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騷動◎傑利柯~

「紐約時報」也憑著歐洲難民危機的圖片,與路透共享「突發新聞圖片獎」。 ~相片取自網聞-聯合新聞網~

「紐約時報」也憑著歐洲難民危機的圖片,與路透共享「突發新聞圖片獎」。
~相片取自網聞-聯合新聞網~

影像充斥與傳播媒體、科技如此快速發達的時代,我們隨時可以取得大量的相片以及錄影,甚至國家社會事件的資訊,但在那個相機尚未發明前的1819th,這一切都來得不容易,事件消息傳開的速度自然也沒那麼快。

四月時第100屆普立茲獎名單揭曉,其中有幅紐約時報該報系列以中東難民為報導的影像︰難民從土耳其搭岌岌可危的小船冒死抵達希臘萊斯博斯島。這相片讓我馬上聯想到18th19th初一位法國畫家傑利柯( Théodore Géricault 1791-1824年,出生於法國盧昂)所畫的《瑪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1819年,現收藏於羅浮宮,490.2×699.1cm~又譯名梅柳絲之筏)》這幅畫。

瑪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1819年,現收藏於羅浮宮,490.2x699.1cm~又譯名梅柳絲之筏)-Jean-Louis André Théodore Géricault ~西奧多·傑利柯繪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

瑪杜莎之筏(The Raft of the Medusa-1819年,現收藏於羅浮宮,490.2×699.1cm~又譯名梅柳絲之筏)-Jean-Louis André Théodore Géricault ~西奧多·傑利柯繪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

不可否認的如今像這類的災難情狀相片我們看得多了,可在那個沒有傳播媒體沒有攝影機的時代,要想把這樣的畫面忠實呈現給社會大眾,恐怕也只能透過視覺繪畫!

傑利柯出生在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王朝最混亂的年代,他甚為喜愛從社會事件中取材,若是他活在今天,我猜想他仍然會繼續努力不懈地描繪這類相關社會國家災難新聞事件吧,又或者會去當一名記者!是的,傑利柯就是因為出於義憤,才決定創作瑪杜莎之筏巨作的!

傑利柯是一位極富熱情又熱愛自由的藝術家,很早就表現出獨創的天才,他畫的人體結實如雕塑,又兼具米開朗基羅的氣質,因此被稱為「法國的米開朗基羅」,同時又被喻為最具拜倫詩風的畫家。

1816年的這一件真實事件法國政府巡洋艦「瑪杜莎號」,因牽涉到腐敗的政治和醜聞,作品一出,於1819年首次在皇家學院發表展出之時,即造成相當大的轟動。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

這艘原本載著400多位乘客開往非洲塞內加爾的船,途經西非海岸布朗海岬(又譯為亞勃蘭)南面時不甚擱淺,造成慘重的災難。該船的船長是一名貴族,在經過二天混亂而無效的努力後,只好棄船,船長和一群高階官員搭乘救生船逃命了,把剩下的約150名乘客拋棄在臨時搭製的一只木筏上,任其在汪洋大海中擺佈。從75日開始漂流的十幾天,一幕幕駭人聽聞的慘劇發生,不僅面臨狂風大浪、飢餓煎熬,還有互相殘殺,啃食死者的肉以及精神失常的事發生,到最後木筏被搭救時僅剩15條奄奄一息的生命,更不幸者其中5人又在登陸後不久便死去。海上漂流13天,共死掉140多人,當時法國政府路易十八怕此事張揚出去會受到輿論譴責,只在官方報紙上發了一條簡短的消息,又悄悄地透過軍事法庭判處船長降職和服刑三年了事。兩位木筏上的倖存者相當不服,向政府上書,卻又遭到打擊,被解除公職,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他們便將這次船難的經過如實寫成報導,印成小冊子公開發售。

Théodore Géricault(西奧多·傑利柯)~Alexandre-Marie Colin(1798-1875法國畫家)繪於 1816年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

Théodore Géricault(西奧多·傑利柯)~Alexandre-Marie Colin(1798-1875法國畫家)繪於 1816年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

面對這幅長寬近700公分、490公分大的巨作,我們真的很難想像當時的畫家須做足那麼多創作前的準備工作,進一步了解該事件的發生經過等等,不得不對畫家的精神深表欽佩!為了這一幅畫傑利柯在醫院附近找到一個工作室以便研究垂死之人的神情和心境,他理了個光頭把自己關在停屍間,放棄生活中的樂趣,還親臨布朗(又譯為亞勃蘭)研究海洋及天空,特地找來設計瑪杜莎之筏的木匠重新製作了一只木筏模型,又雇用黃疸病人為模特兒等等…,經過了一連串艱辛的工程,這幅偉大的巨作才得以完成!

就西洋藝術繪畫史上的流派來說,浪漫主義算是我相當心儀的畫派之一,但在當時這個主義的存在往往不外是二種傾向,一是抨擊現實,寄託於人民革命;二是把自己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或純幻想的美麗世界,尤其特別嚮往中世紀的生活方式。

在古典主義仍深具影響力的那個時代傑利柯的作品把人民心中鬥爭的激情給激發出來了,是古典主義者不能容忍的。唯美主義的信奉者安格爾就曾憤怒表示︰「我真想把這幅瑪杜莎之筏從羅浮宮剔除出去。」遭受有心人士猛烈抨擊的傑利柯當然相當失望、沮喪,但可能連他自己也想不到,僅管他遭受如此抨擊,這幅巨作在藝術上最後竟成為法國浪漫主義先導的第一張繪畫,更被喻為浪漫派最初的偉大導火線之作,是決定性的浪漫派宣言,也是19th繪畫史上的紀念性傑作,為浪漫主義衝破古典主義開創了一個新時代!

悲劇式的死亡和痛苦是古典主義不能接受的、加上此畫採三角形構圖,由光與陰影營造畫面戲劇性效果,跳躍式的熱情、驚人的震撼力,飽含激情充滿動感,不管在題材上、構圖、色彩都代表著全新的突破,也全面否定了古典主義。同時,我們可以看見畫面上傑利柯把頭號英雄,揮動襯衣的青年處理成被視為「低賤者」的黑人,展示了他高於同時代人的民主精神以及無懼於向封建主義挑戰的決心!

舊的世界崩潰了,開始了一場新的革命,這其中的影響可能還真的不只限於藝術上呢!

不過可惜的是22歲時的傑利柯便已罹肺病,加上墜馬之故,以不滿33歲便英年早歿於巴黎,自古多少天才早逝,這真是一件令人無法理解的事啊!…

Tombeau de Théodore Géricault (1791-1824), réalisé par Antoine Étex (1808-1888) en 1839~傑利柯墓碑 Monument at Géricault's tomb, by sculptor Antoine Étex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Photograph by Rama~

Tombeau de Théodore Géricault (1791-1824), réalisé par Antoine Étex (1808-1888) en 1839~傑利柯墓碑
Monument at Géricault’s tomb, by sculptor Antoine Étex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Photograph by Rama~

傑利柯墓和墓碑上的雕像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Photograph by Rama)~

傑利柯墓和墓碑上的雕像
~相片取自維基共享(Photograph by Rama)~

附︰傑利柯的墓碑座落在巴黎拉榭思墓園第十二區,此墓雕像由雕刻家艾戴克斯所完成,描繪的即是生前墜馬的傑利柯癱瘓在床,依然手執調色盤與畫筆,創作不輟。

德拉克洛瓦曾如此記下︰「當傑利柯在畫瑪杜莎之筏時,允許我去看他作畫,他給我的印象如此強烈,當我走出畫室後,像個瘋子一樣一步不停地跑回家…」

~2016 Pulitzer Prizes~

http://www.pulitzer.org/article/2016-pulitzer-prizes

~浪漫的騷動◎傑利柯~

~yingju-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