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季冬天的手~

一朵小花

一朵小花

冬季的冷意算是從1月才開始的吧,2個月的時間過去,還好這季冬沒讓人覺得太短太熱。

近幾年來的冬天,似乎並沒有給人留下太冷的感覺,這可從我的小蠟燭留下的多寡得到驗證。冬日我習慣會用燭台座溫水喝,那一包圓圈圈小蠟燭不知已買了幾年,雖斷斷續續用到,始終還剩餘不少,卻沒想到在今年一下子就快被我弄光。這個冬季其實說長也不長,倒是冷時真的很冷,平常不太擦乳液的皮膚,沒想到在今年手凍傷的機率也增多了,那是最惱人的凍裂傷。我不僅平常不太抹乳液,也不戴塑膠手套清洗衣物,長久以來都是如此,連在德國生活時也是,一直沒什麼大問題,頂多是皮膚有時粗糙些,但看見粗糙的手最後還是會乖乖擦乳液保養一下,在保養這方面我算是相當被動的。

德國北部美麗神秘的波羅的海

德國北部美麗神秘的波羅的海

當然我也會想到水質的問題,不過台灣的水算是相當溫和的了,洗起來的質感柔柔的。在我經歷中洗過最難熬的水是在德國北部,那裏的水質簡直犀利帶刺,每洗完臉洗完澡,煮飯洗菜洗碗…便覺得皮膚不斷的被刮傷,對來自不同國家地域的人而言實在是很難適應。不過住在那裏的人從小就飲用、取用這樣的水質,早已習慣了也不覺有事,自來水也直接喝。的確沒錯德國的自來水是可以生喝的,但和中部、南部德國的水質相比,北德的水質還是粗糙許多,有點讓人心怕怕!

xxx

種了一年多的火龍果根莖條,不斷長高早衝上了天花板,但只見長高的莖條極細弱不禁風,和印象中一般粗壯的模樣相差甚遠。

後陽台上的火龍果根莖條

後陽台上的火龍果根莖條

火龍果根莖條

火龍果根莖條

父母親原本就不喜歡種火龍果,加上又是攀緣植物,他們認為不宜在家栽種,現在左右鄰舍三不五時又給意見,在父母的促逼下,近日終於還是把火龍果根莖條剪短了,部分移植至二樓後陽台,其實父母親的意思是完全不種丟掉它。

想當初決定從舊菜園將火龍果移植回來時,就抱定要繼續種它了,如今能不能開花結果也不是很重要了。

從住家這放眼望去,眼下就有三戶人家種植大小撮的火龍果,只是他們是將火龍果種在庭院前而已。可惜啊,我就是沒這樣的地方。不過,這火龍果還是得繼續留下的。

~這季冬天的手~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