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陽光不來~

藿香薊

藿香薊

三月陽光不來,蘭的花苞遲遲未綻放,已苦等過三個星期之久,然而日日望著她日益豐滿的身形,心想只是時候未到,也許暖和的溫度還不是最大因素…。

三月濕雨日子多,光隱晦,天色迷濛,東邊的山景常是混沌曖昧,很難理解這樣的三月竟和往常大不同,雨來得早了也多了,雖然也只是細細綿綿下著。但這濕意一久有時也讓人感到厭煩,為這潮濕細雨的天色,經常反潮導致屋內數度在流汗,更多也影響了創作的心情,速度已如龜速,走走又停停,也不知是遇上瓶頸,還是天氣使然?

然而還有更令人厭惡的,即是一波又一波恐怖攻擊事件興起,這樣的消息一再傳來,有時真讓人覺得忍無可忍,厭惡至極!世界已越來越不安全,昨日、今日,又有多少人因這些攻擊而無辜受害而在消失,明天呢?會好轉嗎?…

茼萵花

茼萵花

暖和的風伴著濕氣吹來,這個初春很水彩,剛完成的一幅幅水彩,就這樣像保持這種狀態很久了,看細雨後殘留的水漬浮印在街巷上喘息,望久了心思也抽象起來,可以無關乎這現實面中所有的一切吧。…

三月下旬還有冷鋒面要來,又把保暖的衣服穿上,沒錯,厚暖衣物還不能收,免得不小心又感冒了。隨著春分之後白晝漸長,清晨亮得早,入暮暗得晚,好似一天的時間也跟著多了起來,應更能充分利用樣,可這日子也讓人容易疲倦些,總感覺夜晚睡得昏昏沉沉,昏沉得太過了些,夢也多了些。

雞晨啼叫,雀鳥啁啾,一日一日不分季節在小鎮這裡進行,彷彿也是唯一不變的書寫記錄著平凡樸質單調的鄉間生活,等季節變了時,才有田野風情的轉變,甚至連夜啼鳥,也可能只在冬春季才出現…。可已然習慣了這些雞啼狗叫鳥鳴的日子,讓東邊的大山信誓亙古不變的諾言似永遠陪伴守護著,沒有浮華沒有驕傲,這種安然是多麼可貴與美好…。

~三月陽光不來~

~yingju-Lu~

莫扎特《C大調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 Piano Concerto in C major K 467 – Second movemen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