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南的路上~

太陽雨

太陽雨

雨來,在陽光游移與舒緩的雲層來回間,這樣輕輕灑下了一場已久未見過的短暫的太陽雨,之後天色才逐漸轉為陰霾。才剛步入二月未久,又下起雨來,天空好陰。這些日子植物群盆栽裡的泥質像有鎖水效果一樣,看上去總是沾滿層層濕意,也因為陽光微弱且陰天居多,植物們已好久未曾好好親近陽光,這時回想起曾被光撫觸時的那份滋味,竟覺如此美妙溫暖了!

城市一景

城市一景

在路上,往南的火車。

往南的人群似乎長久以來已塑造出一種地域性特質,較為樸素不虛華的一面,當然偶爾仍能看見摩登新潮的女孩、男孩刻意的穿著打扮,但沒有太多粉味。也許是台南市有個成大醫院,搭乘火車來此的老人家、病人也不少,我就遇上幾個主動和我聊天的,他們每隔一段時間來回看診,當然拖著術後的身體來回奔波的也大有人在。一對老夫老妻在火車啟動前一分鐘匆匆忙忙趕上,一上車定位,老妻便說,這班等不上就得再等半小時以上了呢。後來他們繼續和我聊天,卻也毫不遮掩地告訴我他們的病…。

新營台南的風,冬季時似乎比白河強許多,也多了許多,風一吹覺得冷,頭髮也一團亂,二相比較總覺得還是白河小鎮溫煦美好許多。

一月末時,天空轟隆隆地傳來雷鳴了,也響過幾回較大的雷聲,他們都說今年這雷打得太早!

在路上,天陰的感覺並不美好,太憂悶的大氣籠罩,似乎也能影響著心情,我們在各自欲抵達的站牌下車,或許又轉接下一站搭乘各式路線的公車,在天陰風大的路上匆匆疾走,都只是希望能快快抵達我們想要去的目的地吧!

不熟的陌生人因緣際會湊在一塊聊了幾句,也就此別過,大概也不會想著再有機會碰見否?也許多年後真能又巧合遇上了,大概也早已忘了多年前曾一起聊過天的事。

匆匆忙忙、來來回回的人,快速虛晃而過的身影,好像已看過太多,尤其在大都會的角落這種快速更顯得無情,對所有當下的過客也顯得毫無意義,我們彼此擦肩而過,甚至偶爾覺得那一刻也只是一種虛無的意識在支配著自己前行而已…。

冷天,一日晚歸,在多風襲來的車站候車,背袋裡沒裝下圍巾,也沒手套,想來好似衣服也穿得不夠暖,車站裡的座椅坐不住,只能來回踱步走著消除冷意,還真是,車子又晚點,車站內只剩稀疏零星的旅客,看來還真有點淒涼,但火車站前已有工人在裝飾元宵節燈籠的佈景,那些燦爛俗媚的光在淒寒的夜顯得如此耀眼。…

世界在快速幻化的表象下持續前行,而我們在時間的催逼下也只能往前,然而每一次的前行我們似乎便包縛著更多的記憶,也同時褪去了更多的青春,卻也不知究竟那些記憶、那些迷人的表象,是不是便等同我們人生一樣的重要?!

我真的想起了我的高中時代,站在這同一個公車總站的位置,我曾經被一個正在當兵的男孩搭訕過,但此刻我的周遭卻已沒有任何當年的樣子,他們留下一座老舊的購票窗口,也許也正是在憑弔、紀念那段早已逝去的樸素的年代吧…,那時印象中我也從沒見過應景節慶的閃亮的燈籠裝飾…。

~往南的路上~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