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遺忘~

秋冬時份-取景於德國

秋冬時份-取景於德國

新年初始便迎來一場久違的雨,這與細細綿綿,從入夜下到白天。籠罩著大地的雨聲讓夜更顯深沉而靜默,涼涼風徐襲來,是沁涼了心,頓時像湧起一股無須對話著的一點幽幽情絲;瀰漫著的廣闊灰霾,讓白晝也黯淡許多,絲雨成幕,這冬季的雨更為大地寫滿蒼涼的況味!

冬季,收到朋友發來的私訊,也讀著朋友寄來的email,一年結束一年開始,似乎總在這時候彼此間才會有著更必要似的互動,但確實也令人感到窩心。雖然相對而言,我是顯得很被動。

其中一位遠方的朋友,每年她寄來的問候都會令我感到驚喜,因為我本以為隨著時間、空間的距離,持續保持聯絡是不太容易也不太可能,但經別些年,她對友誼的熱忱與堅信,終還是讓我佩服!

當初在德國卡塞爾(Kassel)大學所認識的同學朋友群,在分離後前些年我們還是有在聯絡,但漸漸的很奇怪就是會有不明原因熱情不在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方先停了下來,諸多好友便逐一不再聯繫了,說可惜也是有的,但畢竟再無法時常見面了,好似某些人的身影模樣便自動在記憶中消失一樣,這一切如此發生也就顯得自然而然了吧!

這位朋友,當初在唸書時並不是和我同科系的同學,她是設計系的,卻時常跑到藝術創作組以及我們的陶瓷工作室串門子,又透過班上一位與她同鄉的同學才近而認識的。

當時在學校我最親近的朋友圈中並沒有她,倒是我們也有很多話可以聊,她也時常利用課後時間到工作室找我,雖沒有很膩,也曾到過我學生宿舍聚餐幾次,但這也是生活圈中常有的事。不過呢,後來她也很大方將她的姊妹們介紹給我認識了。

和她結識至少也有三年吧,一直到我要離開了那年,我記得她似乎很不捨,最後一次見面她雙手拉起我的手對我說「Lu,我們一定要一直聯絡下去!OK!」然後親親我的臉頰,給我大大的長長的擁抱(P.S.這時生活在德國時的社交習慣,男女都可以這麼做,不過異性間通常是熟識較久,或交情深的朋友才會有這樣的舉動。)我當時確實是點頭說好的。但回想這些年來,幾乎都是她主動先跟我聯絡,想想還真是很對不起她,極愧對自己許下的承諾!

我記得有一年藝術系年度展成果發表後,我拿了她一張大型的設計海報收藏,她很高興,但還是一直問我「Lu,妳真的想收藏我的東西嗎?」我斬釘截鐵的說「是!」

每到歲末年初,,,,,,,

每到歲末年初,,,,,,,

人與人之間的情誼能否長久維持實在說不準,但可以很清楚的是通常像我這種被動的人,多是自己先斬斷那條友誼的線的,或加上生活的感觸想重新調整自己,很多舊事舊情不想再提起而選擇揮手,但我要說的是,有些人當初在一起時彼此間的情感特別濃厚,可一分開繫念也斷;也有人在一起時,雖平平淡淡,日後卻反而維繫得久。而我在我這位朋友身上看到的便像是接近於後者了。

如今她應早已完成學業了吧(我對她的私事沒多問),她雖來自吉爾吉斯,卻是從小在德國長大擁有德國籍,長得也比較像歐洲人多一些,講一口流利的德語,很讓我羨慕。我所認識的她的姊妹們各個都有一雙明眸大眼,而她本身也是模特兒身材,年華正好。

能結交到志同道合或興趣相同,彼此勉勵給予關懷的朋友,是所有人都樂於想要擁有的吧,很感謝我這位特別的好朋友每年送來的溫暖!

~未曾遺忘~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