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

小小蝸牛殼

小小蝸牛殼

讀過作家殷穎書寫的一篇小品,文中提到,一次因將後院中的一盆花搬到書室中暫時作客,卻不料也把花盆中的一隻蝸牛誤帶進來,發現牠時他原本還對蝸牛感到抱歉,旋即想著該馬上把牠送回後院中,卻沒想到那時這隻蝸牛正興致勃勃地在食用牠的早餐,而蝸牛的早餐正是他放在几上的郵票,原來蝸牛爬過處郵票上的畫面也消失了,牠嗜食郵票上印刷的彩色油墨。…

每次閱讀這篇文章都覺莞爾,也會讓我回想起之前在住家附近的那塊舊菜園,那裏的蝸牛實在太多太多了,而且無所不吃,食量實在驚人。但像這類的小生物聚集一多便又覺得有些恐怖,發現落單的寥寥數隻時卻又覺得牠們相當可愛,現在少了可去的菜園,也失去了捕捉這類小生物小昆蟲們可愛有趣模樣的大好機會,說真的有時還真覺得休閒時有點無趣呢!

但我的植栽群泥質裡,卻也常能看見被棄置的小蝸牛殼的遺跡,過去這些泥土多是從舊菜園處挖掘回來的,可以見得當時那塊地上的蝸牛可說是無所不在了,大的小的不同品種,牠們死了被塵沙掩埋,不斷的堆疊後被不知情的我一手鏟掘挖起跟著泥土帶回家,之後又經數次澆水沖刷後洩漏了牠們殼貝的痕跡。有時看蝸牛殼這樣無預警地出現還真會讓我驚奇呢,而通常我也會將它們安然保存在盆栽底。

除了靠窗及二、三樓陽台上的植栽群,一樓爸媽養的魚,家裡也沒養什麼寵物,平常我更沒有須抱抱絨毛玩具、娃娃、抱枕之類等等的才能感到生活有安全感、世界有溫暖之類的渴望和習性之必要,總之,一個靜靜的空間,聽時鐘滴滴答答不停想著走過,也不會覺得可悲或寂寞的我,實在也是可能旁人看來蒼涼不已,哈,不過呢就是這樣,一直以來對自己都這樣習慣著的!

可,一段時間以來我書桌旁乳淺白的牆壁上,總有隻小蜘蛛常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是特地留意了些,牠出現已上月的時間了,我開始對牠感到好奇,奇怪了牠都吃些什麼活著的?牠偶爾還會跳上我的書桌大搖大擺晃一圈,這時興致一來我也會拍拍桌面嚇嚇牠,牠便一愣一愣地跳著離開,有時我又在植栽群那發現了牠,通常都在葉子上流連,好像牠已經在這裡生活得很自在了。

牠是那種小品種的極小型蜘蛛,是長不大隻了,我也不可能這麼狠心一巴掌下去把牠打死,牠便以牠的方式在這裡待著,也算是陪著我了吧!可是直到新年過後,有一天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以來所看見的小蜘蛛可能是二隻不同的牠們替換的身影,因為那天牠倆一前一後又爬上那面光滑的牆面,大方地一起出現在我面前…。

想來,牠倆在這裡的生活有時吵架、聊聊天、一起小旅行…,雖用極細小我聽不見的聲音,應該也是比我自己的生活來得充滿樂趣些的吧…!

相關連結︰體操時間~YINGJU-LU

~空間~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