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意如是~

寒流來襲

寒流來襲

寒流來襲

寒流來襲

看見好幾回烏鶖捕食幼鳥的畫面,那烏鶖總愛停在窗前那幾條電線上啄食牠的獵物,正巧不遠處鄰家正忙著辦喪事,很快的在屋前搭起了一座篷子。

看那烏鶖不斷殘忍啄食的畫面,心想那些可憐的小鳥,就這樣在飽受折磨的劇烈痛苦中逐漸死去…,心裡實在深覺不忍!

大自然的現象生態食物鏈雖原本就是如此,但因很少在住宅區看見這種情況,現在親眼見著了,還是覺得烏鶖的行徑很殘暴也很囂張!

2324號持續低溫,一日中午我把溫度計拿到陽台上探測,溫度約是十度,也就是在這二天,不斷看見烏鶖一回又一回捕食生吃幼鳥,而那被啄落的小羽毛竟像雪片一樣在冷風中翻飛…。

為什麼以前從未見過的現象,這二天卻頻繁見到,且那些幼鳥似乎都還活著也非凍死,難道近幾個月來大量出現在這的烏鶖竟是被那些幼鳥引誘來的!?

烏鶖捕食幼鳥

烏鶖捕食幼鳥

烏鶖捕食幼鳥

烏鶖捕食幼鳥

也是24號中午過後近二點還差一刻,覺得屋外飄落了些許冰霰,我一直專注看著也一直猜疑著,莫非是我眼花,但打開窗戶看了許久許久,又覺得是冰霰沒有錯,雖然飄下的不多,時間也須臾。…

天上的灰雲看來冰冷淒厲,像霑漬著清淡墨灰色澤的畫筆一揮被狠狠刷過,然而遠方的山頭也瞧不見雪片堆積的夢幻。

說那遠方的山頭,…已有越來越多的巨大山屏被雲層水氣遮離得越來越遠,留下的是被雲氣壓得很低的近山前的山麓風景,是潮濕的暗深灰藍,隱隱約約中浮晃著被風吹襲的葉影,聽得見遠方寒風咆嘯的聲音,卻一直是我懷念的冷意…,裏頭有我冬季的大衣、圍巾和手套…。

那一層由北方飄來落在我外衣上薄薄的雪裡有美得像水晶的星子…

大自然充滿了天才,充滿了神性;

所以就連一片雪花也逃不過他精巧的手…

形成地上星子的同樣規則形成了雪星,

就像花瓣的安排一樣,每一片六角形雪花都旋舞著落下地來,

一面強調地顯露那個數字「六」來,秩序…

~1856年一月五日 梭羅~

~寒意如是~

~yingju-Lu~

巴赫《G弦上的詠歎調》
Johann Sebastian Bach – Air on the G St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