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梅雨季~

遠方的陰雨天

遠方的陰雨天

梅雨涼風季之後,開始吹起熱風,這時候陽台上的一朵小金桔花又突然悄悄綻放,是唯一的一朵。總以為梅雨季長長的,甚至覺得印象中的梅雨季也是這樣,卻直到這次的梅雨季才知道原來所謂的梅雨季也只維持短短10來天左右的時間而已。

雨停後,蟬聲顯得特別清澈活潑,它們快速取代了連續幾日的蛙鳴,又成為極具鮮明的夏日印象鑲嵌在盛夏的時節裡。

雨後,,,,

雨後,,,,

但雨走後,風仍生生不息吹著,只是風的涼意已失,早又從暖轉為熱意,而農民也開始搶著收割風雨後的稻穗。父親的田在雨停二天後收割,結果總量雖和前期差不多,但所得價格卻比之前低,雖然這種稻是休閒,賺得比上回少自然奇摩子(指心情)就不怎麼好,講著講著抱怨了一番後,父親說下一期要休耕了。哈!我們都說「好」!

其實農民種稻的收入真的不多又很辛苦,數個月的時間花在上頭又得施肥、灑農藥,害怕稻子受凍或生病,施肥或許可以自己來,灑農藥的部分通常都會請人代勞,加上請人收割,而這些支出都是額外要付的,收成所得總費用再扣除這些成本,才是賺的。甚至還有些人是租地種植物的,所得就更少了!

稻田

稻田

父親老愛重複講一件事,如今我們都把它當成笑話。話說好幾年前奶奶還在時,父親就曾種稻了,因為所用的那塊田是大叔的,因此收割完稻子後,父親都會挪1千給大叔。那時父親剛學種稻是新手,自然諸事不算熟練,就邊做邊學。稻穗收割賣出去後,父親照例做筆記記錄這一期稻作所需支出、所得收入,很仔細地加加減減幾次。第一當然要給大叔1千算是租地費用,沒想到那回奶奶說「我時常幫你到田裡巡田,我也有功勞,所以也要拿1千。」這1千又給出去了,等所有費用統計扣除之後,就只剩下1千。父親補充加料敘述著,表情仍憤憤不平且無奈「我最笨了!奶奶巡田也有功勞,我又沒叫她去,她就是去那裏走一走散散步,結果搞到最後我只賺1千,還被曬的像黑人,實在是很不值得!」(p.s.請想像用台語說。)哈!想想真的很爆笑!

不過務農的人真的是靠天吃飯也很辛苦,像今年很多水果產量都銳減,又如我們前頭鄰居家的那棵破布子樹,今年也少果可收,據母親說今年的破布子就是這樣的狀況。當然啦我們在竹門庭園裡的那幾棵芒果樹原本似乎也結實累累,但最後也都未成熟就掉落,情況悽慘!總之,今年夏天只有少數類水果是算豐收的。

白河稻區

白河稻區

大雨走後的黃昏,我享受風吹時刻的美好,想連幾日的雨真的下得太久了。

又出陽光了,不遠處被風吹得搖晃不定的一片反光面也不知是什麼?它閃爍著光,像發送或是接收了來自遠方訊息的光波,似乎也在說著只有風吧才能懂的意思,而白色的月球已早早爬上天際中線,總算再沒有雲能阻攔它…。

~走過梅雨季~

~yingju-Lu~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