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畫裡思考~

我的植物

我的植物

好難得能有幾日清涼的夏日天,晚上躺在蓋著一只草蓆的床褥上還能感覺涼,這樣清冷的夜真令人舒服。自從夏蟬開始嘶鳴以來,在住家附近總能聽見近在咫尺的蟬叫聲,應是從對戶人家庭院上的大樹傳來的吧!有趣的是,我發現這附近的蟬似乎特別喜歡在夕暮時分鳴叫,甚至有時夜很深了,還傳來牠們的叫聲,難道蟬也覺得白日太熱了嗎?!

蟬鳴之外,夜啼鳥依然在小鎮入夜的天空徘徊,夜啼鳥飛翔的時間可從入夜一直到隔日清晨45點,這二種熟悉的碰撞,讓我感到大自然是如此的美好,這一季屬於它悠渺的情境就這樣以另一種姿態的優雅,貼入了我的心坎…。

牆上的作品-Lu

牆上的作品-Lu

前一陣子,也是春末走入夏初之際,處在創作會出現的膠著狀態之中,也許就是我們習慣稱之的瓶頸。這種處境說也奇妙,突然一刻,就無情否定了自己的能力似,搞得自己進退維谷也動彈不得,甚至發現自己好似回到了10幾年前的黑色系時期,這樣帶點憂鬱是可以重複的吧?不免也這樣問了問自己,也或許生活裡的種種都難免會影響著創作的心情吧!

這膠著的時間、時期可長可短,但一定能過去,生活不斷讓我們累積各樣的經驗,在創作上我們也是以同樣的心情在經歷,只是呈現出來的作品給人評價如何?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吧!

我拿出以前的作品和近期比較一番,這是我一直不斷在做的事,可以從自己的作品比較出好與壞,或者說較喜歡或較不喜歡的,但是卻很難或者說幾乎不可能再回到和某個時期的自己,那一模一樣的作畫習性,甚至態度與畫面情境。也許某方面來說回不去最好的狀態是令人惋惜的,但另一方面而言,我卻也不排斥這樣的轉變,甚至很樂於用比較不同時期作品的方法,這樣來分析自己的狀態。

作品-湖邊的小木屋

作品-湖邊的小木屋<旅德系列>

作品-高山風景局部

作品-高山風景局部<旅德系列>

創作讓我看見不同時期的我,而作品所呈現出來的樣子其實也都是分屬於不同階層裡的我,不管那是迷人的或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都是我。但願創作對我而言是永遠不會結束的事,我喜歡這種沒完沒了…。

~在畫裡思考~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