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止的畫面◎冬日風景~

寢室向窗

寢室向窗

從天空俯瞰入我寢室的前廳,會誤以為那是一處小花園吧!

今早窗畔飛來了二隻俊秀的白頭翁,在窗口的這個位置白頭翁少見算是稀客,通常都是麻雀、斑鳩和燕子。

二隻白頭翁中,其中一隻大大方方地闖進了我的寢室,而另一隻膽小的停在窗前電線上貪望著,始終沒有勇氣向前跨越一步!

闖進來的這隻白頭翁飛至我所有植栽中最高的一株葉頂上佇留,接著輕輕的搖啊搖,晃了一下又一下,從我的角度看去像在盪鞦韆,之後又飛至別處小樹枝椏上,挺開心的樣子。

我在寢室遠遠的另一方看著報紙,吃早午餐,安靜刻意無聲,且留意著牠的動作,和窗前那隻顯得焦慮不安不斷往內探看的白頭翁,形成一動一靜的強烈對比。

光,在不久前先衝破雲層開始綻放著鮮麗的光芒,也將我的寢室照出一片明亮,此時白頭翁來訪正形成一幅美麗的畫面,覺得這裡洋溢著一股幸福感!

如果我也是一隻鳥,從屋外看見一處綠意盎然的隱密處,應也會不由自主地飛了進來吧!

周末,原本清早時窗外仍是灰濛的,我以為會是個陰天,接著就聽見不遠處鄰舍有人嚷著下雨了,我仔細一聽,果真是細雨飄零的聲音,但也就只是那麼一瞬間,沒幾秒後雨就停了!又不知經過了多久,光線隱隱浮現,窗外的風景乍明還暗,像太陽不斷在眨著眼睛,接著大開,又恢復一如往常入秋後慣有的大晴天。

是!陽光燦爛,戶外的風景真美,不絕於耳的鳥啼啁啾令人沉醉,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致,11月,秋天結束了?卻又始終感覺從未來過; 11月入冬了,我還穿著夏裝,跳過了秋天,癡心地等著真正冬天的到來!

~<凝止的畫面>~

冬日池潭畔~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

冬日池潭畔~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

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美國文學史上的不朽大師,婚後曾階妻子在愛默森(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的祖父建立的康科特莊園中渡過一段神仙歲月…。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在老莊園生活,就像他自己所描述的,「我的工作就是生活和享樂」,相當閒適愉快,他通常四點半到五點半起床,早餐後到河邊釣魚或游泳,帶著夠當一餐的鱸魚和鯛魚回家~還有送給蘇菲亞的鮮花。每天早上他要花一、兩個小時在菜園裡工作,每天要花數小時在二樓的小書房寫作,書房壁爐邊一張他用木板和木棍自製的靠牆小桌,就是他寫作的地方…。

冬天的夜晚,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喜歡在穀倉裡鋸木頭,或到結冰的河面溜冰,有時候他有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 1817-1862),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 1817-1862)喜歡在冰上跳躍或轉圈,是個喜歡炫耀的溜冰者;有時候愛默森(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與他同行,愛默森(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非常沉靜,蘇菲亞曾形容他溜冰時彷彿「半躺在空中」。…

附︰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的父親是一位船長,但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四歲時就成了孤兒,是在他母親辛苦教養下長大的,因此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並沒有如水手們般那種粗獷的性格,只有像母親文靜溫和的氣質。

他曾在歐洲住了好幾年,遊覽各國的名勝古蹟,寫了不少歐洲遊歷的文學作品。他是一位富於幻想,能用寓言來表達道德價值的散文詩人。

~凝止的畫面◎冬日風景~

~yingju-Lu~

~秋冬怎麼分 台灣秋天是911月~

【大紀元1123日報導】

(中央社台北23日電)

今年入秋首波冷氣團25日(週三)報到,有民眾質疑,24節氣的小雪都過了,怎麼能稱為秋天,氣象局回應,24節氣是古人以華中華北天氣訂定,台灣的秋天則是911月。

中央氣象局說,入秋第一個冷氣團將在週三報到,北部低溫下探攝氏13度,預計要到週六才會恢復晴朗好天氣,到時候秋老虎再發威,全台再度恢復晴朗穩定好天氣,高溫上看2528度,一週溫差達10度以上。

不過,有民眾質疑,24節氣中的小雪都已經過了,怎麼會是秋天,對此,氣象局解釋,24節氣是以華中、華北寒暑變化訂定,台灣緯度低,24節氣對台灣天氣不完全適用。

氣象局補充,台灣春秋兩季不分明,因此依氣象局的分法,台灣的秋天是911月,冬天是12月至隔年2月,春天是3氣象局網站中的氣象百問也說明,由於中國各朝代領域大都在中原附近,亦即大抵位於黃河流域,節氣名稱因此依該地區氣候寒暑變化及耕耘播種的農時等命名。 5月,夏天則是6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