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跡~

我的書寫

我的書寫

家人寫字多公公正正的,清楚辨識易懂,唯獨我不太一樣。想從我小學到大學時期的字跡,不僅呆萌也算毫無美感吧,好像大學之後字跡才變得越來越潦草的。想想,可能是當時老師的身分因寫字頻率高,逐漸地就練就一身快寫的功夫,尤其導師簽名的部分,每一下筆都有如神助,哈!大概就這樣來的,我的字跡就變了樣了。

家人、姊妹講話有時難免毒些,有人說我的字真的很難懂,其實這部分我就有所懷疑了,我內心在想該不會是自己太呆了吧,沒想到她接著說,真像蝌蚪,我瞬間…覺得被羞辱^^”,氣不過的回她,妳不知道行雲流水、行雲流水嗎?難道草書、行書都不美嗎?!就是很藝術啊,而且別人看不懂我的字體那才好嘛,有個性…!

我們在言語上因字跡的事已爭辯了好多年,當然啦,不是每天吵,只是可以藉題發揮的時候,就講一下,但是,一年一年過去,他們好像還是很難看懂我的字也不會欣賞,更時常拿這話題消遣我。

我改不了了,也不想改,依然用這長大後,而且是長大很久很久後才變形的字跡,繼續我無止盡的書寫…。

~<字跡>~

春天了,南風颳起後,天越來越熱,室內溫度從原本20度上下徘徊一下子升至2627度,可怕的熱氣終於要回來了!想想也是時候,終於在三月中把留了半年之久的長髮剪短了。這次髮長竟超過耳垂20多公分長,也算是近年來留得最久最長的一次了。頭髮剪來剪去雖然已習慣了,但不知怎麼地覺得這次長髮的模樣還挺合我意,當下決定剪短瞬間,還真的有些不捨。

發覺,好像頭髮也有它自己的面貌似的,其實它不是反覆同樣的自己,和人一樣吧,我們也永遠無法保留過去的容貌。

春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特別多夢,總是有幾個星期,夢連續不斷,異國風景佔多數,但有一回又是夢中夢。老實說,我對這樣的夢相當好奇也覺得特別有意思。會不會人的命運也是這樣,生命的局早已佈好,不管我們如何認定每一次己身的跳脫、轉變、自由或受束縛,其實也只是成為我的一種必然呢?!會發生的就是唯一的吧,沒有如果,無可改了,是嗎?!

~<一種想法>~

沃土堆

沃土堆

沃土堆上的草菇

沃土堆上的草菇

草菇的樣子真美

草菇的樣子真美

好幾堆沃土,都是自己隨意堆放掩埋在一塊的剩餘果皮、茶葉、咖啡渣、枯葉殘花等等所混製的營養土,想數個月之後,或許可以為植栽盆換些這樣的新土。

好一陣子過去,期間我也極少翻它,任一些小小黑黑的飛蟲在上頭盲目似地飛來飛去、忙來忙去。

春天來後,開了幾桶沃土看,有一桶冒出了好幾條細長柔柔的莖苗,有一桶則冒出純白的草菇,那顏色可真美,草菇頂上還留有一小撮細土。這可真是令人驚喜,好有趣的魔幻,沒預期這廢土底還深藏這麼多饒富生命趣味的植物。總是這樣,不刻意留意的反而生命力堅毅到令人不解,而細心栽培的真的得耐著性子照料與等待。

植物界會不會也有受寵不受寵的驕傲、哀嘆或悲訴?而人啊,大概早已把植物的貴重卑賤價值各自分類了吧!

~<看不見的種籽>~

~字跡~

~yingju-L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