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

一面牆,,,,

一面牆,,,,

舊曆年節的氣氛要過了元宵之後才真正結束,期間鄉鎮的廟宇熱熱鬧鬧的,有時提供些活動比如摸彩、演唱會,和鞭炮聲夾雜,尤其是野台戲,總能吸引不少老人家前去觀看。我因久未見此場景,一日騎腳踏車路過匆匆瞥見,突然感覺那個已逝的孩童時代的場景仍完整保留在科技已如此發達的現在,彷彿它們的存在是必須的,是一種傳統,為一代一代逐漸步入衰老之列的人而準備。但是又想,這些野台戲能繼續多久呢?能維持幾代呢?似乎也說不準,畢竟這年代好像也是說變就變的年代。…

鄉鎮廟宇前廣場,有大棵樹庇蔭底下,通常也多是老人家聚集的場所,加上鄉村小鎮人口結構原本就屬老人家居多,路過他們聚集之處時,他們總是不約而同朝你望,好像你是不小心誤入此地的陌生人,是不屬於這裡的人,令他們感到好奇,又好像是你太過年輕…。總是,眼前你所看到的多是閒來無事的老人家坐望的神態,以及還有些外國來的幫傭。

在這裡,除了台語最多人使用,說國語的當然也有,再來便是怎麼聽也聽不懂的外國語,推測應都是屬於東南亞族群,比講英文的多得多。實在說,很少聽見路人說英文的,除非是觀光客。

一處郊區道路

一處郊區道路

村鄉鎮,傳統大街便是最熱鬧的地方,我久久會去閒晃一次,也會在那挑些便宜實用的衣服穿。賣衣服的老闆都很能和客人聊天,來了幾回後好像彼此就熟了,因此他們的顧客多稱得上是老顧客。

這種熟的感覺也發生在我身上,覺得聊一次天就講太多了,往後這個個性怪異的我就會想辦法躲閃過那攤位,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躲避爸媽的注目。想想,自己的行徑好像又點太過誇張,也許是因為我比較注重個人隱私,怕別人問題越問越多越私人,不想回答時又不好說覺得失禮,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接觸。

確實有時也頗令我納悶,為什麼想主動和我聊天的人也不少?!

近日一次,其實是老姊拉我去逛街的,她看上了一攤店裡的服飾,讓我提供意見給她。我們倆停在那看了一段時間老姊下不定主意該買哪幾件,一直猶豫不決,我該說的也說了,便自己閒等著東看西看,這時老闆靠過來,我們開始聊天…。一開頭拿了很淑女的服飾問我會不會穿這類衣服,我看了看說會啊,可是少穿,不會刻意穿,這類衣服比較拘謹些,接著他說,他們在各地工作也看人(閱讀人),看多了,通常對一個人從事的工作都猜得很準,接著講老姊講我,我的部分提到氣質和藝術有關,很波西米亞風…。聽完,還真令我感到吃驚,我是該笑吧!^^”

說實在,我的衣著還沒有完全到波西米亞風的程度,如果真這樣穿實在太醒目不像我的個性,況且我真的也不會花太多時間金錢在服飾上,穿著都是混搭出來的,可能老闆是看出我心中對衣著的構思吧,但不得不承認波西米亞風確實也是我喜愛的風格!

老闆說話得體,讓人聽來舒服,更沒想到他會說出波西米亞風這幾個字,他們賣的可是韓流服飾。

其實在我們家,上頭都是傳統保守派規規矩矩型,較難接受其他看法的居多,像我這樣的已常被他們虧太流浪漢,但真的還差很遠呢,我只是接受度廣些,比較不排斥其他風格而已,離勇敢創新還有一大截!

~有人說~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