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籠山~

往雞籠山山上

往雞籠山山上

126號,上午平地的天候有些陰沉,但雲層不厚,氣象預報原本下雨機率50%,也是稍冷的日子,可眼前狀況似乎並不是這個樣子。

星期前老姊有次突然提議想去爬大凍山,當時我還虧她,她怎麼可能能成功攻頂,爬山大概也是一時嚷嚷而已,以家人對她的認知,平常爬樓梯都會喊累的人,體力竟是這般狀況能奢望她能成功爬上一座山頂嗎?可126號這日,她興致高昂,看來不是隨便說說的,我想想那也好吧,好久沒去爬山了,試試看也好,反正攻頂不成,在山林間遊晃也不錯!

車行至關子嶺,人潮車潮便湧現了,沒想到這裡的假日這麼熱鬧,加上有農村再造協會所舉辦的活動,不少在地小農搭個篷架攤便賣起了自家農產,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主辦單位還邀請樂團演奏,一時看來氣氛挺熱絡的。

但我們今天的目標是想爬山,於是車子又往上開,最後停在一間大廟旁,從這開始,我們便要一步一步走上山去了。爬山的人好多好多,之前曾閱讀過報導,自從往大凍山的路徑經過整修後,爬山的人潮總是絡繹不絕,今日一看,果是真的!

從山上俯瞰關子嶺

從山上俯瞰關子嶺

來到山上後天更顯涼了,空氣也好,陽光時隱時現,今日確實是適合爬山的好日子!路人一個一個從旁邊走過,不少人的登山設備齊全,相較於我們自己那可真是太隨性,好像什麼也沒多想就衝上山了!

走著走著,除了幾段較傾斜坡度路段外,其實山路算非常好走,如果你仔細看,爬山的人當中60歲以上的朋友可真不少,小朋友(國小年紀)也很多,最奇的是一路有好多看似國中生結夥同行,分好幾批呢。他們很有禮貌,嘴巴也很甜,看到陌生人都會主動打聲招呼,異口同聲說你好,更熱情的還會補上一句,快到了加油!我心想可能是校外活動吧…。今日的山林幾乎人滿為患,有些誇張了!

看別人爬山一點也不費力,有人還健步如飛,我們家這個老姊果真有些丟臉,才走沒多久就喊累,我和老爸總得等她。之前老姊信誓旦旦想可以攻大凍山,老爸也不給她面子,直言她不可能成功的,一路山路蜿蜒老爸指著山頭說那個是雞籠山(878m),那個才是大凍山(1241m),眼前這個雞籠山(878m)就已經快到不了,還想直飛大凍山(1241m)。我忍不住大笑,說的也是!

登山的路標指示不斷在沿途出現,想當然爾,最後我們只能選擇雞籠山(878m),完成今日至少攻頂一座的願望!

遨遊在山上的老鷹

遨遊在山上的老鷹

陽光豔照時,山林風景很美,也可遇清縹的山嵐在飄晃宛如仙境,當然圍繞在山林裡的這些高大古木以及野草植也都相當吸睛,甚至很幸運地看見至少三隻以上的老鷹在天空翱翔。哇!牠們好幸福,如此無拘無束遨遊於天地之間!

在雞籠山(878m)山頂視野頗佳,可俯瞰遼闊的山下平原,覺得這裡的情境也很美,只可惜登山的人實在太多,擠滿了山頭。

這裡的巨大奇石也是景點之一,山頂的一大片梅園也頗富詩意,如果在梅花開的季節,想必山頭定美不勝收吧!沒錯,在這個略顯孤寒的境地,待人潮退去,…又可還山林靜逸的雅緻,一卷水墨舒展的滂薄大畫!

梅頂雞籠山

梅頂雞籠山

對了,沿途的鳳蝶、芬多精、風吹樹林的聲音…我一個也沒忘…。

~雞籠山~

~yingju-Lu~

雞籠山線:
位大凍山主峰西北側,有一圓錐狀孤峰巍然挺立,狀似雞籠,故名叫「雞籠山」,海拔高878公尺。一般到大凍山踏青的朋友,建議您先到雞籠山走一走,這一條登山路線屬大眾化路線,沿途路標清楚且海拔落差不大,視野極佳,山頂上還蓋有一座涼亭但現已佈滿許多巨大的岩石。雞籠山山頂並無基石,僅有巨石上立牌“雞籠山800公尺”的標誌,不過顯然是海拔標示有誤。

~台南市政府觀光旅遊局~

登雞籠山沿途風景

登雞籠山沿途風景

【極短篇】安樂登山

~2015-11-20 08:59 聯合報 鍾玲~

俞安樂把洗好的玻璃杯往上面的櫥櫃放,心裡想著早上醒來時,夢中陰沉的天空,他被烏雲壓住。哐啷一聲玻璃杯落到瓷磚地上,碎成十多片。他心一沉,自己不論做什麼事都做不好,這是宿命。太太和兒子正要出門,一個去製藥廠上班,一個去新營高中上學。兒子避開他的眼睛,他知道兒子在想什麼,爸真沒用,還不如沒有。太太一身職業婦女的藍色套裝衣褲,她臉上沒有怒氣,也不見以前的關心,沒有望著他說:「你不用收拾,今早清潔工會來,你不要總待在家,出去走走,只要坐客運車,就可以到關子嶺,洗洗溫泉,去散散心。」

太太一定極力在忍,這樣一個沒用的丈夫,一分鐘都嫌多。他轉身回到書房,像退休後這半年,躺在長沙發上,浸在沮喪中。

俞安樂看見手上有細細一線光,是百葉窗簾隙縫透進來的陽光,冬天的陽光,他想到太太叫他上關子嶺,但他一想到溫泉就討厭,死在溫泉浴缸中,發現他的人會噁心到吐。總覺得動物很聰明,臨終時會躲到深山密林裡,靜靜地死去,沒有同類知道牠在哪裡。他以前的同事裡有愛登山的,說全台南縣最高的山是大凍山,登山口在關子嶺。忽然他有了目標,這是十年來第一次那麼明確。瘦弱的他穿上毛衣,加了件夾克,搖搖晃晃地走到一條街外的客運站。

在關子嶺一家小吃店向店員問清楚去大凍山的登山口在哪裡,花了三十分鐘才走到登山口,遠方是巨人頭一樣的大凍山,眼前是第一道山,雞籠山,山道兩旁的樹一片綠。但是他已經很累了,膝蓋發軟,想到走回客運站也要三十分鐘,就打退堂鼓,往回走,坐車回新營,到家倒頭就睡。

到了第三天,俞安樂小腿不痠了,坐在書房裡,想到藍色山嵐裡住的大凍山,山高一千四百公尺,晚上會很冷,安靜地躺在密林深處一個洞穴中,慢慢虛弱,失去知覺,是個很好的死法。他又坐上客運車到了關子嶺。在小吃店中買了兩顆茶葉蛋,匆匆吞下去以增強體力。他走上雞籠山長長的蜿蜒的斜坡路,走二十多步就休息一下,路兩旁的樹之外,是漫山遍野的檳榔樹,根本沒有藏身之處,前後三三兩兩爬山的人,一眼都看得見。爬不到半山,他已經上氣不接下氣,膝蓋發軟,只好下山坐客運車回家。

他第三次爬雞籠山登山道那個早上,吃了四片牛油麵包,三個雞蛋,終於成功地登上了雞籠山的山頂,叫嵌頂,卻大失所望。嵌頂像市集,有超過一百人,登山客、一家大小,絡繹不絕。地上有各種小攤,賣水果、蔬菜、飲料。原來有一條馬路可以開車上來,他很沮喪,哪兒去找密林安息的地方呢?旁邊有人問他:「你要去哪裡?」

俞安樂回望,是一個比他矮半個頭,臉上滿布皺紋的男人,筆挺而精瘦,年齡應該跟他相似,六十左右。

「去大凍山。」

精瘦的男人說:「我帶你去,我正要上山。」

俞安樂說:「今天爬不動了。」

精瘦的說:「明天來吧,我天天爬,明天十點在這裡等你。」

第二天,精瘦的果然在等他,兩人起步上山,俞安樂看見他步履輕快,心中愧疚,說:「你還是先走,不要管我,我太慢。」

精瘦的用有力的聲音說:「不急,慢慢走,以前我身體比你還差。那是兩年前,鼻咽癌復發,只有三個月活命,半死不活。」

俞安樂不可置信地望著這個精力充沛的男人。上山步道的兩旁都是林木,但樹都不高,不算森林,還要再往上爬,他想。到一個轉彎處,精瘦的帶他走小路到一個崖頭望下望。下面是一層一層下行的青山,冬天的台灣,依然綠意滿眼,俞安樂覺得很壯觀,才想起,這是他生平第一次由山上仔細觀大地。

精瘦的天天陪他爬山,俞安樂爬不動的時候就送他回嵌頂,再一上一下分道揚鑣。俞安樂在第二十五次登山的那一次,終於登上了大凍山山頂。這二十多次相伴而行,兩人時不時一兩句,精瘦的說他以前的癌症病情和心情,俞安樂說他各種不順心的事。在家裡俞太太發現先生話題多了,談登山,談精瘦的。

在大凍山山頂,兩人極目望山崖下的大風景,精瘦的向他說明,山林深處那兒藏著什麼大寺,嘉南平原上有哪些河流,俞安樂小學生認字一樣地學。他忽然驚覺,已經有五天沒有用眼睛去搜索安樂死的森林深處了。而森林深處就在他的周圍,任何方向進入密林幾百公尺都有安息處。

一年以後,俞安樂也變成一個精瘦的男人,每隔幾天就出去爬台灣某一座高峰。

~圖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