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

摘剪下的小金桔小果實

摘剪下的小金桔小果實

夏秋間小金桔開了許多雪白色的小花,花謝後冒出了深綠色的小果實球,原就想任著它這樣長著,11月秋天結束後,發現小果實也沒長大,可說白白枯等了些月,它又長不大又不萎落,也挺奇怪的。想到書中提及這時候開的花宜剪摘掉,以免結小果浪費了養分,反覆思索,這描繪的情況不正在眼前嗎,還真的有道理。但目前這株小金桔的狀況不僅是小果實沒增長,連葉,新生的葉子也萎縮了不少,看似營養不良呢,是該處理的時候了。最終還是忍心把小果實剪掉了,也順便小修枝一番。雖然此刻做這些似晚了些,但還是希望從現在開始小金桔能恢復以往的狀況,也讓成長的環境更舒服些!

~<摘剪小金桔小果實>~

葉綠光

葉綠光

報章翻過發出窸窣的微響,隔著一扇木門在封閉的小房間被這突來的微響輕嚇,靜心鎮定一想,許是風悄悄走過…

窗外長天一無遮蔽,此刻的光顯得清高卻豔美,鳥兒們依舊亮起歌喉,空氣裡滿是喜悅的歡暢!

窗畔,陽光傾瀉,柔和盈綠的葉脈間,也映照出蒼宇耀人的光輝和晴朗,忽覺自己彷彿正置身在密樹叢林群間遊蕩,已徒步走了好遠好遠的時間…。

~<葉綠光>~

12月的某日黃昏

12月的某日黃昏

接著冷風來了,在歲末的12月。

上回冷鋒來襲,有一二日威力強悍些。隔壁不遠處一戶鄰家有位男子,數月平日就見他露出曬得發黑的臂膀,老相似的幾件薄短衣衫在替換著,還習慣赤著腳行走。但冷風來那幾天,他套上一件薄薄的輕外套了,又穿上雙黑色的涼鞋。看他的模樣,一年四季好像也只有冷熱季之分了。但看看今年,冷熱溫度來來回回彼此牽扯卻又壁壘分明,好像也真的只有熱天與冷天之分了。…

~<冷風>~

藍與月

藍與月

想想雨季已結束好久了,風光明媚的大地讓雨在記憶中消失了。

看著藍天,想起你所愛的藍色,深覺那愛裡充滿著無邪天真的微笑,也有了…你已不想說出的秘密…。

我也愛著藍的色階嗎?應也是的吧…

~<藍色>~

寢室一隅

寢室一隅

人生中,即使是最得意的人們,有過英雄的叱咤 ,有過成功的殊榮,有過酒的醇香,有過色的甘美,而全像瞬間的燭光,搖曳在子夜的西風中,最終埋沒在無垠的黑暗裡。

一位哲人說的好,人類的聲音是死板的鈴聲,而人間的面孔是畫廊的肖像。每一個人,無例外的,在鈴聲中飄來,又在畫廊中飄去。

永遠不朽的,只有風聲、水聲、與無涯的寂寞而已。

人生的寂寞是不分東西的,人世的荒涼是不分古今的。

寂寞像濕了的衣服一樣,穿著難過已極,而脫又脫不下來。

~<陳之藩 語>~

~風起…~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