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被遺忘吧?!~

吊飾風景

吊飾風景

濕雨已三、四天,從那晚突然颳起陣陣狂傲的南風開始的,略帶暖和的空氣卻宛如颱風般的風勢橫掃過小鎮的夜空。屋外某處不知什麼東西被風吹得匡噹匡噹響,接著就落地了…。而屋內的牆壁則又開始冒出令人頗覺詭譎的濕汗。

雨來,天轉涼轉冷,夜晚的天空劃過倐忽不定的道道閃光,輕輕的,還有幾聲不算驚人的雷鳴,那也是驚蟄(35)之後,第一次出現的雷光。…

開始濕雨的天後,覺得一天比一天冷,整個蒼宇陰陰沉沉,也太過陰霾。東邊巨大的山麓屏障早已從天際邊消失,眼前近景浸淫在一片迷離霧紗般的水氣中,很讓人鬱悶的天色。可連續二天,我夢卻是美的,夢回我在德國時待的最久的那座城鎮,還有法國巴黎呢,也在我夢中招喚。

植栽底風景

植栽底風景

算算日子,有太多事一轉眼都已消逝多年,在時間的路上,好像一方面自覺並不懈怠,但矛盾的是,另一方面卻又覺得彷彿在某些事上恍惚太久,我們精心細酌著時間,當一回神才驚覺又算不回有多少路程已模糊已遙遠,甚至覺得某些事像是在一夜之間突然不見的,有種既神秘又令人充滿懷疑的感慨,感嘆著有太多已被黑洞吞噬消滅的記憶…。

人也許就是這樣活著的吧,絕大多數都是用緬懷過往的方式堆疊繼續前行的力量,但是,我們似乎也沒有辦法相信自己,那過去的我仍能成為未來的我,當然不是指容貌說的,而是一個人的樣子。…

我等著雨後陽光輕灑,這也是即將來臨的雨季裡的奢望,也許暖和的光一來,那幾株靠窗待放的花苞就決定綻放了,我一直等著…。

☆☆☆☆☆☆☆

據悉老同學會時下正夯,懷舊的氣氛興起,以前上學用的老東西比如作業簿、書包、制服…又逐漸勾起許多456年級生的記憶,當然商人也趁此機會又找到生財之道。

我母親正巧近日也在為舉辦小學同學會而忙碌,想想他們這一代人還真有心,也許是隨著年齡增長,可見的人越來越少,更懂得珍惜相聚的時候吧!

她問我有沒有信封,要寄活動通知資料用,需要35個左右,我想了想馬上回應該有吧,連忙回寢室找。

拿下這些保存已久的信封當下,我心回想著,什麼時候開始的,它們就像永久被封存般地定格在我書櫃上的那個位置了呢?實在,我已記不清楚,但好像就是那麼一瞬間的事,大家都不寫信也不寄信了,沒弄完的信封也就留下來了。…

時代會不會是在那時出了什麼錯呢?…懷疑、不解,對世代種種快速的變遷,都曾經在腦袋中如此反覆想過,但就這小小的信封而言,我沒想到保存多年後,竟讓它們有再度發揮功效的機會。是啊,介在這中間的世代,還有比我們更老的更傳統保守思維守著,但等到我們更老了,這些蓋郵戳郵寄書寫的事,可能就真的會消失不見了吧!

等多年後,回頭再看,所有這一切也都會像一場夢一樣吧,就算恍惚太久,很多記憶模糊罷了吧!…

~只是被遺忘吧?!~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