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氣襲來~

四月風景

四月風景

四月,邁入酷熱季節的起頭了吧!

剛結束的冬天,在台灣算冷,可是對全球而言,平均溫度仍是偏高,且據專家推測,北極可能在20-25年之間就完全融冰、無冰了,比原先預期的時間來得更早。

入夜後,夜蟲喞鳴又起,偶爾會有蛙叫聲,而蚊子更幾乎是全年無休在尋找吮血的目標,真是可怕。老覺得家裡的壁虎、蜘蛛不太盡責,還有啊,我們這附近的蝙蝠也不少,蝙蝠的食量那麼大,可怎麼蚊子還是到處飛?!

清明假期時,有許多在外的遊子都回老家度假了,但在這裡蚊子多肯定睡不安穩。聽媽媽說我們後頭那戶人家的孩子孫輩,那幾日都忙著在殺蚊。也是,這附近有一處荒廢的池潭積水野草叢生,緊鄰的水溝又沒加蓋,蚊子大量孳衍,怎麼殺都殺不完。老實說,每每又聽聞蚊子會帶來什麼傳染疾病的消息,就讓我對蚊子更心生畏懼,以前只覺得被蚊子叮、睡覺被蚊子吵醒很可憐而已,可現在對蚊子絲毫沒有任何憐憫之情,到了厭惡的地步!

老在我房間遊晃的小蜘蛛或許真的太小了吧,能吃蚊子嗎?實在很懷疑!不過牠裝死的功夫倒是一流令人刮目相看。我有時只想跟牠玩玩,才嚇嚇牠一下下,牠乾脆橫躺在地板上動也不動了,看了覺得很爆笑。我又刻意稍微離開牠的警戒範圍一會兒,沒想到牠馬上上演「復活」,溜得比跑得還快!

四月風景

四月風景

從年初至今、經歷了極端氣候、天災,又接連幾件世界、國家社會重大傷亡事件後,真覺得今年不是平靜的一年,尤其悲慘的新聞看多了後,覺得心莫名更沉默。我想很多和我一樣都想問這個世界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又或者是,究竟那一方計較得多了些?但是世界不是一直以來就是這個樣子嗎?兩股無形勢力的較勁!

蘭花花苞

蘭花花苞

蘭花花苞

蘭花花苞

天越來越熱,蘭花的花苞也隨之逐漸飽滿而圓大,可她似乎還不想開花,像一直躲在她的夢裡一樣,一個烏托邦的世界裡活著,或許她不想那麼快經歷綻放又快速的凋謝,然而對我而言,花開卻是我心中的期盼。或許吧,我們要的真的是不一樣…。

但溫度是越來越高了,就時令季節而言,這幾株蘭花確實花開太晚,奇怪的是,連迷人的紫衣酢漿草花如今也尚未見一朵…。

~熱氣襲來~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