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酷寒,星星在閃爍~

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中)(Prakash MATHEMA/AFP)~相片取自大紀元

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中)(Prakash MATHEMA/AFP)~相片取自大紀元

他這樣自述著︰

我一直幻想著天人合一的境界,或者征服大自然的快感,然而此刻我站在西半球的最高峰安第斯山脈的阿空加瓜山(7021公尺)心裡卻一片空白,沒有一點思緒。~~~

你能登上山頂是因為你的運氣好,山願意讓你爬上去,有些人努力了一輩子也達不到這個目標,都有可能死於運氣不佳。在山上,運氣主宰一切。~~~

書冊內,一幅湛藍天下雪覆蓋山頭的美景,飄來的雲和雪一樣白,在高山巔低喃私語。圖片旁一排字寫著︰遠方山峰好似一處漂浮著精靈古怪的虛幻夢境,令登山者悠然神往。

但登山這一路充滿了危險、挑戰、困難和痛苦,平靜和安穩安定的生活不好嗎?為什麼作者非得要嘗試經驗這對人的毅力、意念、身體負荷力極限都極具挑戰性的工程呢?原本從山腳下的晴天滿頭大汗爬著山,不一會兒遇見的卻是刺骨的強風狂襲,氣溫直落40度有餘,不僅身體出現不適,也有迷路的風險,作者曾自問為什麼要來到這裡,也一度想要放棄,但最後仍靠著堅強的意志力終於度過重重艱難爬到了山頂,他說,這享受生命的方式過程不啻嚴酷煎熬,然而他說,他深知那種完成目標的喜悅,那種勇於接受考驗的喜悅,確是生命中真正的喜悅!

Winter snowy forest with alpen panorama and blue sky ~冬季多雪的森林與阿爾卑斯山全景和藍天(fotolia) ~ 相片取自大紀元

Winter snowy forest with alpen panorama and blue sky
~冬季多雪的森林與阿爾卑斯山全景和藍天(fotolia) ~
相片取自大紀元

但最讓我震撼的一段,是描寫一名阿根廷的登山者躺在兩萬三千呎的山上,沒人有足夠力氣揹他下山。阿根廷警局的局長要作者和他的朋友們帶一個小小銀色十字架,到山頂上為那名凍斃的阿根廷登山者豎個標記。因為「他的未亡人知道他暴露在山頂上沒有下葬,心裡很不安。」在那麼高的山頂上,沒有人有體力把屍首揹下山,作者和他的朋友們只能答應他把屍體埋起來。

「他已精疲力竭,比你還無力,因此決定躺下來休息,奇怪的是死前他還把衣服脫掉,似乎死亡能為他帶來溫暖,他的臉上掛著笑,我想也許他知道即將死去,躺下來的感覺真好。」作者的朋友哈瑞說。

作者說,我可以想像他的感覺,在山頂我覺得陌生而突兀,我知道我並不屬於這裡,我想我們沒有一個人屬於這片靜謐的山區。

我以為到了山頂我就能夠喚回我的青春,沒想到我反而成了一個老人,我攀向死亡而非生命,這種死亡是真真實實絕無欺騙的…。你屬於衰老或精疲力竭,但臉上卻帶著笑,像那個阿根廷人般,得到完全的解脫。…

「我對登山一直存有浪漫的幻想,然而在山上的阿根廷死屍,失蹤的法國人和西班牙人,凍壞的南斯拉夫人,他們對登山也同樣抱有浪漫的幻想。…」(William Broyles Jr.)

p.s.這文章是從父親好多年前訂閱的一本雜誌裡頭的一篇<我登上西半球第一高峰>摘錄而來,作者為William Broyles Jr.

~附~

挪威攝影師泰耶勒厄德(Sorgjerd) 七天不眠不休之作

~天氣酷寒,星星在閃爍~

~yingju-Lu~

p.s.這篇是從講義雜誌所刊登的文章中摘錄出來的,阿空加瓜山的高度現今的紀錄是6,961公尺我猜想可能是早年測量值並沒那麼精確,但以前的人可能真的以為就是這樣的高度,這在心中是留有既定印象的。至於阿空加瓜山在安地斯山脈的位置應是在中區,因此我把原文修改了。

謝謝王建文格友費心查證並留言告知,我確實沒有進一步先求證資訊。

我感性的頭腦原只是想分享這篇文章裡作者對死亡生命的想法,希望帶來不同的思考方向,所以因錯誤的資訊帶來誤導也在此一併跟各位說聲抱歉。

阿空加瓜山7021公尺高,我仍保留原文所記載,但附上網路維基資訊於下供大家參考︰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7%A9%BA%E5%8A%A0%E7%93%9C%E5%B1%B1

Advertisements