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記憶裡…~

倒映的樹影

倒映的樹影

熱氣盈滿的夏日,見斑鳩早早便躲進頂樓屋簷夾層間的窩,只露出尾翼不時搖擺著,通常斑鳩習慣在附近電線桿上、屋頂上,或對戶人家的大庭院上以及綠葉華冠的大樹上停留或活動,又飛來飛去展翅翱翔。牠們不像麻雀喜歡新的刺激,比如在住家的陽台上觀望、跳上窗架框,溜進我的寢室或者偷偷摸摸的溜入燕子或斑鳩的家,當然偷吃作物是難免的,也因此老被揮趕。現在我還發現麻雀似乎很喜歡待在被風吹得搖晃不止的電線上,像在玩盪鞦韆,模樣令人發笑的有趣,很享受那種快感似!

溫度持續升高,假日白天時反而顯得安靜,猜都躲在屋子裡了,誰願意在這發燙的大馬路上遊晃啊!

前不久聽老姊說在我們住家騎樓下發現一條蛇舅母,因是她第一次看見,她把那條如蛇般的東西形容得很可怕,重點是原本那條蛇舅母想朝我們家鑽,結果突然遇到騎車回來的大姊,靈機轉了個方向,掉頭溜進隔壁的住家了。我心想,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出現了蛇舅母?大夥七嘴八舌說著,都猜可能是從附近幾家被拆的久置空屋逃出來的吧!老爸看大姊大驚小怪在描述此事笑她公主病,說她小時候都沒有在大自然環境底玩,她不服氣說她看過人家在灌蟋蟀…。

老爸說的是,老姊的童年不像我們下面三個像野孩子,她很小就開始拜師學琴,過著的是小公主似的生活,幾乎和我們是不同世界裡的人。長大後,家人老愛說一件事,其實這件事我幾乎忘了,可他們記得很清楚。大約是我念國小時吧,有一天我不知道對誰說「我怎麼還有一個姊姊?」原來我一直以為家裡只有三姊妹,可說跟老大的互動完全是沒印象,我此話一出,大姊覺得這話很誇張,她一直把我講的這句話記著,長大閒聊時就會拿出來說說。沒錯的,小時我們和野狗玩、玩泥巴、玩躲避球、玩跳高、爬樹爬牆…,都沒有大姐的身影,因此當我在回憶兒時趣事時,她也完全無法理解!…如今想,她像沒有童年似的,真不是什麼好事吧!

樹的長長軀幹已成塊,,,,,,

樹的長長軀幹已成塊,,,,,,

蛇舅母確實外表也不討喜,其實就是冷血爬蟲類蜥蜴,長得可大可小,乍看之下會誤以為是條蛇,因為長相實在像。然而蛇舅母和蛇確實是有親戚關係的,只是這蛇舅母多了四隻腳,所以又稱四腳蛇。

想起小時候和幾近同齡的玩伴們在舊家一帶附近空地上遊玩,當時那裏都還是荒蠻雜草堆區,我們就見過不少蛇舅母了,有毒無毒的蛇以及一些肥鼠啦有時都會出現,尤其晚上時可以看見蛇在過馬路。那時下大雨做水災,會有蛇跟著淹進廚房,我覺得很可怕,但老媽會想辦法處理,因此媽媽勇敢的形象一直留在我幼小的心靈裡!但當時的空地後來都蓋滿樓房了,如今和兒時記憶的圖像落差極大,只是可怕的是,蛇的蹤跡依然未滅。別說那了,連我們現在所住的地方,早就是柏油路區了,也還能看見蛇。

蛇的生存能力似乎挺強的,還有人說牠們會爬牆,垂直面的牆對牠們毫無阻擋作用,可是我對這點有點存疑,但能爬樹這點我倒是毫無條件附議的!

~兒時記憶裡…~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