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來過~

一日夏日黃昏的天空

一日夏日黃昏的天空

小鎮極西一方,天際邊陲懸浮著翻騰跳躍狀的雲,朵朵樣貌歡樂,真像黃昏諸神在談笑間趕赴一場夕暮時分的饗宴!

淺黃色光芒的色調似乎只綻放在邊陲鎮隅上,在東邊靠山的頂樓住家上,也難能窺見如此美妙的風景全貌。原來,我頂樓上的黃昏離天地張狂無肆的情緒及如此令人震撼的景致美感,還那麼遙遠!這一切是在一日騎著單車從書局回來的路上看見的,我看見截然不同的東方與西方的風景,雖然小鎮似小,在鎮上遊走也脫離不了那群若即若離的山林視線。…

光與影

光與影

拐進一條小路,很快的也甩掉從大道上傳來的吵雜的車行聲,一下子忽然就被偏僻小巷散發的寂靜震懾!夕陽逐漸隱退卻依舊熱力未減的夏日黃昏,這條路上的人家幾乎都把半矮的桌椅搬至家門口,二三對坐、不分男女老少熟練地剝著蓮子。是啊!7月時節,早種的蓮蓬也該成熟,看他們沉默辛勤工作,想到自己也曾這樣過,或者應該說,更早些年的白河人,應 該沒有人不懂剝蓮子這事!

這份純手動的工作,金錢代價並不豐厚,但是總是會有人去做,而剝蓮子的人家也是白河暑假常可見的街景。我只是太久沒有留心這樣的事,走入了這條街,就像掉入了一條古老的時光隧道,自然也勾起了一些深深的回憶!(相關連結︰蓮子成熟了~YINGJU-LU)

雲與風的世界

雲與風的世界

雲與風的世界

雲與風的世界

雲與風的世界

雲與風的世界

7月,說起最近這二月,月份結束後老是忘了翻新牆上的月曆,平常小日曆記事册寫得滿滿,牆上的大月曆倒變成了裝飾圖畫,結果就是在無意間錯愕驚覺原來自己的腦袋還真不管用!

進入67月一些國際大型運動競賽如火如荼地展開,父親開始守在電視機前看棒球,我關心歐洲盃足球賽事…,好像這是炎炎夏日裡可以值得寄託的情緒!而天上的雲則是另一則遠方精神的託望,有時他們實在顯得太奇妙了,譬如一日,有些雲絲混亂,有些又悠悠渺然,還有吹不散的巨型白雲一同環伺,我真不懂今日雲的情緒究竟如何?但猜測是有不小紛爭,風也肯定吹得瘋狂了…。

疾行的雲從天奔馳而過速度極快,有一隻翅翼雪亮的白鷺鷥似乎打算和他們競賽,人間底的我望著天空讚嘆不已,因為還有藍天清純太美,太陽的光也太亮、直。但我的髮早已被風狂吹得不成樣,雖然明明綁好了馬尾,可,看雲走後,還得重新梳理一遍…。

~七月來過~

~yingju-Lu~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