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灰灰,窗外的鳥~

低溫來臨前兩天,天地間仍瀰漫在溫煦亮黃的微光裡,穿著秋裝薄衣裳的二位小男孩,在午後的廣場上興致勃勃打起羽球。放寒假了,喧鬧的氣氛又回來,孩童可以無時無刻開心,白晝跟著熱鬧的氣氛又拉長了些,一付亟待掙脫束縛的心境,似乎也在大自然中隱約顯露!試問,是冬季長夜太過漫漫嗎?是我們自己習慣擁抱著陽光?

寒凍來襲特報廣被大肆宣傳,想想,好像真的已好幾年沒有遇過這樣的情況,去年12月也還是暖冬,無縫接軌似地在2016年元月卻迎來了罕見的大寒凍。

我想像島嶼被超級低溫襲擊的樣子,在以往只有颱風季時才有的籠罩式的想像在這光影飄忽、疏雲浮晃所營造的蒼宇底,眼前此景仍有不少輕盈纖弱的白色蝴蝶在暖陽下悠然漫天飛舞…。

~<蝴蝶不懂的冬季>~

,,,,,,通常是班鳩的地盤

,,,,,,通常是班鳩的地盤

,,,,,,上頭的大哥,是不是該換我小白頭翁弟弟嘗鮮一下呢!,,,,,看我姿勢多帥啊!

,,,,,,上頭的大哥,是不是該換我小白頭翁弟弟嘗鮮一下呢!,,,,,看我姿勢多帥啊!

我說樓上的,你們可真無聊,自己靜靜在這待著多好,等會兒就夢周公去!

我說樓上的,你們可真無聊,自己靜靜在這待著多好,等會兒就夢周公去!

大烏鶖一來把原本佇留在電線上休憩中的群燕們都嚇跑了,牠們群起在窗前低空飛翔,像不甘示弱的躲閃在一旁等著大烏鶖自動離開,同時發出輕盈的啾啼聲。

看燕子,不就是這麼優雅嘛!

冷風來襲,天色灰濛,只剩燕啼聲是這一整日最易親近的鳥聲…。

~<燕子愛冷風>~

烏鶖的吃相

烏鶖的吃相

天啊!我看到…,只是天灰灰、視茫茫…

這烏鶖到底抓到什麼東西?在如此寒冬裡吃得津津有味,且是一人獨享,也不管待在另一旁正專注看著牠的另一隻垂涎中的烏鶖…。

p.s.這犧牲品是活的嗎?

p.s.牠獨自享用,整整花了40分鐘的時間卻仍未吃完,眼見只剩支離破碎的「它」。

烏鶖的吃相

烏鶖的吃相

烏鶖

烏鶖

隔天,依舊冷風颼颼,我又看見窗外正飛來一隻烏黑的大烏鶖,不知從哪叼來一隻小幼鳥,活的,這次我看得清楚。

大烏鶖停在電線上爪子攫住獵物,頭一低一起,用力啄了牠幾次,獵物不動了,大烏鶖開始貪婪享用牠的早餐。…

~<烏鶖的吃相>~

~天灰灰,窗外的鳥~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