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敘◎天晴~

曾經寢室裡的花,,,,

曾經寢室裡的花,,,,如今真已化為春泥

連續三天之後,夢停了。無夢亦好眠的那天清晨,天色從前一天的暗灰逐漸轉為素藍,接著一整日淡淡的晴天,微溫的南風迎面襲拂,令人舒爽,宛如春神降臨…。

鳥群飛過窗畔的身影,被光擄獲了影子篩落在大窗下的地板上,吱吱喳喳、啁啾啼鳴從四面八方傳來,鳥的世界似乎總是這般充滿歡愉,彼此間像有說不完的話。我極羨慕牠們,不管聽得懂聽不懂或不想聽彼此間的嘮叨訴語,牠們都這樣自在活著。…

★★★★★★★

昨夜,夜極深,也不知為何,有別於以往的靜默,很深沉的情緒籠罩。

夜深時,我在頂樓佇望小鎮的風景,約莫十分鐘之久,一輛車行咆嘯的引擎聲也沒有,寂靜的四下這條暈黃的街像一幅綿延深邃的景,路的盡頭不知通往何處?一隻定格中的花貓縮在街邊房角下,不仔細看查不出牠的存在,但牠這姿勢,難不成是看見我?令人納悶。

黃色幸運草花

黃色幸運草花

明亮的街燈恪盡職守一如往夜驀然點亮,閃著一雙亮翅的流螢和一群難以計數的飛蚊正在燈罩下不住地亂竄翻飛,從這邊看像一股亂流,然而夜晚的世界依然那麼沉靜,有與無的存在,靜與動的生命之間,好似也無法多作明說,唯暗夜的存在是如此巨大,令人敬畏於它懷有著巨大無比的力量,如此而已。若說能讓我深覺殊異神秘的仍是天上的星辰,但此際春分的夜晚星光稀疏,抬頭,好像也只有一顆星星和我對望之中!

地上的所有也許受制於天上的力量,我有時確實是這麼想著的!

耽溺於夜晚的寧靜,今晚也不例外。沒有車行,沒有人語的時空,可以將心情瞬間置入另一境地,冥想…。

窗畔一隅

窗畔一隅

回到書桌前,繼續挑盞夜燈習慣我入夜後的模式,時間慢慢溜過,卻也不知從何開始的,屋外的夜晚悄悄的在改變,等我抬頭再往窗外探看,一片霧紗迷惘,在路燈的渲染下顯得泛黃而衰老…。我睜大眼睛努力看仔細,真怕是自己眼花,吃驚地走到窗前一看,原來是飄起了濃霧我趕緊把檯燈關上。…

我想,這正是一至二小時間發生的事吧!

窗外夜啼鳥粗嘎迸裂似的啼鳴在迷霧中迴盪不已,望著窗前鄰近的住戶內的微光突然之間像消退了好幾里路遙之遠,眼前像有個鏡頭莫名被拉得很遠很遠,夜啼鳥孤寂嗎?

我想像自己此刻若是一隻正在遼闊的穹蒼間遨翔的鳥,我真會誤以為自己闖入仙境了吧!今晚,小鎮裡的人們都在人間仙境裡…。

我極少留意過夜深時份興起的濃霧,她什麼時候來的,如此靜悄無聲,不是謎嗎?!而這樣,清早就會天晴了嗎?!

~倒敘◎天晴~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