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的冷…~

南極冰川~相片取自大紀元

南極冰川~相片取自大紀元

一連好幾天野貓不停地怪異哀號,挺來挺刺耳。冷鋒來襲後,北風呼呼吹,天上的灰雲快速往年浮掠,浮雲雖過,但是天色黯沉,這時候偶爾順道還會灑下細雨。

在這濕冷沉重的低溫期間,島嶼上的人們似乎都在期待下雪的幻夢中等待,雖知覺在北回歸線平原低地上應是無可能見到此景,但這縹緲的夢幻雪景卻一直在我腦海中莫名盤旋,我便也開始抬頭遙望東邊的山嶺,也許又幸運地能看見哪座山頭是白雪皚皚的一片…。可不也有趣嘛,這機會何等難得,天色能見度都是必要的條件呢!

2016年的1月特別多雨潮濕,衣服晾了好幾天都不乾。照例一月應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月份,在超級冷鋒來襲間,那陣陣呼嘯的風聲確實也捎來了一股北風淒寒的味道,我會讓手觸摸風的冷感。

Skaters make their way on the ice field created by flooded and frozen meadows at the Semkenfahrt canal system in Bremen, northwestern Germany, on January 22, 2016. / AFP / dpa / Ingo Wagner / Germany OUT

Skaters make their way on the ice field created by flooded and frozen meadows at the Semkenfahrt canal system in Bremen, northwestern Germany, on January 22, 2016. / AFP / dpa / Ingo Wagner / Germany OUT

想起在德國念書時,認識了不少來自中國大陸北方的朋友,那幾年,尤其那些人高馬大的男孩總是笑說德國的冬天一點也不冷,來自南方島國的我很難體會他們在冰天雪地中長大的滋味,老覺得他們講的話很誇張。在德國生活的那些年,我們所待的中部地區溫度都算平和,些年後也才知道正巧那些年也多是暖冬,印象中零下七、八度是經歷過的,等夜晚時溫度會更低些,但也多維持這樣的狀況。這次一看新聞,中國大陸北方零下203040的溫度都有,才真的覺得那些朋友、同學的不怕冷可能真的是長久訓練出來的,呵!

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冬季森林裡的雪

德國哥廷根(Goettingen)冬季森林裡的雪

冬天的滋味在進入20161月後才逐漸顯露,尤其這波冷氣團似乎也把我兒時冷冬的印象催逼出來了,記憶在我眼前說哈囉,覺得挺美妙!

天氣算是異常到成常態了吧,雖說不認為這一次能在島嶼南偏平原看到雪,但也並不表示往後就沒機會,也許等不多時,整個地球的溫帶、熱帶區氣候結構就會改變,赤道區都有可能下雪,不是嗎?

一年二十四節氣裡的最後一個節氣「大寒」也早已過,雖然農民曆裡的節氣可能不太適用於台灣地區,但是過了最冷的一月,暖意很就會回升,確實立春也要來了,又代表著新的開始!

其實,能降雪的地區在這期間能下幾場雪是好的,低溫、大雪都能殺死一些蟲子,這也是大自然界裡生態平衡的法則。

~他們說的冷…~

~yingju-L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