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斯女神()~

西斯汀教堂壁畫(禮拜堂內景)《最後的審判》

西斯汀教堂壁畫(禮拜堂內景)《最後的審判》

西斯汀教堂壁畫(禮拜堂內景)《最後的審判》

西斯汀教堂壁畫(禮拜堂內景)《最後的審判》

繆斯︰

深夜,我期待著她的光臨

生命,彷彿只在千鈞一髮間維繫。

面對這位手持短笛的貴賓,

榮譽、青春和自由都不值一提。

呵,她來了。掀開面紗,

目不轉睛地打量著我。

我問道︰「是你,向但丁口授了

地獄的篇章?」她回答︰「我」

~俄羅斯詩人 阿赫瑪托娃(1889-1966)~

手持豎琴的繆思女神(古希臘藝術)~取自網路維基 Muse mit Kithara auf dem Berg Helikon

手持豎琴的繆思女神(古希臘藝術)~取自網路維基
Muse mit Kithara auf dem Berg Helikon

但丁(Dante Alighieri 1265-1321年,義大利)神曲裡的「地獄篇」可說是一部相當偉大的冒險故事,而整部神曲裡的題材也相當光怪陸離,變幻無窮。但丁(Dante Alighieri)所使用的詞藻更是極為巧妙艷麗,神曲的作品境界評價極高,在西洋文學史上是研究文學者必讀的四大不朽巨著之一,其他三部為荷馬史詩、莎士比亞戲劇以及歌德的浮士德。

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 1888-1965年,英國作家)也曾在他的﹤但丁論﹥裡如此寫著︰「但丁(Dante Alighieri)與莎士比亞評分了現代的世界,再沒有第三者存在。」

文藝復興時期的大藝術家兼詩人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一生對但丁(Dante Alighieri)崇拜不已,他頌讚但丁(Dante Alighieri)為「無可匹敵」者,曾在一首詩裡如此寫道︰「真希望我就是他!若上天容我選擇,我願意放棄人世間最幸福的境遇,換取苦難的流放。」1504年,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創作了但丁像鉅作,西斯汀教堂壁畫(禮拜堂內景)《最後的審判》更是受到《神曲》,特別是﹤地獄篇﹥的啟發!但丁(Dante Alighieri)在世不如意的生活,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在上述這首詩中所流露的感懷,讓我想起泰戈爾的一句話︰「人要到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繆思女神~取自網路維基共享 The Parnassus (detail) ~ between 1509 and 1510 Italian painter and architect Raphael (拉斐爾 1483-1520)

繆思女神~取自網路維基共享
The Parnassus (detail) ~ between 1509 and 1510
Italian painter and architect Raphael (拉斐爾 1483-1520)

音樂家、作家、詩人、戲劇家、藝術家…對想像力與創作力的需求,恐怕並非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甚至如科學家愛因斯坦也曾這樣說過「邏輯能引導你從AB,想像力卻能讓你遨遊四方。」可見得愛因斯坦對想像力內在潛能的重視,想像力也確實能開創無窮的契機!

「創造力是偉大的叛逆;創造就必須擺脫所有的制約,否則你的創造力什麼都不是,只是一種拷貝,一種複製品。…」「保有創造力的方式,就是要一個人單獨前進。所有的創造者如畫家、舞者、音樂家、詩人、雕刻家等等,都必須放棄社會上的地位,過著波西米亞式,流浪者的生活,每一個人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以自己的方式,活出自己的生命。唯有如此,創造力才能展現。」印度禪修大師奧修也這麼說。

繆思女神~取自網路維基 (厄斯塔什-勒-絮爾所繪~1652-1655年) 繆斯女神是歷代藝術家尤其是詩人所崇拜的偶像。法國畫家絮爾在這裡描繪的三位繆斯女神:一個拿書,指記憶;一個傾聽,指沉思;還有一個拉琴,指歌唱。

繆思女神~取自網路維基
(厄斯塔什-勒-絮爾所繪~1652-1655年)
繆斯女神是歷代藝術家尤其是詩人所崇拜的偶像。法國畫家絮爾在這裡描繪的三位繆斯女神:一個拿書,指記憶;一個傾聽,指沉思;還有一個拉琴,指歌唱。

我相信純真的孩提時代,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曾經經歷的那一段孩童時期,我們都曾是充滿著無限想像力與創作力的小小藝術家,可是成年後真正能走上這條路的卻少之又少,也許是我們最終忽略了自己的天賦,或者後繼無以為力的遺憾,更有一個原因是也許我們生來並沒有這方面的使命…。然而我有時也會想,如果每個國家都能對藝術文化多點重視和鼓勵,我們所處的時代氛圍就整個不一樣了。

但相對的我承認藝術也並不是一條全然安妥的路,如上所言,藝術牽扯的範圍除了創造力、想像力,還有技巧()性以及忍受孤獨的耐力等等,它絕對是一條漫長的馬拉松之路,而現實中物質與精神世界的影響也考驗著我們的選擇,或說,要執著於什麼樣的價值而活。

藝術有時像個夢境,在那裏我們看見現實世界無法找到的地方,畫家在那裏看見了迷人的幻境與色彩,音樂家或許能看見它絕對的美,而詩人則覓得了一處烏托邦,總總一切都宛如神話般的美麗,也因此我們願意回到畫的世界裡,短暫覓得一處隱遁之所,遠離現實的醜陋與逼視;藝術也像闡述者般活生生揭露我們內在的潛能慾望,也許是悲憐的,也許是不堪的…,讓我們能更加認識真實的自己。

然而好作品確實得來不易,也因此不管是才華洋溢型的創作者,或是努力不懈的耕耘者,只要他們能有個觸動、撫慰人心的東西出現,都值得令人讚賞!

~繆斯女神()~

~yingju-L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