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道槐安夢﹣綠化~

小金桔

小金桔

小金桔一朵一朵開,我時常湊前聞那清新迷人的花香,大大吐納一口氣,當下一舒展似乎可以把積鬱心底悶窒不悅的心情立即釋放!

植物散發的清新或芬香的味道是多麼的美好,雖有些氣味或許是為「招蜂引蝶」傳授花粉而準備而存在,但卻也同時為這自然環境裡的空氣帶來一劑舒緩或美好的調和,而這在花草植樹的世界裡更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一點也不艱難。

德國三分之一的國土覆蓋著森林,到處是大大小小的湖泊。 ~相片取自大紀元~

德國三分之一的國土覆蓋著森林,到處是大大小小的湖泊。
~相片取自大紀元~

調節溫度、調劑雨量、防風沙、清潔空氣,也可以美化環境…,「綠化」其實一直是相當值得重視的事,但很可惜柏油馬路越鋪越多,城市規劃裡的綠化位置,似乎都只佔著裝飾性的角色而已,空間極少。我會奢求著,是不是有權當局者,應該要讓位給植物們更多的土地呢!

德國黑森林北部(Tom Lück/維基百科)

德國黑森林北部(Tom Lück/維基百科)

城市綠化,在講究環保的先進國家已成為一種顯學與趨勢,也因此一座座城鎮開始有了新的視野,在人口稠密建築緊鄰的地區仍可見舉凡人行道上的綠蔭大道,以及隨處可供休憩的大小公園等等。

想想以現代科技及材質上的運用來說,如今想弄個什麼樣奇特的建設應都不至於有太大的問題了,然而比如公園裡的物件設備在我看來裝飾效果即可,重要的,這個世代需要多種些植物!

秋日夕陽下的新天鵝堡(攝影:黄芩/大紀元) ~相片取自大紀元~

秋日夕陽下的新天鵝堡(攝影:黄芩/大紀元)
~相片取自大紀元~

人口爆炸的世代,加上工業革命以來所帶來的汙染,當今世代的生存環境已不若古代來得舒適宜人,但我們大概很少注意到吧,雖古代大都會人口及居住擁擠狀況都不比現在複雜悽慘的情況下,其實古代中國人已經蠻有綠化城鎮概念的呢!比如說周朝時已在路邊種行道樹了,而且每隔一定的距離就種一棵,行人也可以藉樹來計算里程,是不是很有意思呢!又比如在秦朝時修築馳道,這馳道一律每隔三丈(約十公尺)就得種一棵青松,且自秦以後歷代朝代都把這些樹維持得相當好,就算經歷了一千八、九百年,到了明朝清朝,這些行道樹都仍安然健在呢!

魏晉南北朝時,當時的政府多喜歡種槐樹,且一直到唐代槐樹仍是最流行的行道樹。詩人李濤就曾說︰「落日長安道,秋槐滿地花。」韋莊也說︰「臨路槐花十月初」,形容的都是夾道槐樹的麗景。

一直到元朝、清朝,行道樹仍然受到相當的重視,而且行道樹的種植,還得有勞皇帝親自下聖旨呢!

清朝更了不起,當局想出一條法制,一樹由一戶專責照料,藉此可以免除勞役作為報酬,這種愛樹的心,真是令人敬佩!

德國黑森林內溪流。(timeyres/Flickr) ~相片取自大紀元~

德國黑森林內溪流。(timeyres/Flickr)
~相片取自大紀元~

但看看現在的我們,有時還有這樣的新聞出現,為了拓寬馬路把活有數十年、百年的大樹砍了。我無法理解,當今現代人的心智成熟度究竟發展到何種程度?

古代人或許沒有太多環保概念吧,但本能的知道綠化的美好,然而在當今這個功利取向的世界裡,好似一切的現象都告訴人類該往金錢與速成的方向走,這不是很可悲又很諷刺嘛!

~行道槐安夢﹣綠化~

~yingju-Lu~

註︰槐安夢即「南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