂奔流瀉;無風時,是的,很奇特,為何從風車看天地也無風,靜悄安憩、、、。

動與靜,靜觀小風車,像看穿透某個時空,為何?!時間似乎也停止。

春曙-Papiercollage

春曙-Papiercollage

【風吹自遙遠的地方】

~摘錄自俄羅斯詩人勃洛克(1880-1921年)作品~

風吹自遙遠的地方,

帶來了歌唱春天的預兆,

天宇露出小小一角,

看得明亮又顯得深奧。

在這無垠的藍天裡,

在春天逼近的夜晚,

冬天的風暴嚎啕大哭,

星星的夢在徘徊。、、、、、、

~【風吹何方】~

~yingju-Lu~

音樂欣賞

~【奧伊廷(Eutin)-韋伯(Weber)的故鄉(下)】~

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年)~Caroline Bardua(巴杜亞)所繪~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年)~Caroline Bardua(巴杜亞)所繪~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就鋼琴技巧而言,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年)相當卓越,他也可以說是李斯特(Franz Liszt 1811-1886年,生於匈牙利死於德國)(相關連結:無法斷絕的思戀-李斯特(FRANZ LISZT)的愛(上)~YINGJU-LU

/ 無法斷絕的思戀-李斯特(FRANZ LISZT)的愛(下)~YINGJU-LU)與蕭邦(費德利克-法蘭斯華-蕭邦/Chopin 西元1810-1849年 波蘭人)的先驅。(相關連結:相知相惜的浪漫派大師蕭邦與德拉克洛瓦(上)——YINGJU-LU / 相知相惜的浪漫派大師蕭邦與德拉克洛瓦(下)——YINGJU-LU)

漢堡迎靈-約翰布爾號(John Bull)~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漢堡迎靈-約翰布爾號(John Bull)~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從1817年開始,其實韋伯(Weber)活躍的據點多在德勒斯登(Dresden),但最後卻死在倫敦,那是因為當時他的歌劇正在法國巴黎及英國倫敦二地首演,並獲得極佳的好評,但當時他的家人並不在他身邊,也因此他最終想和太太及兩位孩子重逢的願望並沒有實現。他死時倫敦有2千名哀悼者參加了他的喪禮,一直到韋伯(Weber)死後18年,也就是1844年,在德國音樂家華格納的促成下,最後才將韋伯(Weber)的靈柩移回德國長眠在故土上。

那天華格納是安排以英國輪船將韋伯(Weber)的遺體運回德國的,船在漢堡(Hamburg)入境,之後棺木便移往德勒斯登(Dresden)。

韋伯(Weber)在1818年的自傳中曾云:「、、、世人來到我的墓前立碑時,可據實寫下『安息在此的人曾誠實而純潔地為人類和藝術奮鬥』」。

奧伊廷(Eutin)的房舍~韋伯(Weber)之家~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奧伊廷(Eutin)的房舍~韋伯(Weber)之家~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韋伯(Weber)音樂季資料-Weber-Tage

韋伯(Weber)音樂季資料-Weber-Tage

韋伯(Weber)音樂季資料-Weber-Tage

韋伯(Weber)音樂季資料-Weber-Tage

韋伯(Weber)音樂季資料-Weber-Tage

韋伯(Weber)音樂季資料-Weber-Tage

 

奧伊廷(Eutin)因韋伯(Weber)在此出生而成為韋伯(Weber)的故鄉而持續發光發熱,每年這裡都舉辦韋伯(Weber)音樂季,通常時間在6月上旬至11月中,也稱此段時間為韋伯天,然而演出的曲目並不只包括韋伯(Weber)的,也包括華格納等的著名樂曲。

奧伊廷(Eutin)美麗的湖畔風光

奧伊廷(Eutin)美麗的湖畔風光

 

如今在奧伊廷(Eutin)仍保有韋伯(Weber)之家,可是遺憾的是我當時沒有積極找,找了幾回一直找不到後,時間也就在匆忙中過了,最後也只拿回韋伯(Weber)的資料回家欣賞,呵!

奧伊廷(Eutin)又被冠以「北方的小威瑪」之稱,也是拜這位德國民族歌劇作曲家之賜。

~【奧伊廷(Eutin)-韋伯(Weber)的故鄉(下)】~

~yingju-Lu~

影音:魔彈射手序曲

影音:魔彈射手Der Freischuetz

Weber-Der Freischütz Overture-Kleiber (1970)

~【奧伊廷(Eutin)-韋伯(Weber)的故鄉(上)】~

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年)

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年)

韋伯(Weber)1825年肖像畫(出自辛蒙畫本的仿鉛筆畫):Ferdinand Schimon

(取自西洋音樂百科)

奧伊廷(Eutin)時常舉辦音樂會活動,尤其在暑假旺季時,也因此這裡的音樂季相當出名。2013年造訪此城鎮,我們來時已秋天,音樂會活動也已零星收場,不過聽說暑假時有一位亞洲知名歌手來此城鎮做巡迴演出,地點即選在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上。雖然一直到現在都不清楚那歌手是誰,但想想亞洲歌手都登陸至此了,奧伊廷(Eutin)的音樂季應該也算小有名氣,或者是該說大有名氣吧!

撇開流行歌手不談,其實奧伊廷(Eutin)城始終打著一位偉大作曲家的名號,而那人就是德國浪漫歌劇之先驅韋伯(Weber)。

待了解韋伯(Weber)的生平後會覺得挺有趣,其實韋伯(Weber)也只是因在奧伊廷(Eutin)出生,和該城沾了一點邊,成名後的韋伯(Weber)就是該城的寶了,這操作手法我們好像都很熟悉,其實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國家好像都不例外!

奧伊廷(Eutin)大湖區

奧伊廷(Eutin)大湖區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畔的一座露天舞台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

奧伊廷(Eutin)大湖(Gr. Eutiner See)區露天舞台及其湖畔風景

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年),1786年出生於德國北部的奧伊廷(Eutin),但精確日期不詳,1826年因身罹重症(不治之症),6月5日死於英國倫敦,他死時才近40歲。

韋伯(Weber)的父親是一名軍人,也是官吏,更是音樂家,母親則是一位著名的女歌手。韋伯(Weber)雖出生在德國的奧伊廷(Eutin),但出生未久後,由於父親率領一支巡迴歌劇團到處演出,他們一家便經常旅行去了,韋伯(Weber)待在奧伊廷(Eutin)的時光可能不超過一年。之後韋伯(Weber)的一生便和旅行脫離不了關係,成年後的生活更是漂泊不定,且為工作重擔所累,與病魔纏鬥,可說並不順遂!

韋伯(Weber)的孩提時代多在舞台後度過,因此其初期的作品也較傾向於歌劇,十來歲時便開始寫歌劇了。

1817年結婚後,1819年韋伯(Weber)完成了今日廣為人知的【邀舞】,而另一著名的【魔彈射手(Der Freischuetz)】著手於1817年,歷時3年,直到1820年才完成。

韋伯(Weber)的歌劇擅長以德國民間故事為內容而配合他的管弦樂法,劇中主要旋律都採德國民謠,因此被認為是主導旋律的先驅者,其風格也深深影響了後來的華格納。

~【奧伊廷(Eutin)-韋伯(Weber)的故鄉(上)】~

~yingju-Lu~

影音:邀舞

Invitation to the Dance – Carl Maria von Weber

Weber – Invitation to the Dance for Piano

~【最後的菜園】~

往昔菜園

往昔菜園

往昔菜園

往昔菜園

開闢一座菜園起頭難,但在時間與勞力的付出以及持久的耐性中便能看見菜園逐漸豐美的模樣,點點滴滴的累積慢慢的就能堆聚成菜園今日的規模。在這期間有些過往付出的勞力已不易令人再想起,但而今在清整菜園的過程中彷彿卻又可見,也更了解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的道理,甚至在搬運堆積之物及重物的過程中也清楚體驗歲月飛逝的感覺,怎麼說呢,唉!實在是體力大不如從前。呵!

真沒想到,父親母親在這塊土地上耕耘有十年餘之久,這期間也經歷我出國留學,又歸來、、、。其實能有這片菜園母親厥功甚偉,她在這片菜園所付出的勞力真令人佩服!有些活年輕一輩的我們都不願去做,或不懂如何做,甚或做不來,但母親去嘗試了,邊做邊學,學得挺有模有樣,終於也讓這塊土地上的農作蔬果豐碩累累。而我也在這取到不少美麗的景,邂逅了不少有趣又迷人的動物、昆蟲,讓自己的心靈沉溺於此地的寧靜。

往昔,,,,,,

往昔,,,,,,

 

該拿的東西都清理收拾完畢之後,發現菜園還留有不少舊物,常路過此地的住在這裡的近鄰或母親的朋友們,不少人對遺留於此的東西感到興趣,紛紛前來取物,我們也大方的給了,大至株樹小至帆布袋,能有用途的很快就被一掃而空。鄉下人生性節儉,也多會廢物利用,這功夫還真不是蓋的。其實我們菜園裡的許多東西也多是舊物新用,重新組蓋而成的呢!

肥沃的土壤是長年累月用蔬果皮堆積掩蓋腐爛而成的,有人一袋一袋將這沃土鏟回了;小儲藏室的鋁片、菜園圍籬、一些廢鐵、石磚瓦、木條等等也都一一被人拆解取回。而我們拿回一些植物移植到我們的後陽台,遷移不了的也讓給人種了。總之,能搬的儘量搬,不然放置在此處最後也是死路一條!

之後這裡的地據說是要整合成一塊球場,但詳細狀況尚未明朗。菜園不在後我應該也少會走回這條小路了吧!還真懷念以前這條小徑幽靜的模樣呢!

當然可惜的是,正是今年吃不到菜園出產的蓮霧、芒果及火龍果了、、、。唉!^^”

~【最後的菜園】~

~yingju-Lu~

漫遊者-Lu

漫遊天地~閱讀連結

網誌月曆

四月 201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