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原由的「新」~

明朗的山景

明朗的山景

熟悉的鳥啼聲再度從夜空中傳來,正是平安夜的那天晚上,以為夜啼鳥就此歸來了。但隔了二天,我才又聽見夜空裡的鳥啼聲,可奇怪了,這回鳥啼聲氣弱不少,還以為是隻雛鳥剛學會飛翔啼鳴的叫聲呢!

夜啼鳥來來回回也些年,從最初印象極深的豪邁蒼勁最得我意之後,悄悄來了個俊秀音質,而今像又換了一個樣,我也不禁猜疑在小鎮夜空出現的夜啼鳥已經歷了幾代,看似老、青壯,少都來過了呢!

以往濕冷的日子一到夜啼鳥也會跟著來,雖然南部的冬季理應是枯水期,少雨,但總會有那麼幾回是濕濕冷冷的夜,恰巧夜啼鳥也多在這樣的日子出現。然而雖說2015年的冷天並不多,卻是趕在年底夜啼鳥終現牠的蹤跡。應是可以確定了,這些年間是來了幾隻不同的鳥了,但為什麼不同的牠們會在這裡出現呢?!

遺憾的是,現在這隻夜啼鳥並不是天天都來,我偶爾才能聽見牠的叫聲。

冬日,,,,眺望遠山

冬日,,,,眺望遠山

走進年底的溫度平平緩緩的,也不算太冷,有時倒極溫和,其間難得下了場極短暫的細雨,然而街市的氣氛倒顯得熱絡,斷斷續續也有鞭炮聲響起,想理所當然的,新的一年也在這樣情境中迎接來著的吧!

為了迎接「新」的這種感覺,有趣的是心底像也有了一種使命感般的驅策力,眼見年底在即,有好多事可不想拖過這個年,這種莫名還真難以解釋,可想想,若事情真拖過了下一年又有什麼關係呢?

說真的,我覺得幸福的事之一便是,能忘記或說不在意何年何月何日,還有啦對年齡一事一定要像得了失憶症一樣,那保證年年都不老,也絕不顯老!

今夕是何夕啊!是不是真的越活,越不想知道啊?!

但打開帳號,這一日驚喜收到朋友寄來的相片,看二個小孩又長大了些,正值最幸福的稚童時代,不免又在心底計算著,幾年了…,什麼什麼又過幾年了…。凝望稚童的臉龐,不知何由的,今昔又皆如夢!…

然而,究竟活在現實裡,捏自己的皮膚還會痛,書寫了不知幾遍的關於2015,終要改為2016,的確雖說人也不過滄海一粟,但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打打殺殺的人類歷史卻已經歷數千年,覺不覺得,我們也像是活著又死去,又活著…,這樣重複生活了好幾遍…。

~不明原由的「新」~

~yingju-L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